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 国多反而力量小?

来源:《看天下》 编辑:陈光 时间:2019-07-09

2011年9月22日,美国纽约,时任英国首相卡梅隆在第66届联合国大会上发言

美国纽约曼哈顿奢华的萨顿居民区,有一座四层联排别墅。在寸土寸金的这片区域,它还带有一个小花园,别墅总面积达1300平米。这座别墅原来是美国金融大亨摩根的女儿建造,后来,捐赠给联合国,随即,它成为联合国秘书长的官邸。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一度想把这个别墅卖掉换点钱。按照市场价,它价值数千万美金。古特雷斯找人研究,结果发现,卖联合国的房子,超出了自己的职权范围。

作为二战后诞生的全世界规模最大、最具权威性的政府间国际组织,联合国手头很紧,甚至逼得秘书长考虑卖房度日。据联合国网站,这次资金短缺的主要原因是89个会员国拖欠会费。截至目前,会员国拖欠的会费达4.92亿美元。

若情况再无好转,联合国的现金可能在今年8月份耗尽。古特雷斯称,资金短缺导致联合国无法正常开支,这对联合国的声誉和业务开展都是“灾难性的”。

“联合国拥有巨大潜力,但现在只不过是一群人聚在一起闲聊、打发时光的俱乐部。太可悲了!” 2016年底,当选总统特朗普在推特发文道。作为会员国里欠款最多的国家,美国仅维和欠款就超过了联合国维和总欠款的三分之一。

不止联合国,近些年,多个老牌国际组织影响力都大不如前。当然,原因各有不同。古特雷斯在去年的一次公开辩论中提及这一现象:“人们对政治机构,不论是国家的还是全球性的,都失去了信心。重大的设想被推翻,重大的努力遭到破坏,关键的机构受到削弱。似乎威胁越全球化,我们的合作能力就越低。这是非常危险的。”

“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

钱一直是联合国的老大难问题。

据联合国微信公众号介绍,联合国预算由三部分组成,即支付维持机构正常运转所需的经常性预算、维和行动预算和国际刑事法庭余留机制预算。由于会费欠款等原因,截至今年5月底,现金余额已不足以支持大型特派团行动,目前三个维和特派团已出现赤字。

“事实上,联合国一直是大国博弈的舞台。”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北京市对外交流与外事管理研究基地研究员卢静对本刊记者说,“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随着G20、金砖四国(BRICS)等新的国际合作机制的强势崛起,包括联合国在内的一些传统国际组织似乎变得越来越边缘化。”

联合国的丑闻更是雪上加霜。据联合国内部监督事务厅的一份报告,2008年至2013年间,共有480起有关联合国维和部队对当地人进行性侵的案件,其中三分之一受害者是未成年人。

2015年9月18日,美國纽约,联合国总部巡逻的安保人员

每当出现类似情况,国际社会上都会出现对联合国的指责之声,但实际上,很少有人了解联合国的现实处境。

在回忆录中,被称为“世界的总统”的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写道,“SG(Secretary-General,秘书长)代表的不是秘书长,而是替罪羊(Scape Goat)。”事实上,每一次需要维和行动时,联合国会员国会根据需要,自愿派出军事和警察人员。安南曾多次强调,自己没有实际的政治权力,无可管辖的领土和可调遣的军队,更不能制定或执行法律,在联合国大会或安理会上也没有投票权。

“人们并不知道,是各个成员国决定了联合国的态度和走向。” 法国作家罗穆阿·梭哈说。梭哈和记者安-塞西尔·罗贝特创作了《是谁想让联合国消亡》一书。6月21日,联合国官方微信特意发头条文章,推荐这本书。该书试图通过解释联合国的性质和工作方式,指出为何有些时候,一些事件的责任并不在联合国,而在成员国政府。

卡尼·罗斯(Carne Ross)曾在联合国工作,他在一篇分析文章中认为,联合国起初是被设计用于阻止和仲裁国家与国家间冲突,这种设计早已不适用于当今世界。在他看来,当前联合国改革推进缓慢,联合国秘书长权力有限,也常受大国限制。一些报告在上交到安理会前,会经过常任理事国编辑校订,一些“禁忌议题”常会被拿掉,比如克什米尔地区的冲突等议题。

梭哈指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起,通过战争解决问题的想法再次在各国政府间蔓延,《联合国宪章》中要求通过和平外交手段应对冲突的原则被遗忘,形势每况愈下。

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联军发动伊拉克战争,这场战争未经联合国授权,战争的名义之一是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事实上,开战前,联合国已经在伊拉克调查此事了。联合国前驻伊拉克武器核查小组发言人植木安弘在伊拉克战争爆发十年后向共同社回忆称,如果再有半年时间,调查就可完成。事实上,据他们当时的了解,伊拉克虽然有研发意向,但并未真的研发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认为,这种意向也是可以通过核查解决。但美国显然不愿意等待联合国的进度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文章总结,最近十几年来,由于少数国家绕过联合国机制依靠单边主义、军事联盟干预其他国家事务几成惯例。

与之相反,联合国主导的多项和平谈判则因各方力量不予理睬而迟不见效。

“如今几乎没有任何人想让联合国留存下来,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 梭哈说,“民主制度和多边体系正在衰退,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成了过时的东西。”

“体态臃肿、步履蹒跚的高龄老人”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