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党组织被改组,他们犯的错有多离谱?

来源:《华声·观察》 编辑:李天锐 时间:2020-02-26

“4月4日,新老局长及其他9名班子成员在辖区内企业聚餐,4月18日省委巡视组进驻保定召开巡视动员会期间,新老局长及局党组多名成员又在企业食堂聚餐……”

2019年12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曝光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期间查处的8起典型案例,河北保定市徐水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分局党组,因连续两次违规在企业食堂聚餐而被改组,引发公众关注。这也使改组这一稍显专业的词汇,再次进入公众视野。

党的十八大后,一些党委、党组、党支部等被改组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被视为从严治党力度空前的佐证。此前,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被改组,也曾引起广泛关注。在市级机关和基层,此类情况给我们观察类似事件同样提供了生动的样本。

问题多严重:“集体腐”,把驻村的干部也带偏了

记者梳理了十八大以来十余起有关党组织被改组的案例,发现其既有正厅级单位的党组,也有县级部门的党委,还有村党支部,上述单位性质涵盖了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村级自治组织等。

截至目前,党组织被改组的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级别最高,为正局级事业单位。而要论公开曝光的改组次数,则是基层党支部最多,如2017年山东泰安市东平县后泊村曝出村干部虚报骗取、套取扶贫资金违纪问题后,村党支部被改组。部门党组织被改组的案例亦不少。

再看被改组的原因,根据有关规定用一句话总结就是,严重违犯党的纪律、本身又失去了纠错能力。从上述10余例来看,具体表现则可分为三类,很多问题又相互交织。

首先,是党组织中的许多人搞起集体腐败,不少违纪违法行为经过了“集体决策”。江苏省如东县余荡村党总支书记等13名村干部骗取国家征地补偿款,中饱私囊,村党总支部被改组。

其次,是班子不和,影响工作开展。如陕西旬阳县国土资源局党组因存在拉帮结派等问题,7名局党组成员被集体免职,县委建议对该县国土资源局班子彻底整顿。

此外,还有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的。如拒不执行中央决策部署,对上级要求置若罔闻;或者严重违背制度要求,组织涣散、纪律松弛。此前,海口市琼山区对外贸易总公司党支部就因造假发展17人入党而被改组。问题曝出后,8名责任人被纪律处分。

那么,上述当事人的错严重到哪种程度?不少被改组的党组织,问题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

“以领导班子会议代替党委会,擅自扩大领导班子范围,‘自戴官帽’组建‘草台班子’;党委13年未换届,成立的二级企业……还因为对经营‘用处不大’,撤销了纪检监察处;党委班子成员无一人不违纪,普遍存在公款旅游、公款吃喝、出入酒吧会所、公车私用、滥发津贴补贴、兼职取酬等,去澳大利亚新西兰8天,干公务加起来仅1天,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游览……”这仅是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原党委问题的一部分。

其次,犯错持续的时间长,越陷越深。记者发现,从问题出现到被调查,再到党组织被改组,多的甚至经历了5~6年。

更重要的是,原党组织领导成员的问题,会产生上行下效的恶劣影响。这种氛围甚至会影响到上级派驻人员。浙江金华浦江县浦阳街道铜桥村党支部曾因私设小金库被改组。据介绍,该村一度违纪人员众多,风气很坏。街道派驻的3名监管干部在铜桥村驻村期间,也多次收受村干部送的礼金礼卡,并接受吃喝邀请、外出旅游……

党组织被改组,领导成员会受什么处分?根据《纪律处分条例》,除应当受到撤销党内职务及以上处分的外,均自然免职。还有不少“首恶”被严惩。

有的被撤职免职后,又重新上岗。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被改组后,吴守荣被免去管委会党委委员职务。记者发现,2019年10月,吴守荣以市农林科学院副院长身份公开亮相。

党组织改组后,有人再次被通报

在成都市委党校教授刘益飞看来,改组的牵涉面、影响面很广。一些地方尽管对党组织的领导成员进行大规模调整,但并未直接称之为改组。

如2014年9月,山西塌方式腐败爆发后,中央对山西省委领导班子作出重大调整。相关媒体报道采用的表述为“改组性质的调整”“改组式重要调整”。

被改组之后,新组成的党组织如何荡涤阴霾,上级如何支持,推动形成良好政治生态?

铜桥村原党支部改组后,为人正直、热心村级事务的党员赵炎森等临危受命,组建新一届村党支部,支持县有关部门关停取缔村内300多个污染严重的水晶加工点等,带领全村投身于建设美丽乡村,后来的选举,赵炎森得票率达91.7%。

政治生态的好转,也离不开上级的发力,有的还引起了更高层级的重视。山东省东平县一村党支部被改组后,其所在的泰安市以省纪委重点督导东平县为契机,对全市扶贫领域信访问题“大起底”。截至2017年11月,全市共查处扶贫领域突出问题188起271人,問责党员干部61人、基层党组织30个。

违纪违法问题,还要从源头上防范。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管委会党委被改组后,北京市委召开全市领导干部警示教育大会深刻剖析,要求从市委、市政府开始,所有党员领导干部以身作则,认领包干,督促分管领域和联系单位抓好巡视整改,还表示要严肃党内政治生活,严把选人用人关。

不过,被改组的党组织都存在大大小小的问题,政治生态好转也非一日之功。一个案例是,北京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党委被通报改组后几个月,2018年2月,管委会工会主席、女职工委员会主任芦秀丽又因超标准公务接待、违规配备公务用车被通报,其购买53度飞天茅台酒两箱用于公务接待;同意购买丰田柯斯达汽车并装修,支出135万元……

“十八大后,被改组的各级党组织明显增多,体现了从严治党的决心,刮骨疗毒将对违纪甚至腐败分子,以及党组织的一把手产生强烈的震慑。”刘益飞表示,对党组织改组要统筹兼顾,仔细分析全面情况,严格按照党章及《问责条例》《纪律处分条例》等党规党纪的程序要求进行,并对其长期关注,久久为功,发挥好对一方、一个系统政治生态的促进作用。

摘编自《廉政瞭望》2019年第12期

上一篇:我国军官等级体系为啥要改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