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1.8亿学生上网课背后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吴雪 时间:2020-03-23

3月2日开始,上海市中小学开展在线教育课程。

“铅笔盒、书拿好,耳机戴好,别偷懒啊。”闵行一私立小学二年级的学生豆豆打开晓黑板App,一堂40分钟的直播课正式开始了。母亲周琴知道,接下来豆豆上在线直播课的这一整天,她都无法轻松了。3月2日,上海正式上线了统一空中课堂后,豆豆家里的电脑安装的App至少五六个。晓黑板用来看电视录播,腾讯课堂上学校老师的课,之外还有培训机构和兴趣班的直播课,一天转场四五六,基本是常态。

豆豆一天的学习安排,只是全国“停学不停课”大背景下的缩影。在这个疫情蔓延的春节里,餐饮、零售等大部分行业陷入停滞状态,教育行业反而成为“被选中”的那个。在史上最长的寒假里,全国1.8亿处在K12教育阶段在校学生,行走在教育行业搭建的“空中校园”里,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开始加速转动。

在家学习成为主流方式,老师纷纷变成主播,家长也不得不成为督学。然而,在线直播课究竟该如何上?怎样上才算有效果,一块屏幕,真能填补教育鸿沟吗?很多人还是蒙的,用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教授周彬的一句话概括:老师没准备好,学生没准备好,家长也没准备好。老师“花式翻车”,学生强撑精神的背后,人们似乎正在重新认识在线直播课。

在史上最长的寒假里,全国1.8亿处在K12教育阶段在校学生,行走在教育行业搭建的“空中校园”里,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开始加速转动。

网课,不止直播

在湖北黄冈的一栋普通家属楼里,居家隔离的伍静戴好耳机端坐在电脑前,打开预先准备好的腾讯会议,输入会议号码,进入网上会议室。作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龄13年的资深老师,站上讲台的她游刃有余,但第一次面对屏幕,伍静很不适应,甚至有点紧张。

“感觉自己像个电台主播,学生是我的听众,第一次有67个人听课,讲的是新闻史的课程。”伍静告诉《新民周刊》,学校本来通知3月初正式上课,但春节她回家探亲,被困黄冈,暂时无法返校。这才向学校特批申请了直播。为了首播顺利,伍静提前一周做了一系列的准备。比如,建好微信群,通知会议室号码、怎么签到发言,甚至在学校在线平台E-learning上试录了两段视频。

“我是主持人,可以控制闭麦,有二十多个同学举手发言。”伍静说,出勤率高、互动热烈的根本原因,在于她有意设计了学生成绩的占比,课堂讨论占比20%,出勤占比10%,论文占比70%。因此,直播前,学生们不仅要了解听课技术流程,还会从E-learning上下载阅读资料充分准备问答及思考,鉴于此,同样是40分钟的课程,线上甚至比线下效果还好。

更重要的是,对于师生来说,腾讯会议更简单便捷,无需注册,甚至不用下载APP,从小程序进入也可以。当然,它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因为缺乏身体和眼神的交流,监督学生听课效果需在微信群里回复1跟进,就像弹幕一样;签到也要配合微信的小小签到,如果小程序进入,网速和声音,也会略有断斷续续,不用耳机听起来会有些费劲。

1月20日,上海一位小学生在笔记本电脑前进行在线课程学习。

“钉钉支持发作业,比如语文作业5+2,5遍生字两遍课文,老师管理群中可以一一查看智能催办。但腾讯会议和钉钉还有一个缺点是不能随讲随录,不可以回看,上一堂课,需要把课程PPT传给他们。”伍静向记者坦言,第一次直播课,虽然有忘词、紧张甚至不是所有的内容全部讲出来,但还算最大限度地还原了课程。

当然,直播课对学生而言并非一劳永逸,课后的反馈与效果反而需要其他形式的补充。B站六年老用户“上大王俊凯”,是上海大学理学院数学系的一名85后老师王玉超,从直播游戏到数学课,王玉超更愿意用年轻人的方式推进课程。2月初,在确定无法开学的情况下,王玉超担任了上海大学全校几千名学生的数学基础课程教育规划与录制。

“考虑到各个平台网络可能不流畅的原因,我个人会把录制课程先试录一遍,做好预案放在平台上。”王玉超向《新民周刊》透露,除了放在上海大学在线教育平台上的录播课程,B站直播也会录制下来,提供给学生回看。“由于数学习题需实时看到解题步骤,我会上传到B站,一边用平板电脑加手写笔展现,一边线上答疑,一定程度上能弥补互动实践上的短板。但一个平台解决不了所有的问题。”

除了老师们在各个平台渐入佳境地摸索,伍静还发现了一个显著的趋势,最近这一阵子,网上的慕课资源很多,有相当一部分免费,但实际效果并不佳。她建议,选择慕课的标准,要心中有谱,盲目观看容易找不到重心。比如,如果是选修课或者第二专业的课程,建议先预习慕课视频做准备,或者干脆选择慕课作为替代品。目前比较大的慕课平台,有中国慕课、智慧树等三五家,当然,其效果反馈的好与坏,关键还取决于学生们自律与否。

大学生的听课效果无法实时监测及保证,低年级的小学生自律性则更是差很多,豆豆妈妈周琴的焦虑代表了多数家长的心态。在周琴看来,周一到周五是最煎熬的时刻,上午三节、下午三节课程,虽然穿插了休息和体育锻炼,但女儿的注意力经常分散,有时趁周琴不注意,就关了窗口看别的去了。特别是下午,多出的围棋直播课,对注意力的要求可能更高。

培训机构在线角逐 方法别走偏

“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考虑到七八万名员工的生计,最好的办法是把课程搬到线上。”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在自己的公众号“老俞闲话”中撰文提到,为了不让公司全面停摆,跟紧学校教育动作,转战线上,是大部分线下机构的选择。

上一篇:新冠疫情意外引爆中国“云经济”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