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大邱告急:“防疫模范城市”的难题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曹然 邱宇 时间:2020-03-25

2月29日,韓国大邱,防疫人员对交通枢纽东大邱站进行消毒。图/美联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通报,截至3月10日零时,韩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31例,累计确诊病例7513例,共出现54例死亡病例。

在3月9日下午举行的防疫工作会议上,文在寅指出,韩国单日新增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已从2月28日的峰值916例已经下降到3月8日的248例,且将继续呈下降趋势。如果新增确诊病例继续减少、疫情进入稳定阶段,韩国“将被视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模范”。但他同时强调,大邱地区仍有新增聚集性病例,随时可能引发新一轮疫情,“万万不可放松。”

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金刚立当天也指出,疫情形势严峻,目前难言好转。

“防疫模范城市”告急

2月18日大邱首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确诊前,和所有身边的人一样,市民金基焕“并不清楚什么是新冠病毒”。在这座有240万人口的韩国第四大城市,市民们聚餐、约会如常,并没有什么人戴口罩。

“大邱市经历过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疫情,我们的应对措施是最具有模范意义的。当时,其他市、道甚至中央防疫对策本部也以我们发布的防疫措施为蓝本。”在2020年2月4日的一次公开活动中,大邱市市长权永进(音)对于疫情防控颇有信心。

五年前,MERS疫情在韩国暴发时,朴槿惠政府没有公开确诊病例的收治医院名单,也未能有效控制“零号病人”。这名患者先后四次自行转院,直接、间接导致186人感染,使韩国成为中东之外MERS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当时,大邱较早启动的防疫机制有效抑制了二次传播,全市到疫情结束时一共只出现1个病例。

2月18日,这名市民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成为“新天地教会一号病人”。迄今为止,依然不清楚她的发病来源。大邱市随即召开应急防控会议,除教育、交通、民政部门外,商会和军方代表也首次与会。同时,公共体育馆、游泳池等随即关闭,大邱农水产批发市场自1988年开业以来首次停业。

但是,“新天地教会”没有在第一时间停止集会。该教会由现年88岁的韩国人李万熙于1984年建立,总部位于韩国京畿道果川市。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2月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教会拥有超过24.5万信徒和6.5万名准信徒。

据《纽约时报》报道,该教教会成员即使生病也会按要求来教堂。此外,集会禁止戴口罩,信徒们通常挤在一起,坐在地板上。《韩国先驱报》也报道称,礼拜会涉及身体亲密接触,比如用手臂抱住下一个人的肩膀。此外,李万熙曾对信徒们宣传称,该教会的信徒不害怕疾病,因为他们相信永生,“那些生病和死亡的人最终死于缺乏信仰”。

此后,随着教徒的不断聚会和流动,韩国全国确诊病例数迅速上升。2月18日“新天地教会”出现首例病患时,全国共31人确诊。约半个月后,3月3日, 4328名完成病毒检测的大邱市信徒中,结果呈阳性的比例达到62%。全国范围内,与“新天地教会”相关的确诊病例超过了总数的八成。

曾任青瓦台国政状况室局长的韩中友城协会会长权起植向《中国新闻周刊》披露,这家教会成员中不乏政客、明星和政府官员,“政府在选举时也需要他们的支持”。

大邱市政府2月28日公布的新闻稿显示,疫情暴发后,市政府内就有“公务员隐瞒自己曾参加‘新天地教会’聚会的事实,随后继续工作,结果确诊”。

直到大邱的聚集性疫情发生6天后,韩国政府才通过总理秘书室与“新天地教会”进行磋商,要求对方积极配合卫生部门检测工作,鼓励准信徒接受检测。文在寅同时强调,政府介入是“为确保社区安全采取的不可避免的举措,并非要限制宗教自由”。

“政府的难处在于,像韩国这样的社会存在很多宗教。如果你公开批评‘新天地教会’,会影响到其他宗教的活动。”长期研究“新天地教会”的釜山长神大学校教授卓志一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

3月1日,首尔市政府以违反《感染病预防法》、杀人、伤害等罪名向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控告李万熙和该教会12名支会领导,理由是他们没有为防止疫情扩散积极采取措施。

“现在是政府进一步控制邪教团体反社会活动的适当时机。”卓志一认为,并不是每一个新的宗教运动都是不好的。但是,如果他们发挥了消极的作用,政府、社会应该合作起来,避免他们造成危害。

3月4日,韩国大邱庆北大学医院,一名确诊患者接受治疗。摄影/李相浩

“决策应充分了解公共卫生和医学科学”

2月21日接到被征用为定点医院的通知后,启明大学大邱东山医院随即开始为在院的130余名其他病例患者办理出院或转院手续,当天下午就转移40余位病人。

“我们成立了非常对策本部,迅速改建隔离病房和医疗支援人员临时宿舍,同时对医院工作人员开展教育工作,随后开始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启明大学东山医院宣传组长朴文熙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

2015年7月,吸取MERS疫情时应对不力的教训,韩国国会修订《公共卫生管理法》。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暴发后,韩国政府首次援引基于该法律的公共卫生信息公开制度,第一时间公布全部收治医院的名单。

在2020年2月“新天地教会”聚集性疫情暴发后,大邱市指定并公布了15家医疗机构进行病毒检测,还特别提示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孕产妇可以到其中一家指定医院检测。

上一篇:意大利把欧洲带进至暗时刻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