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疫情冲击下的全球供应链重组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刘裘蒂 时间:2020-03-26

新冠肺炎疫情刚暴发之际,大多数对于经济影响的分析,都以2002年~2003年的“非典”疫情做起始点来类推,重点关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但是随着最近跨国疫情的扩散,全球供应链中断问题开始剧烈冲击世界股市。

其实自2003年以来,中国已从世界第六大经济体跃升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中国为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贡献了39%。根据世贸组织(WTO)的数据,中国在2003年是全球第四位出口国,自2009年以来已经是最大的出口国,连日本和越南等国家都“对中国供应链有很大依赖”。

近日,《哈佛商业评论》专文探讨新冠肺炎疫情下全球脆弱的供应链。在2011年3月日本福岛地震和海啸之后,许多跨国公司都发现了供应链中隐藏的弱点,这些弱点导致收入甚至市值上的损失。但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大多数公司可以快速评估福岛事件对其直接供应商的影响,但它们对灾区二级和三级供应商的影响却缺乏认识。

因此,当下许多企业必须在九年后重新学习福岛的教训。随着世界各地区许多公司慌乱地确定哪些“隐形”下级供应商(也就是与它们没有直接交易的供应商)位于疫情地区,更凸显了过度集中和不透明的供应链所带来的问题。这些即将到来的补救动作势必将导致全球供应链的重组,但这是否意味着大规模撤离中国,从而使中国失去“世界工厂”的桂冠呢?

从数据看对供应链的冲击

全球最大的商业协作平台Tradeshift支持190个国家的150万家用户公司产业链对接,包括世界500强中的150家企业,每年促成5000亿美元的交易。根据平台上交易量支付数据的分析,由于新冠肺炎抗疫而造成的工厂关闭,在1月和2月之间,使得中国通过其平台处理的国内和国际交易量下降了17%。

春节前后传统放缓的交易量在整个1月持续下降之后,从2月16日开始的一周内,中国的总体贸易活动下降了56%。中国国内供应链受到格外严峻的冲击,本国企业之间的订单下降了60%,而中国企业与国际公司之间的交易数量下降了50%。

Tradeshift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兰恩(Christian Lanng)表示:“新冠病毒在中国的暴发速度,已经在全球复杂的供应链微妙生态系统中发出了冲击波……随着病毒有可能造成大流行,许多企业发现无法迅速识别、并与替代供应商建立联系,这对生产产生了明显影响。”

加州大数据公司Resilinc于2010年推出了一个平台,为制造业公司、原材料供应商和零部件供应商之间提供联系网络。它的大数据预测了未来几个月可能出现的三个场景:最糟糕的情况(确定有疫苗或有效治疗之前)、中间的情况(与H1N1流感疫情类似,持续3到6个月),以及最好的情况(几周之内解决)。虽然三种情况下对供应链造成的近期和中期影响各有不同,但在所有情况下,由于全球围堵抗疫措施已启动,加上中国是世界上所有品类商品的制造国,短期内供应链都可能处于“高度中断”状态。

Resilinc的数据显示,新冠肺炎的疫情已导致制造业活动的放缓,主要体现在零部件短缺、劳动力中断、交通中断、无法交付给客户以及因为以上所有因素而导致总产能未被充分利用,更重要的是,目前到3月中旬,厂商正严重依赖库存和瓶颈零件的配给供应。

从另一个角度来量化可能受到威胁的中国供应链和制造业:根据中国美国商会在 2月17日~20日对会员进行的问卷调查,近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面临着成本增加和收入大幅下降的挑战。將近一半的受访者预计,如果业务不能在4月底之前恢复正常,那么2020年在中国的收入将会减少;而接近五分之一的人说,如果疫情持续到8月底,2020年的收入将下降50%以上。

实际上,一半受访者认为,评估疫情对计划中的投资的影响为时过早,而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计划保持现有的投资计划。

上海美国商会在2月11日~14 日对位于长三角的109个美国制造业公司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三分之一的公司计划在工厂无法开业的情况下将业务迁出中国。对很多外国公司而言,3月底是替换供应源的分水岭。也就是说,如果在此之前不能复工,将供应链转到中国境外可能不可避免。这主要还是因为之前中美贸易战的关税影响所做的铺垫。

根据中国美国商会2019年5月对会员企业进行的关税影响调查,为了应对关税的影响,35.3%的受访者采用“在中国,为中国生产”的策略,或33.2%推迟和取消投资决定,并且约39.7%的受访者正在考虑将制造工厂迁至中国境外。

可以说,病毒危机可能把接近40%基于关税问题、已经有外移意向的美国企业推向行动。加上前述上海美国商会调查的结果显示,三分之一的会员公司计划在工厂无法开业的情况下将业务迁出中国。这意味着如果供应链中断的情况持续下去,至少30%到40%的在华美国企业可能考虑把部分业务迁出中国。

供应链中断已超越中国

随着疫情向世界扩展,供应链的问题也越发复杂。Resilinc在3月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这场危机的严重程度不仅限于中国境内,事实上已经向其他亚洲和欧洲国家延烧。

从产业划分来看,消费品领域已经全面可以观察到了成品库存缓冲区减少、下单到交货之间的期间推迟、订单交货延迟、供应商按配给供货、生产线停摆、为客户配给产量、收入损失等种种现象。在高科技与消费电子产品、汽车、工业、重型机械、半导体和医疗设备等领域,上述现象也已大面积出现。

如果检疫造成的停工持续到3月底,所有这些产业都可能经历前述的这些供应链失调状态。Resilinc首席执行官本迪亚·瓦基尔(Bindiya Vakil)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由于供应链的性质不同,高科技和生命科学等更专业的行业面临最大风险。

另外值得观察的是制造业对亚洲的依赖。全球制造业产出的50%以上来自亚洲,2019年亚洲制造业GDP超过7.1万亿美元,其中的三大支柱是分别中国(4.1万亿美元,占亚洲的58.3%);日本(1万亿美元,14.7%);和韩国(5000亿美元,6.3%)。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