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黄孝光 时间:2020-03-26

3月4日上午,在海南省委原常委、海口市委原书记张琦留置期即将满6个月之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了对他的调查结果。

调查通报列举了张琦6个方面的问题:丧失理想信念和党性原则,背弃初心使命,背离新发展理念,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坚决、不到位;对党不忠诚、不老实,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组织谈话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多次接受不法私营企业主的宴请和旅游安排;收受礼品、礼金;将公权力作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在工程项目承揽、土地征收拆迁、干部职务晋升等方面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利,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家风败坏,伙同家人大肆收钱敛财、大搞权钱交易。

张琦1961年出生,安徽寿县人,在海南工作了31年。梳理履历发现,张琦前半程仕途集中在工商、旅游等领域,自2010年起先后主政儋州、三亚与海口三地,围绕土地资源积累政绩。2014年9月,张琦跻身省委常委。

2016年11月,刚刚出任海口市委书记的张琦,到海口市琼山区塔昌村进行履新后的第一站调研。看到村里的大叶油草绿意盎然,他当场要求有关部门加大工作力度,“多种本土大叶油草,少种外来龙船花、小叶草等物种”。

随后,给绿地换草被作为一项政令开始在海口市区推行。然而实际推广发现,大叶油草虽然成本低廉,但长势过快,半个月就得修剪一次,大大增加了人工成本。

类似绿地换草事件,不计成本、胆大敢为是张琦的执政风格。这种风格一度使他成为海南家喻户晓的干部,但也让他非议缠身。“好几次都差点出问题。在儋州因为海花岛环保问题被控告,领导压下去了。在三亚拆迁户游行抗议,轰动一时。”熟悉张琦的一位官员向《中国新闻周刊》感慨,“这次他是真顶不住了,被抓住了软肋。”

“软肋”指的是张琦任职三亚时期的绿化工程问题。有受访者表示,早年张琦求官心切,为避嫌不惜与亲戚反目;但随着仕途升迁,他逐渐放松警惕,最终败与人情工程。

2019年7月,海南瑞泽新型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张琦前妻钱玲先后被带走,成为张琦落马前奏。9月6日,张琦亦被宣布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审查调查。

“张琦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是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的腐败典型。”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最新消息,日前张琦已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资料图片)张琦。

“后院起火”

2019年9月5日,张琦等海南省主要领导在省人大会堂召开海南省人才大会,《海口日报》随后在头版头条刊发了相关报道。就在报纸送抵省委大楼的第二天上午,张琦按通知要求到省委开会,在开会之前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因为事出突然,不少媒体将张琦落马形容为“秒杀”。事实上,张琦被查早有征兆。

“事发两个月前,外面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一名海南籍地产商人在张琦下海南之初就与其熟识,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听到风声后,先后两次向张琦核实,但张琦均称“没事”。传言最终被证实,仍然让他感到惊讶。

张琦亲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琦被查是因为“后院起火”。据他介绍,2019年7月,张琦前妻钱玲被纪委办案人员带走谈话,拒不交代问题。回家后,她曾试图潜逃出境。“都到机场了,但害怕跑了,问题反而败露,于是又犹豫了。”7月25日,钱玲正式被带走调查。

钱玲比张琦大一岁,坊间称其为“钱姐”。多方信源称,“钱姐”借助张琦的关系,在三亚插手了不少园林绿化工程项目。

2015年上半年,国家住建部发函,将三亚列为全国首个生态修复与城市修补(下称“双修”)、地下综合管廊与海绵城市建设(下称“双城”)试点城市。时任三亚市委书记张琦表示,“要举全市之力做好‘双修’‘双城’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所突破”。

此后,三亚大型绿化工程项目逐渐增多。早前媒体报道,海南瑞泽董事长张海林是相关项目最有力的竞争者。搜索发现,海南瑞泽在三亚拥有多个园林及地产建设项目,海南瑞泽子公司三亚新大兴园林生态有限公司(下称新大兴园林)更是承包了多个“双修”“双城”项目,包括道路景观提升、湿地公园建设等工程。

“政府的绿化工程大多是被他们拿下的。他们业务量大,做不完就转包给其他公司,赚个倒手的钱。”三亚当地另一家绿化养护工程公司的负责人提到。据这个负责人了解,钱玲参与了新大兴园林多个项目的经营,其中引起广泛争议的,是三亚凤凰路和迎宾路的景观提升工程。

三亚凤凰路全长约14公里,迎宾路全长约16公里。2015年9月,两条道路的景观提升工程启动,原先种植的小叶榄仁、铁刀木、龙血树、蒲葵、大叶紫薇等十几种树木,逐渐被替换成以糖棕树、中东海枣、老人葵为主的进口棕榈树。

三亚市一位退休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原先的行道树种类丰富、错落有致,很多人对高价换树的做法难以理解,便将新栽树种戏称为“张琦树”。据多名受访者介绍,钱玲及其亲属承揽了“张琦树”的采购环节,并将成本几千元的树木以抬高近十倍的价格结算。

三亚玉井温泉休闲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玉井公司)负责人张娟与海南瑞泽有过业务合作。据张娟说,海南瑞泽的业务员曾向她透露,三亚凤凰路和迎賓路的绿化工程造价5亿多元,张琦让他们把原来的树全部换成棕榈树,一棵棕榈树就3万元。

三亚当地一家绿化养护工程公司的负责人表示,不同品种、大小和形状的树木,价格相差甚远,这给绿化工程带来了可观的利润空间。“就拿中东海枣来说,进货价也就一千多,我们报工程价高的能报五六千(元),但超过1万(元)就离谱了。”

上一篇:疫情冲击下的全球供应链重组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