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拜登与桑德斯:谁能击败特朗普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编辑:张腾军 时间:2020-03-26

根据“明晰政治”(RealClearPolitics)网站的统计结果,截至当地时间3月9日,在初选前三站节节败退的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在3月3日举行的“超级星期二”中实现了“大翻盘”,拿下得克萨斯、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马萨诸塞、明尼苏达、田纳西、阿拉巴马、俄克拉荷马、阿肯色、缅因州共10个州的多数票,共获得610张“承诺代表”票。另一位热门人选桑德斯则赢得加利福尼亚、科罗拉多、犹他、佛蒙特州共4个州的多数票,获得513张“承诺代表”票。

此番“超级星期二”落幕后,随着布隆伯格、沃伦等获胜无望的参选人先后退出,民主党初选完成了一次重大洗牌,事实上已经成为78岁的拜登与79岁的桑德斯两人之间的直接对决。

民主党初选的“惊变四天”

在3月3日晚的竞选集会上,拜登满面春风,一向稳重的他用藏不住的喜悦语气向台下的支持者喊道:“这是一个太美好的夜晚。有人曾说我们完了,但其实是另一个人完了。”

“超级星期二”的这场大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或许连拜登自己也没想到。由于经费有限,拜登只设立了有限的几个选区办公室,几乎没有投入竞选广告,获胜州中有半数他甚至未曾亲自到场拉票。但结果竟然是不费吹灰之力连连告捷,创造了一次美国政治语境下的奇迹。

解释“超级星期二”的拜登现象,首先需要退回到南卡罗来纳州初选。在南卡罗来纳州初选之前,拜登连吃败仗,一度被认为获胜无望。但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州“风向标”意义的减弱,使拜登仍抱有扭转局势的念想。因此,在新罕布什尔初选日,他早早离开并前往南卡罗来纳州开展竞选活动。

尽管拜登阵营预料能大概率拿下南卡罗来纳州初选,但非洲裔支持率的下滑令其不敢掉以轻心。由此,拜登找来了南卡罗来纳州国会众议员詹姆斯·克莱本。克莱本是众议院多数党党鞭,也是国会中最有权势和影响力的非洲裔议员。根据出口民调显示,克莱本的站台直接影响逾半数非洲裔选民的投票选择,推动拜登以领先桑德斯近30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胜利。

南卡罗来纳州初选的胜利,反映了拜登在非洲裔民主党选民中极强的号召力,对三天后进行“超级星期二”非常具有启示意义。一直以来,拜登深受民主党非洲裔选民欢迎,不仅因为在政坛摸爬滚打数十年里为非洲裔选民做了不少实事而积攒下的口碑,还在于他作为美国首位非洲裔总统奥巴马的副手所带来的亲近感。或者进一步说,这是非洲裔选民对奥巴马时代的恋恋不舍在拜登身上的投射。

更重要的是,对特朗普的深恶痛绝,让非洲裔选民笃信只有拜登具备击败特朗普的能力。对拜登的多重期许,成为非洲裔选民在“超级星期二”继续支持他的原动力。

南卡罗来纳州初选前,面对桑德斯连战连捷的态势,民主党建制派惊恐不已,但又手足无措。这种情况下,拜登在南卡罗来纳州的胜选则来得恰逢其时。凭借超过六成非洲裔选民的支持,拜登证明了他仍是党内击败特朗普的不二人选。在特朗普与桑德斯的双重威胁之下,民主党建制派也重整旗鼓,加快整合步伐。

南卡羅来纳州初选后的第二天上午,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给了拜登免费的竞选宣传,没能在内华达和南卡罗来纳州进一步证明自己的两位建制派参选人布蒂吉格和克洛布彻,面临何去何从的抉择。在与前总统奥巴马深夜谈话后,布蒂吉格做出了退选的决定。此后不久,克洛布彻也选择退出。仅仅一天内,建制派就令人惊奇地实现了整合,拜登成为当然的受益者。“超级星期二”前夜,布蒂吉格、克洛布彻接连出现在达拉斯的竞选集会上,公开号召支持者为拜登投票。

3月3日,在美国洛杉矶,拜登向支持者致意。图/ 法新

民主党庞大的竞选机器同时火热开动,前民主党参议院领袖哈里·里德、前国务卿克里、弗吉尼亚州国会参议员蒂姆·凯恩、得克萨斯州国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等纷纷为拜登站台。在“超级星期二”之前仅一周内,拜登获得了至少26位重要人物的背书,竞选捐款大量涌入,而对手桑德斯自2月20日以来便再未赢得新的政治支持。

桑德斯以一己之力对抗民主党的直接结果,就是丢掉了近半数2016年赢下的选区,即使在未被翻盘的选区里,他的获胜份额也多有萎缩。

从2月29日的南卡罗来纳州初选到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民主党初选上演“惊变四天”。

以意识形态对立为主的“巷战”

在“超级星期二”中,拜登首先保住了非洲裔选民占多数的南方七州,其中包括得克萨斯、北卡罗来纳、弗吉尼亚等“承诺代表”票较多的州,且选举结果均优于选前预期,多州领先优势达到双位数,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此外,在民主党建制派的蓄力支持下,拜登在东北部的马萨诸塞州、缅因州和中西部的明尼苏达州均有斩获,即便在桑德斯的本土州佛蒙特州,拜登也掠走了三分之一的“承诺代表”票。这些收获使得拜登的竞选基础得到不断扩大,覆盖非洲裔、年长、城郊和白人工薪阶层选民。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出口民调显示,拜登获得了56%的非洲裔选民、42%的45岁以上选民以及46%的温和派选民支持。

“超级星期二”之后,拜登的主要目标,在于用强劲势头迫使其他参选人退出,将初选拖入与桑德斯一对一的对决。因为只要将初选变成一场以意识形态对立为主的选举,那么桑德斯就很难凭借其“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号吸引更广泛的支持。接下来,拜登即便不能在选举中赢得绝对多数,到了7月的全国代表大会,也仍会是超级代表们的首要人选。目前看来,一切正向对拜登最终出线有利的方向发展。

对桑德斯而言,“超级星期二”的初衷在于巩固并扩大领跑优势,尽可能将拜登等其他追赶者甩在身后,这将有助于其建立势如破竹的选举态势。然而,桑德斯的这一愿望还是被民主党的体制力量打破。从自身原因上看,桑德斯的“政治革命”运动也遇到了瓶颈期,年轻选民的投票率并不高,仅凭拉丁裔的支持显然不足以帮助他赢下更多场选战。接下来,他必须为更艰难的选战做好准备。

上一篇:“海南虎”张琦:一位闯海者的陨落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