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美国“战疫”,好牌被打烂

来源:《南风窗》 编辑:雷墨 时间:2020-04-18

从隔岸观火到手足无措,特朗普政府的危机处理能力被打回了原形。

3月11日,特朗普就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对比他此前的相关表态可以看出,那次讲话是一个转折点,即他开始承认疫情严重的真相,而不是推销“另类真相”—疫情可防可控、民主党人在借疫情搞政治阴谋。这距离美国首次出现确诊病例,已有近两个月的时间。那段时期里,美国的防疫机器,并没有完全开动起来,错失了良机。

疫情在美国蔓延后,特朗普开启“甩锅”模式,把责任推给前任,认为美国疾控中心延误病毒检测是“体制原因”。如果就事论事,似乎是那么回事。疾控中心迟迟不下放病毒检测权,的确贻误了战机。如果深究起来,美国疫情失控更是政治问题。无论在病毒检测、疫苗研发还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机制和能力上,美国都是无可争议的世界领先者。但特朗普政府在政策上“逢奥必反”,在政治上极端“反建制”,导致这些“存量资产”长时间处于沉睡状态。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特朗普政府在试图激活“存量资产”。但与中国当初疫情主要集中于一域不同,美国现在是“多点开花”、蔓延全境。目前世界上最强悍的抗疫机器,与百年不遇的病毒大流行之间的对决,结果还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疫情的冲击不会止于让美国经济很受伤。2016年总统选举中的“特朗普黑马”,在2020年连任竞选中能否经受住“新冠黑天鹅”的考验,充满悬念。

错失良机

当地时间3月17日晚,美国西弗吉尼亚州报告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这个确诊意味著,疫情已经覆盖美国全域。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监控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21日2时,美国确诊病例总数19624例,死亡260例(分布在30个州及首都)。对比3月13日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的那一天,美国的确诊病例是1215例,死亡36例,可见美国疫情的恶化速度,使“紧急”名副其实。

3月7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哈恩宣布,政府已经下放病毒检测权限。从那时起,特朗普政府才有了看清美国疫情真相的可能性。

指望特朗普有“悔不该当初”的表态不现实,但美国疫情的发展,无可争议地指向了政府应对迟缓。从美国确诊病例数量增加的时间轴,以及在此期间政府的应对措施,可以清晰地看出美国是如何错失良机的。

1月3日,中国向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世卫组织,通报了“不明原因肺炎”的情况。1月15日从中国入境美国的一名男子,在1月21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那是美国首例确诊病例。

世卫组织1月30日把中国疫情宣布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中国的确诊病例已经逼近一万例(9720例),死亡213例。那时,中国已经进入全国总动员的抗疫模式。根据世卫组织的数据,那一天,美国的确诊病例是6例。

2月3日,美国确诊病例突破个位数(11例);3月4日,确诊病例突破两位数(108例);3月11日特朗普就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时,美国的确诊病例是696例(死亡25例)。

如果把1月3日中国的疫情通报视为早期预警,把1月20日中国公开“肯定人传人”的信息视为预警升级,从美国确诊病例增加的趋势看,无论以哪个时间节点衡量,美国都有较为宽裕的应对时间。

当然,美国疾控中心迟迟不下放新冠病毒的检测权,客观上导致大量患者不能确诊,从而使官方公布的数据不能反映疫情的全部事实。但从常识上看,至少在一定的时间内,真实的确诊数量,是在美国应对能力范围内的。而从应对措施来看,除了特朗普至今依然夸耀的对中国的入境禁令,美国政府事实上没有采取能称得上危机应对的措施。

正如《纽约客》评价的,特朗普政府在处理病毒大流行问题时,一直在挥霍最宝贵的资源:时间。3月7日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哈恩宣布,政府已经下放病毒检测权限。从那时起,特朗普政府才有了看清美国疫情真相的可能性。但从特朗普此前的言行看,说他对疫情视而不见或许并不为过。在此之前,他对美国疫情的判断一直是可防可控,一切尽在掌握中。

用美国媒体的话说,特朗普在疫情应对问题上,前期一直在玩“另类真相”。3月11日,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的病毒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在国会作证时,警告美国疫情被严重低估,拉响美国疫情大暴发警报。数小时后,世卫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这项宣布后不久,特朗普就美国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有美国媒体注意到,特朗普讲话的地点、背景,与肯尼迪就古巴导弹危机、小布什就“9·11事件”发表讲话的一样,并由此判断,特朗普开始严肃看待美国疫情问题了。

政治问题

被称为“美国版钟南山”的安东尼·福西3月11日的国会作证,以及美国疫情迅速蔓延的事实,使“另类真相”这一套玩不下去了。所以,在发表全国电视讲话两天后,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

但在他做那项宣布前,美国已经有近半数的州政府自行宣布了紧急状态,宣布关闭餐馆、酒店以及娱乐场所的地方越来越多,大型体育赛事、集体活动被取消的越来越多,学校停课或改为网上授课的越来越多。换句话说,特朗普的“国家紧急状态”,事实上是“事后追加”。

特朗普此前对疫情“不严肃”,的确有“轻敌”的成分,但更重要的还是政治考虑。作为国家元首,在相当长时间里,他向美国民众传递的信息都是:新冠肺炎就是一“大号流感”,无须恐慌。因为他担心恐慌影响股市、冲击经济,从而不利于其连任竞选。

也就是说,至少在一段时间内,特朗普对美国民众安危的担忧,排在他对自己政治安危的担忧之后。他称民主党人借疫情搞政治打压,他的铁杆支持者、福克斯新闻女主播翠西·里根,抱怨“总统成了病毒恐怖主义的目标”,民主党人想搞“二次弹劾”。

上一篇:抗疫:全球硬战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