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免疫是群体之事

来源:《南风窗》 编辑:东方 时间:2020-04-19

《免疫》

这甚至称不上一本关于免疫的科普著作,而是一位新晋母亲和作家尤拉·比斯的学习笔记和随感集。

风险社会中,信任从何而来?对于科学的笃信,来自可被重复验证的正确性,以及社会自我纠错的能力。但在疾病面前,大众却很容陷入风险认知的悖论:人们对于自己周围世界危险性的直觉判断,能顽固地抵抗来自专家的证据。

这种警惕可能把我们带向另一个极端:我的身体我做主,认为我们的身体是独立的家园,照料得是好是坏都得靠我们自己。这种思维会让人觉得,只要我们耕好自家门前的三分地,旁边家园的或涝或旱,都不会影响自己的健康。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免疫力看似是个体的防护网,其实更是一种群体能力。未经接种的人会受到其周围的人的保护,在那些接过种的身体之间,疾病不能传播。但一个单独接种过的人,被带有疾病的身体环绕时,他会面临着疫苗失效或者免疫力式微的危险。保护我们的不只是我们自身的皮肤,还有超越我们个体的因素,我们身体之间的界限在与病毒交锋时变得模糊。

作者一再强调的,是由个体到群体,以及单独和集体的关系—我们的身体不仅属于自己,还属于彼此。科学上已经证明,群体免疫力是可以被观察到的现象,如果觉得它难以置信,那只可能是因为我们认为身体在本质上是孤立的、不与他人相关联的。

一旦明晰免疫是群体之事,公共卫生就不再是个体可以任意裁断之事,而是带有众益的属性。作者举例,当生活相对富足的白人妇女给孩子接种时,我们实质上也为保护一部分贫穷的黑人孩子出了一份力,那些孩子的单身母亲可能刚刚搬到新住处,还没来得及给孩子们把接种针打完,她们这是情势所迫,而不是个人选择。这是对历史上曾有的接种情势的完全反转,历史上的接种曾是富有者从贫穷者身上获取的人身奴役的一种形式。而现在,公共健康不仅仅是为了少数人,而是实实在在地通过我们的身体让一些造福大众的措施得以实现。

《无常的博弈:327国债期货事件始末》

陆一 著

上海三联书店

2020年2月

327国债期货事件是中国证券市场的重要案例。在国内有口皆碑、国际上信誉卓著的万国证券,为逃避误判大势导致的巨额亏损,在收盘前8分钟,利用规则的漏洞,巨量砸盘,使上海证交所代号为327的国债期货合约的价格瞬间大幅下挫,引发市场剧烈波动,也将自己送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第三帝国的到来》

[英] 理查德·J. 埃文斯 著赖丽薇 译

理想国·九州出版社

2020年2月

为何一群极端分子和恶棍的纳粹党人,在数年之中就把德国变成了一党独裁的国家,把一个极有教养的民族引向了道德、物质和文化的废墟与绝境?本书透过德国的历史、社会与文化,探究纳粹党徒的心理,还原纳粹攫取权力的过程,再现了导致第三帝国到来的混乱失序、经济灾难、暴力行径。

《致命流感:百年治疗史》

[美] 杰瑞米·布朗 著王晨瑜

社會科学文献出版社

2020年3月

流感为什么难以治愈?病毒如何变异、传播和致病?是流感本身更致命,还是流感导致的社会恐慌更致命?我们距离找到一种有效的流感疫苗还有多远?从文明出现曙光至今,流感一直伴随着我们,作为世界十大致命疾病之一,困扰着地球上所有的文明和社会。

上一篇:失控的疫情与黔驴技穷的特朗普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