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疫情下,那些留在横店的人都怎么样了

来源:《看天下》 编辑:王一博 时间:2020-05-14

浙江横店影视城,女子行走在雨后的小路上。(图虫· 创意 图)

3月10日是横店群众演员张豹交房租的日子。他按时将300元房租和200元水电费交给房东,手里还剩下六七百块钱,够他再坚持一个月。

两个月前,张豹拎着行李和2300元现金来到横店——这个国内最知名的影视基地,成了一名群众演员。临近春节,剧组都赶着杀青,从早到晚忙个不停,报酬也比平时高。张豹很兴奋,找到了久违的感觉。十年前,他18岁,就在横店做过两年多的群演。重回旧地,他接连在四、五个剧组跑戏。名气最大的是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电视剧《有翡》,张豹饰演一位戴着面具的手下。那天戏不多,拍了两个多小时就收工了,报酬却是平时的三倍。为了多赚点钱,他一连拍了四五天夜戏,嘴巴上火长了泡。

然而,张豹的演员生涯只续了两周就暂停了。1月27日,大年初三,横店下发通知,受疫情影响暂停城中所有剧组的拍摄活动。

此后两个月,张豹留在十几平米的出租房里。尽管2月13日,横店就发布了复工通知,但是一直到3月上旬,才有少部分剧组入驻影视基地开始试拍,且只有主演的戏份。群众演员们还没有收到开工通知。

像张豹这样等待开工的群演还有很多。有的人坐不住了,先去工厂打工;有的人在家做起了直播;有的拍短视频、日常vlog……

张豹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刚落脚横店,还没有存着钱,就遭遇了停工。“希望我还能再拍几场戏,把下个月房租赚够,实在不行我肯定要去上班了。”

漫长等待

横店的正式停工从正月初三开始,但是早在大年三十,张豹的戏份就临时取消了。

虽然戏停了,但为了跨年,张豹点了来横店之后最丰盛的一顿饭:鲫鱼豆腐汤。鱼肉不多,但能尝出来鲜味。十几块钱的外卖餐费相当于平时一天的开销。此时的他还没有料到,复工之路要一直延续到春暖花开的时候。

此后,张豹一直待在这间月租金300块的房间里。十余平米大小,有床、桌子和衣柜。张豹没在意过房间的朝向,只知道晒不到太阳。他对这间带木地板的房间很满意,因为有的出租屋甚至简陋到没有窗帘。

房东是一位丧偶的老太太,住在他的楼下。入住规章包括但不限于被子只能在屋檐上晾晒,地板坏了要赔(但入住的时候就已经裂开了),天热之后不能用电煮锅做饭。有一次,张豹把被子晒错了地方。收被子时,发现已经被人转移到露台的地面上了。

寄人篱下不是张豹最烦恼的事情。由于停工,兜里的钱很快见底。2月份,横店演员工会给所有滞留在横店的群众演员每人补贴了500块钱,张豹说,这是及时雨,正好抵了他当月的房租和水电费。3月10号,张豹交完新一月的租金后,手里还剩下六七百块,能支撑他到4月初。如果那时还没有开工,他就住不起这间有木地板和窗帘的房间了。

疫情初期,张豹会去附近的菜市场买5块钱的面条,十个鸡蛋和一大把生菜,用电煮锅下面条,每次能吃两三天。他发现做饭太费电,加上天气转暖,房东担心电煮锅有安全隐患,只好点外卖,三四份米饭搭配一两份青菜,就是一天的伙食。第二天起床再用开水泡剩饭,就有了早餐粥。

过去两个多月,张豹一直守着微信里的群演报戏群,期待看到开工的消息。早在2月13日,横店就宣布正式复工了。当时全国疫情仍处于严峻状态,没有剧组真的开工。所有未离开横店的剧组人员,都暂时留在酒店或出租屋。

3月6日,横店影视城发布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对受疫情影响的剧组和在疫情期间前来横店筹备的剧组,免费提供横店影视城下属自有摄影棚、拍摄场景,入住横店影视城旗下酒店房费减半,等等。另外,横店在疫情期间对接了300多家影视公司,还有50多部影视剧确定在疫情結束后来横店筹备拍摄。

张豹说,优惠政策发布后,再加上疫情好转,确实有小部分剧组开始置景,筹备复工。但为了防止人员聚集,只有主演和部分工作人员进城。群众演员还要继续等待。

凡是留在横店的群演,每天都要在相关微信群里汇报体温和身体状况,负责人不定时抽查实时定位。像张豹这样留在横店过年的群演有很多,他们大多是为了春节期间的高酬劳——最多能拿到三倍片酬。

然而三倍工资没拿到,待工的日子里,餐费、房租、水电费像涓涓细流,一点一点磨耗了一些人的耐心。有人等不到开工,离开横店去找活了。春节前剧组刚停拍,张豹的一位朋友就离开了横店,在上海附近的一家工厂里找了一份工,受到疫情影响,又换了一个地方。

张豹不敢像朋友那样贸然离开。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来横店了。十年前,18岁的他想做演员,来横店闯荡,拍过的戏不计其数,但几乎都是没有台词、没有镜头的龙套角色。做群演两年多,张豹觉得跑龙套没有出路,就在横店报了一个摄影班,拿到摄影证,留在横店景区给游客拍微电影,偶尔去东阳市、义乌市做婚庆摄影。2015年,张豹看不到希望,离开了横店。他觉得:“不能一直跑龙套,不进则退,落后就要挨打,肯定会被淘汰的。”

接下来的五年,他做过快递员、搬运工,洗过车,种过地,但忘不了的还是演戏。他鼓起勇气重新开始。结果脚跟还没站稳,先停工了两个月。

张豹不知道如果再次离开,还敢不敢回来了。

群演主播

在出租屋里无事可干的张豹听说,直播能收获打赏,平台也会给主播奖励,都能折现。他准备试试,或许能缓解燃眉之急。

过去两年,越来越多的横店群演做直播、拍短视频。有人借此成了横漂里的网红,拥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粉丝,跑龙套反倒成了副业。疫情期间,大家开不了工,都聚在网上。那些一早涉足互联网的群演无疑是幸运的,即便无戏可拍,这份兼职也能让他们平稳地度过寒冬。

上一篇:在冲绳,愉快地老去
下一篇:酷世界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