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董功:建筑的追光者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刘晗 时间:2020-05-14

2019年11月26日,直向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建筑师董功接受了法国建筑科学院授予的院士证书和证章,这所成立于19世纪中期的建筑学院被视为业界顶级的学术机构,在过往180年的历程中诞生了300名院士。设立外籍院士,旨在表彰世界范围内为建筑学各维度做出杰出贡献的人,不关身份年龄,唯实力论。获此殊荣也意味着身为年轻建筑家的董功与安藤忠雄、诺曼·福斯特、吴良镛等当代建筑大师并驾齐驱,同时也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外籍院士。在随后的演讲中,他以《回到建筑》为题阐释了自己20多年以来积累的建筑理念。

在他看来,“建筑”的理念如今已经变得愈发肤浅和表面化,如同普利兹克奖得主、建筑大师路易·巴拉甘所说的,“需要警惕的是,建筑出版物已经从它们的页面上删除了美、灵感、魔力、着迷、魅力、宁静、沉默、亲密、愉悦等词汇和概念。所有这些都深植于我的心中,虽然我意识到,我并没有完全将它们做到极致,但它们也从没停止过作为指引我的光。”少即是多,简单就是美。在专注于结构与材质、追求别具一格的建筑业,对信手拈来的自然元素却常常视而不见。所有一切看似习以为常的描绘都是艺术追求的根本,只有大师才能提炼出它们藏在凡常外表之下的精妙之道。

事实上,这也是董功一路走来寻觅的简约之美,作品大多以简单的几何构成,有北欧的风范,轻盈干净;也有中国的禅意,空灵深远。然而,建筑业的真相并不像大多数人看到的那样浪漫,小到一颗螺丝钉,都需要建筑师的精准规划。他既是项目的大管家,每个环节都要事必躬亲,与此同时他也是艺术家,掌管着整幢建筑的审美基调。这个动与静、理性与感性、体力与脑力、分析与创作兼并的行业,无时无刻不在考验着建筑师,从一次次摸爬滚打之中历练,在一次次实验之中探索,经过大浪淘沙成为行业精英,即是董功打拼多年的心得。

网红建筑师诞生记

所有的经典都是时间的累积,从意大利比萨斜塔到罗马竞技场,从埃菲尔铁塔到金门大桥,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建筑之所以让世人流连忘返,都来源于其不可撼动的独特之处,置身其中,不仅能体会到它们传达出的历尽沧桑的年代感,还有作为城市地标建筑的魅力,这些世人皆知的建筑将流动的时间凝固,保留了文明中的精华,穿越时空映入眼帘,产生一种奇妙的情感呼应。如今,建筑不再局限于游客的到访,四通八达的网络为宅人“种草”,在社交APP上催生出一大批网红建筑,董功作品之中的很多都是文艺青年打卡的胜地。

秦皇岛北戴河新区的海边坐落着两幢建筑物,它们好像两个孤单的人,面对着大海,各自诉说着心事。一个是海滨小教堂,毗邻不远处便是被称为“全中国最孤独图书馆”的海边公益图书馆。海滨小教堂的灵感来自一只搁浅的船,涨潮时,这座小教堂架空的底层就被汹涌的海水淹没,就像整栋建筑飘浮在水上。退潮时建筑就自然成为一个栖身之地。

董功一路走来寻觅简约之美,作品大多以简单的几何构成,有北欧的风范,轻盈干净,也有中国的禅意,空灵深远。

与人潮涌动的海滩相比,海滨小教堂颇有闹中取静的意思,游客从楼梯步入其中可观海景,墙之间的距离随着时段透出光线,如此设计像极了留白,无填充的若干缝隙像是自然打造的时间沙漏,与教堂的十字架呼应的则是三角形的窗户,巧妙地契合了几何与光线的关系。除了这两处独具匠心的光源设计,坡顶的洞口在光的对话中呈现出了别样的景观,当午时阳光直射到墙上,身处仅能容纳一人的冥想空间,就会体会到一种“与神对话”的感觉。

2-3. 北戴河海边公益图书馆被称为“全中国最孤独图书馆”。

另一面则是海边图书馆,在实体书店步履维艰的今天,这座远离都市的精神乐园却逆行而上,在海边建图书馆创造了建筑业的先锋,也在社会上产生了反响,很多人不远万里慕名而来,迅速蹿红成为当地旅游景点。事实上,海边图书馆的用意就在于营造一个隔绝喧嚣、回归内心平静的读书氛围,倾听内心的独白,与书中的智者、自然的声音对话。在这里,有人看书、发呆,还有人拍照,做分享会和讲座,甚至还开过秀场,这个空间提供了与公众互动的机会,从阅读室扩展到活动区、水吧,打破原有的传统观念,开启了书店经营的新模式。

在宽敞通透的公共空间的一隅,董功特地安置了一块相对私密幽暗的地方,日光透过缝隙照进来,海浪声不绝于耳,以身体感官洞察自然在空间之中的变幻。相较于艺术家私人化的表达方式,建筑师考虑的层面更广,正如董功所说,“设计要从问题出发,而非建筑师自我意识的强加。”在社会空间的构建中,既关注建筑在城市中的实用价值,还要以其功能推动人与人之间感情的交流,成为一个“接地气”的互动载体。

从跃然纸上到尽在眼前

作为直向建筑创始人的董功可谓纯正的学院派,先后求学于清华大学、伊利诺大学以及慕尼黑理工大学,导师对于光线的理念在董功后来的发展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当代MOMA的项目成为他回到中国发展的契机,2008年是他职业生涯的转折点,这一年他成立了直向建筑设计事务所。在公司成长的十多年间,好作品层出不穷。这离不开创始人独特的理念,在一次主题为“建造”的演讲中,他说,“建筑,从根本上说是一门建造的艺术。当然,建筑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它涉及许多其他因素,例如社会、环境、能源、政治。但建筑的本质是建造,是通过我们的双手和身体来最终创造一个场所,和场所的精神。”

回顾董功的作品,冷峻有序的外观之下不乏温暖的关照,注重结构与材料,文化与情感,一种理性与感性平衡,实用为先,兼备审美。而这一切都是以人为核心的,对于建筑的实践都是在不同的地域文化之中探索人的性格、行动、习惯的过程,建筑看上去只是搭建起了一个框架,而实际却暗藏着日常生活程式。就如同重庆桃源居社区中心这个位于公园半山腰的项目,整个建筑群的线条也与四周起伏的山切合;而苏州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亦是与当地生态相适应,考虑到江南多雨的气候,利用连廊让院落彼此联接,人们可以自由在其中穿行而不受外界天气变化的影响,这个设计即时将作家格非在“江南三部曲”中的虚构桥段在现实中落地,从跃然纸上到尽在眼前,也是一种隐形的遥契。

眼前的惊艳,而幕后尽是艰辛。每个项目都考验着团队之间磨合和学习能力,面对着许多未知,从萌发灵感,画出草图、建模、方案到施工现场,从个人观点到头脑风暴,不断地尝试,根据实际情况调整……事无巨细都需要一一解决,董功带领着團队克服了重重难关,如今的事务所正处于稳定发展期。中国正处于迅速城市化进程当中,在他看来,建筑的问题不仅仅是搭建一个场所而已,还牵连着诸多社会问题,这些也是未来要突破的。正如他说的,“建筑始终由两个部分组成:内核在回应着那些永恒的价值,而外部则在应对着所有变化。这就是建筑的力量。”

董功说的不变与变,既是基于建筑的现实与延展性而言的,也是他作为建筑师的状态,在“场地”和“建造”之中追逐灵感,追逐光的步伐。他始终认为,光是一种有活力的能量,赋予人一种信仰。它能照亮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柔化有形的边界。光是建筑中最高级的元素,也是建筑家诗意浪漫的源泉。

“材料是建筑的表情,材料质感加上建构逻辑,共同形成了建筑跟材料的整体概念,建筑师的意义在于,在最合适的地方,用最合适的材料,而且用最合适的结构和逻辑去表达。”董功始终将建筑视为空间的诗意构建,以开阔的轮廓,亲近的色系容纳普世的情感,摒弃掉浮华与失重,营造出脚踏实地的在场感。这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亦是来自对建筑与社会、建筑与人的关注,以宏观的视角、开放的姿态搭建实在的空间,继而赋予其灵性,这也是建筑家的责任和使命所在。

(责编:常凯)

上一篇:新西兰旅游那些事儿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