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2亿人的“在家办公”实验

来源:《华声·观察》 编辑:周小铃 王蔚 时间:2020-05-16

2020年春节的节后复工,比往年晚了整整8天。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即使是2月10日各省市全面复工以后,很多企业也选择线上办公。

家里没wifi、网络信号差,没有舒适配套的辦公桌椅,还有猫狗偶尔捣乱、爸妈不小心乱入……突破层层阻碍,特殊办公里掺杂着窘境与欢乐。

“在家办公,爸妈都体会到了我工作的辛苦”

春节期间,家住山东的孙茜先后收到两条来自公司的开工短信,她供职于深圳南山区的一家科技制造业公司。短信通知,返岗时间从2月3日推迟到2月10日。但对于孙茜来说,推迟返岗并不等于放假。她的团队领导提出,这一周内要“在家办公”,大家通过“企业微信”APP召开线上会议。

经过了一个假期,懒散的身体突然迎接高强度的工作后,表现出些许不适应。孙茜从早上九点开始就一直坐在电脑前办公,爸妈把饭端到电脑桌前,都没顾上吃一口,“活就这么多,哪有可能‘摸鱼’?”

姚辛在一家国有通信公司旗下的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公司1200多人仅200人需按时返岗,其余员工则线上办公。

姚辛的老家在山西阳泉市,每逢过年,村里老小都会参与新年表演,儿时好友聚会聊天。而今年,姚辛在大年初一就已经在线上忙着给公司报送疫情进展、员工健康情况等各类信息,有时甚至会忙到凌晨。

“这次在家办公,爸妈都体会到了我工作的辛苦”,他笑着说。

由于不在公司,领导们的电话来得更频繁。姚辛的手指一直在键盘和手机之间转换,打字的同时还得接听领导电话,回复办公进度。“有时候,见面两三句话就能说清楚的事,发微信两三句却说不清楚,急事只能打电话。”

往常,9点上班,姚辛总会在8:30之前坐在工位上。在家办公后,姚辛只需要保证在开会时按时接听语音电话就行,“语音会议的好处就是你躺着、站着、坐着怎么接都行”。

姚辛告诉记者,线上办公的监督不到位,效率完全看个人。对于单身员工而言,姚辛省去了很多家庭劳务琐事,但对有家庭的员工而言,家务、孩子多少会分散注意力,“非正式的小组会议里,有时候能听到电话里有孩子问作业、说话的声音”。

姚辛也注意到,自从线上办公以后,虽然省去了通勤的时间,午休也可以躺在自家床上,但也没了上下班和周末的概念,没做完的事情该做还得加班加点做,原先的8小时工作制变成了随时随地“在线营业”。

秦忠是山西汾阳的一位农民,家住杏花村汾酒厂旁边的一个小农村。在京沪工作的儿女延迟复工,在家办公的忙碌程度,让他这个做了一辈子农活已经对繁重辛劳不以为意的老农民也不禁感叹,“孩子们不容易咧。”

缘起电脑充电器,快手与阿里员工山里搞联合

星疏是阿里的女程序员,今年春节,回到了湖北恩施老家陪父母过年。因疫情原因,无法回杭州复工的她,紧急开启“车内办公”模式。

原来,星疏老家位于山区,没安装wifi,信号也不好。“家里的角落试遍了,都搜不到信号,只有室外有信号。”于是她端着手机和电脑,常驻室外的小轿车里,打开“手机热点”办公。车后座是办公椅,大腿成了临时办公桌。

2月中旬,湖北恩施下了大雪,星疏依然坚持车内办公,这已经是她坚守的第十三天。“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尽管归途遥遥无期,但工作还是得做好。”

湖北籍在外务工人员,隔离在家办公的远不止星疏一人。在湖北省宜都市潘家湾土家族乡,还有两个难兄难弟。刘禹田是快手的一名程序员,家住山脚下的他也在开工后面临“上网难”。“两个手机都只有两格信号,3G网。一般网站访问都难,更别提公司内网了。”

更令他发愁的是,因为没预想过无法按时返程,“电脑充电器都没带回来。”

辗转打听中,刘禹田得知同村有个阿里的小伙伴也在家办公,更巧的是俩人电脑充电器通用。“他白天办公,我晚上写代码避开公司内网登陆高峰,两不耽误。”遵循“错峰使用”原则,刘禹田晚上取充电器,早上再送回去。

“这次经历,也算是快手和阿里的一次联合办公了”,他调侃道。

开工后的首周工作日,刘禹田都在借取充电器中度过。“公司的充电器好不容易寄到了,但网络问题还没解决。”晚上山里冷,刘禹田有时会在火炉上写代码,在房间时就用毛毯捂着脚。“相比于公司舒适的办公环境,还有贴心的下午茶,现在苦是苦了点,但没耽误工作。”

网络不好毕竟不方便,刘禹田开始尝试联系附近的技术人员,希望改善网络。“特殊时期,大山里很难找到人修网。”刘禹田问了一大圈终于有维修师傅愿意上门,网络状况开始好转。

“两亿人同时在线,对整个行业来说还是第一次”

多位互联网行业的从业者告诉记者,他们能较快适应线上办公的节奏,他们平常也总是线上协同办公。一位做新媒体的女孩说,现在反而能把以前早上通勤的时间省出来,在家做做运动、准备个营养早餐。

相比而言,挑战更大的是习惯于面对面工作的行业,比如学校。

2月10日,“上网课的尴尬”登上微博热搜。在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多地中小学陆续开始通过网络复课,各地的人民教师们将三尺讲台从课堂搬到了直播间,学生则坐在家中通过iPad、电脑在线观看网络课程。

蔡庭是海南某中学的一名教师,她在朋友圈里“抱怨”自己复工的第一天是在更换不同的直播软件中度过的。更换软件后基本能够保障课程流畅,“但课堂效果肯定是没法保障的”。

她回忆,2月10日首次线上课程,频频遇到软件崩溃,老师和学生们一起盯了一上午的视频白板。软件客服只好向用户发送致歉信息:“两亿人同时在线,对整个行业来说还是第一次。”

不同于中、小学教师们的手忙脚乱,校外教育机构早就做好了网络授课的准备。

2月3日晚,广东一家高中培训机构的老师徐彬,收到了公司行政人员规划的网课时间表,计划表中清晰地写好了各科老师的讲课时间及直播房间号。

由于以前是小班教学,线上开课的方式对徐彬来说更简单。他利用软件跟同学共享屏幕,通过语音与学生互动,完成教学任务。由于看不到学生的真实情况,徐彬判断,线上的教学效率跟线下比肯定会差一点。

虽然在家办公并非理想化,但大家积极面对的心态,或排除万难,或脑洞大开的多元办公场景,也让越来越多人在欢笑中看见希望。

摘编自《南方周末》2020年2月12日、中国经济网

上一篇:远程办公之路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