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被远程办公“逼疯”的年轻人

来源:《华声·观察》 编辑:赵磊 金玙璠 闫丽 时间:2020-05-16

远程办公,听上去很美,其实诱惑无处不在,有人在开早会的时候还没睡醒,有人会犹豫先看剧还是先工作,也有人只想撸猫无心工作。除此之外,即便自律性很强,也有人受到家里环境的折磨,小孩的吵闹、父母的质疑、生活的琐事,无一不让人崩溃。

难怪有人高喊:“我想上班,去公司那种!”

家人的关心影响工作效率,但又气不起来

胡晴 28岁 互联网公司包装设计师

我做設计工作,服务甲方,平时工作比较忙,没时间休息。年前多请了一周假,提前回了老家。心想,留点时间陪陪家人,把之前没时间干的事拾起来,画几幅水彩。

结果受疫情影响,开工时间无限期延长。我们是2月3日正式开工,由于我还有一部分年前的工作没完成,从初五就开始在老家工作了,但是在家工作的效率非常低。

因为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住一起,家里安静不下来,爸爸和爷爷一下棋就喜欢互相激对方,一会就吵起来了;爷爷喜欢把新闻一条条念出来,看电视剧喜欢自言自语;我戴上耳机也没用,奶奶隔几分钟就进房间送趟零食,她要保证我杯子里的水永远是满的且是温的;我妈呢,每天做饭前都会问我一遍,今天吃什么。明明是爱,你又气不起来,我又没法解释清楚我的工作性质。

在家待了半个月,我就觉得到达极限了,我违背他们意愿,提前回到北京。回京以后才发现,吃饭成了问题。在家是吃饭张张嘴,回来后因为不能叫外卖,什么都得自己来。吃了几顿自己做的饭就再也不想吃了。以前总抱怨工作太忙,没时间锻炼厨艺,以为自己是被工作耽误的美食家,现在才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有点怀念和同事一起拼单点外卖、和朋友下班胡吃海喝的日子了……

日常在家撸猫解压,提升工作效率全靠DDL

柯柯 27岁 某公关公司员工

我在家办公5天了,刚开始知道要在家办公的时候,本来以为会特别爽,但我可能高估了自己的自律性。

在家办公有个最大的挑战,就是怎么忍住不撸家里的“喵星人”,我的猫最近被我烦到天天攻击我。而且在家办公,买菜吃饭也是个难题,自从小区封闭管理了以后,出去一趟还得带上出门证,太麻烦了。我尝试在网上下单买菜,但每天基本上到中午就抢不到青菜了。我索性囤了一堆速冻饺子和泡面,天天靠它们度日。

最近,家里猫粮也快弹尽粮绝了,商家说2月10号以后才给配送。最近我们家猫总是一脸忧虑地望着窗外,估计在想铲屎官是不是失业了,再也没有猫罐头吃了之类的吧。

我觉得在家办公以后,公司内部的沟通效率提高了,老板喊我的时候基本上得随叫随到,但联系客户的时候就不一定了,和一个客户约好下午两点开会,结果等到晚上六点还没回复。我觉得提高工作效率这个事情,还得是DDL(截止期限),这个最管用。

今天早上公司通知我们继续在家办公,我感觉我马上就可以做个速冻水饺测评了。好想去上班。

崩溃式带娃,最后不得不隔离自己

小夕 30岁 某知识服务MCN机构员工

我已经在家办公7天了,最开始听说要在家办公,超级兴奋,这可是梦寐以求的工作方式。我在北京的望京上班,但住在通州,每天通勤得耗时三四个小时。家有小孩子,我想有更多时间陪伴他成长,所以早在年前就跟老板提过,年后是否可以以兼职形式合作。但公司不给兼职人员上保险和公积金,我非常纠结。疫情来了之后,我心想这下妥了,既可以安心在家办公,还有人给交社保公积金,两不耽误。

我们公司属于知识服务MCN机构,在家办公几乎不影响业务,但很多同事现在都被困在老家,集体电话会议时,总能听到里面有各种奇怪的声音,有一天开晨会的时候,我听到了鸡叫声。

我家里有个3岁的娃,总闹着要我陪。一天至少得说二十几次“妈妈你陪我玩”,我只能和他说,等一会,你先玩会儿。刚开始他还同意,我陪他坐在地上,他自己玩,我用电脑办公,后来他连电脑都不让我碰了。虽然家里人非常理解我的工作,也在努力帮我带孩子,但男人带孩子耐性有限,不一会两人就闹别扭了,我还得出来调解。

最后我只能把自己隔离起来,给自己划分了一个办公界限,提前和家人沟通好自己要几点工作,工作时间请勿打扰。但一个人办公的时候,又有点抵挡不住零食的诱惑,还总想去床上躺一躺。我觉得深夜办公效率最高,所以最近总是上夜班,黑白颠倒。

现在,我非常想念在公司上班的日子。

工作也是一种社交,远程办公很难找到归属感

龚思颖 Mor.AI 首席战略官

这段时间,不光是工作,其实整个生活都在家里,跟平时所说的在家办公还是有点区别。我们专门对全体员工做了一个调研,问了下大家在家办公的情况,大家的回复蛮有意思。

我们公司70%~80%都是研发人员,在问卷中,大家给远程办公的评分平均达到了8.09分(总分10分),有5%的员工认为甚至超额完成了目标。

总结下来,大家觉得在家办公的优势是每日的工作会议反馈比较及时,任务很明确,落实程度较高,减少了非紧急性的打断工作,保持了工作的持续稳定性。内部的沟通也变多了,同合作部门的联系更紧密了。

当然也有一些挑战,比如我们要做设备的测试,但测试设备无法共享,没办法去复现很多问题,线上沟通有时候还是不如当面讲,效率有所降低,以及财务的一些财务软件必须得去公司的电脑操作。

有一件事我们必须得承认,在中国很少有公司会远程办公,中国老板的习惯是更喜欢“监督”员工在做什么,心里才有底。一下子开始远程办公,老板其实会比员工更焦虑。同样没有做好准备的还有一些远程协作工具,第一天开工的时候,钉钉和企业微信都崩了,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工具没有准备好,远程办公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比如说钉钉,每个人的版本不一样,功能会有一定差异;再比如,线下大家讲白板的时候都喜欢你写几笔我写几笔一起头脑风暴,但线上的这种云投屏协作的软件就很少有人会去下。

在中国的文化里,工作也是一种社交,远程办公会让员工很难感受到归属感。有不少人的朋友就来自于工作伙伴和同事,远程办公会减少这部分交流。所以回归本质,远程办公最大的挑战,某种程度上不是效率问题,而是文化问题。

摘编自微信公众号“燃财经”

上一篇:2亿人的“在家办公”实验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