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当拉林河卷起稻浪

来源:《中国周刊》 编辑:叶卫东 时间:2020-05-17

花与穗

(一)

在伟大的拉林河上。我化身一条鱼,从海拔400米向1600米的拉林河上游溯水而上。我想到达大河的源头。生命短暂无常,由而渴求异变。这在里,一条鱼也不例外。

这是4月的夜晚。一个有点亢奋,有些无序,苏醒和别离同步发生的春夜。风从暗云穿过,树影渡过流波。河流中似有熟悉的水稻气息——或许是陈年稻茬的泥土味。有些涩,有些香,还有些甘甜。梦幻不可或缺地贴附在我的鳍翅,带来流水的喃喃自语。

你懂的……我想去陌生之地,想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我生性好奇,希望有新的发现。不然,所有的季节对于我都没有意思。一条鱼的宿命其实也在于天空下的河流有多么广阔。为了更高的生存而舍身一搏,鱼和人又有多少差异呢?

我从“三个窝棚”(老周头窝棚、老田头窝棚、高傻子窝棚)出发。我感知到逆行于河流的阻力。我经常潜游水底,这可以节省气力,同时看清水下的石头。水越来越凉润,有融冰的寒爽。我不再燥热。我有点怀念早前那段平缓的河湾。我在那儿长大,还算安宁快乐。

春天开始释放拉林河的活力。河水每个时辰都在复活并投入流淌。也许,它们对于下游,有着我对上游源头同样的渴望。我的身体快要撞上一块巨兽般的暗礁。我急中生智,以一个矫健的姿势跃起。出离水面的刹那,我的尾翼银光一闪如同稻农手中的镰刀。

河里河外的冰凌在嘁里咔嚓地融化,有如一位饥渴的巨人在不停嚼碎它们。我吮吸了一口河水,一阵沁骨涼滑过咽喉,味蕾竟是如此甜蜜醇香。我又一次忆起三个窝棚的稻谷,它甜美芳香的出处原来在这,在融冰河流的孕育中。

山林间雾气缭绕。夜色芬芳,我更多地浮出水面。一阵雨水滴落,山林簌簌,草木雀跃,张广才岭隐隐吮吸之声,而与之连绵的长白山脉也亢奋得摇头晃脑,率同山野吹奏愉悦的口哨。酒意浓冽/春夜漫漫/大河上下/稻粒星辰。我由之遐想:遥远山脉通过河流与水稻产生关联。水稻拜河流所赐,也拜大山所赐。这也是我此次溯源拉林河的一点心得。

当然,我可能会消失在张广才岭的群山溪涧当中,或许变成一粒小小的卵石。

我这次不期而上的溯游,一路撞击拉林河的残冰,河流因而有了春天的欢畅。从凤凰山海拔1600多米高山湿地,到沙河子镇境内的河谷,水流开始急急弹奏春弦,它们似乎听到下游稻秧子的吆唤,还有流淌的自在和悠然。远方的河床可要舒展得多。

但请各位相信,这并不都是传说。拉林河为五常流淌,两岸留下太多动人的故事。

(二)

有些结局往往出乎意料。例如我这条游向高山的鱼,不经意间,竟幻化为一只鸟。所谓“北冥有鱼,化而为鸟。”这样我理所当然飞上天空,飞得比张广才岭还高。作为一个成功返乡者,我将随同拉林河,飞回三个窝棚。我按照河流的节奏,在河水上方不紧不慢地飞翔。我的目光难以抑止地盘桓于大地——只有成为鸟而不再是鱼,才能看得这么高远。

逶迤苍茫的张广才岭,是蓝天下“吉祥的山”。远看丘壑纵横,峰尖迭起,有如道道白垩纪巨型化石鱼的骨骼。拉林河的源头,就隐没在这片山脉间。

头年11月中旬结冰,转年4月初开河,河水经历了漫长的封冻期。暮春初夏,它急不可待地开始奔流,如同候鸟迁徙。拉林河将流过大地,汇入远方的松花江。

在群山间,拉林河狭窄湍急。流过九十一站,然后又在苇塘沟和四间房之间穿过,接着流过四个屯落,即西山屯、吉春屯、胜利屯和清林屯。不久,眼前突现一片水域——三岔河。拉林河从三岔河借过,犹如流入一片云天波影。

河流变得丰沛饱满。要不多久,它还会遇到一个“寒葱顶子”——这地名有点奇。再后是新兴屯、杨树林村和忠义堡。拉林河就此转了一个弯,到了沙河子镇。

从沙河子镇石头河村往外,拉林河蜿蜒出山。两岸出现道道河谷。河谷中有平缓的田畈。在一年大多数日子,河流几乎连接两岸稻浪,而风吹稻叶则像水上的波纹。流灌时节,河水常被引入稻田,于是二者巧妙地关联。它们既是近邻,又是亲眷。

河流随后经过四马架村一带,虽然左侧临山,但已有了开阔河谷,大片稻田铺陈其间。而到永胜屯附近,河流又绕转山岬和丘陵。等到达鲜族屯,山谷争先恐后地向拉林河垂落,谷地稻田排列至远,可用“开阔”一词来形容。待拉林河流到蛤拉河子村,右岸紧贴山野丘陵,左岸田畴断续延绵。敞开的山谷中,稻田阡陌纵横,形色涟漪。

河流至此第一次大分岔,形成两道河水,流出很长一段后才又交合,现出一个巨大而又浑圆的河套。此后,河流大环套小圈,如带缠绕,似云飘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有时一条支流跑出很远,似乎不再与母河相聚。让你想象不到的是,它在即将走出地平线之际,仿佛神灵指引,或者血脉呼唤,“浪子”又回头和母河聚合,于是拉林河再次水声饱满。

夏日凌晨,拉林河流出向阳山,来到中游的丰产村。此时山峦淡远,块块稻田亦若隐若现。河上雾气随势流散,萦绕曲回,美如幻境。午夜时分村庄曾传出婴儿响亮的啼哭,一户灯火亮了,又熄了。弦月在天边颦笑,云朵如纱丽笼罩。水田魔幻不清,和宇宙一般神秘。如此沉默,由来旷古,不由联想起五常千年稻米史话。

早上三四点钟,鸡鸣狗吠,村庄喧腾,人们早起下田插秧。这是一个让村人激动的大日子。以此开端,水稻将开始荡漾一年的希望。新一个晨曦,是水稻的黎明。

天色澄澈清碧,凉热交织在胸臆间。天地万物似经拉林河水沐浴。稻秧新苗清灵嫩绿,上部叶尖伸展天空,下部绿影倒映水底。头顶云雀的啼啭,像堰坝一样弯曲拉长。太阳升起,热度逐渐增强,明晃晃地挤进秧苗队列,又火热地灼烤农人的脊背。

上一篇:武汉美丽的樱花又开了
下一篇:骇图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