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克格勃也讲情报经济学

来源:《看世界》 编辑:孙越 时间:2020-05-18

2013年7月2日,美国国安局外包公司—博思艾伦公司的职员斯诺登,携带“具有重要价值”的情报,经香港飞往莫斯科,投奔俄罗斯当局。据说,斯诺登逃跑前曾恶补历史,觉得世界上只有克格勃能与美国中情局相提并论。

二战时期,德国和日本企图称霸世界情报行业。德国情报头子舒伦堡说,只有德国情报机构和日本的特高课最优秀,它们办事细腻、准确,情报可信度高达70%~80%。但苏联克格勃(当时称“国家安全人民委员会”)亮剑世界后,德日自惭形秽;舒伦堡被迫承认,克格勃情报准确率比德日更高,克格勃情报人员还善于理性分析和逻辑思维。

20世纪30年代,英国著名的“剑桥五杰”被克格勃招募。其中,伯吉斯是英国的反间特工和英国外交部职员,马克林也是英国外交部职员,菲尔比是英国军情五处及军情六处的特工,布兰特是英國情报机构反间特工、国王乔治六世的顾问,约翰?克恩克罗斯供职于英国外交部和军事侦察机构。30年后,“剑桥五杰”逐一败露,连欧美情报机构也承认,“剑桥五杰”不愧为最伟大的克格勃间谍。他们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们虽然出身名门望族,却心甘情愿为克格勃作出牺牲,因为他们做间谍不为金钱,而是为共产主义信仰。

二战结束之后,东西方各有间谍投诚对方,他们铤而走险,大多是因为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对立。冷战结束后,情况有所改变,那时招募间谍,主要是利用经济利益诱惑。比如,英国情报机构招募间谍时,往往直接切入报酬问题。美国情报机构也会跟被招募者讨价还价,考虑如何以低成本获取高质量情报。日本现代间谍理论创始人小野寺信认为,招募间谍获取情报,可纳入市场经济学范畴。情报品质可分三六九等,最终要在价格上体现。

美国军事间谍特罗费穆夫上校,1969年出任美国驻德国纽伦堡军事侦察小组组长,后被苏联驻德国教会的克格勃策反,为苏联和俄罗斯效力25年,出卖美国对“华约”防御力量的情报,获利34万德国马克,听上去不少,但核算下来,折合每月还不到100美元。克格勃后来为他补偿了一枚红旗勋章。

1985年被克格勃招募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军官汉森,出卖了美国对苏联实施电子侦察的计划、美国联调局在苏联驻美新建使馆地下秘密修建的隧道和电子监控设施,以及苏美双料间谍名单等情报。汉森为此得到克格勃赏金120万美元和苏联产钻石若干。

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皮茨,1987-1991年给克格勃提供情报,每个月获得3700美元的犒赏。中情局苏联处处长埃姆斯于1985年投靠克格勃,效力9年,业绩斐然,得到了克格勃给外国间谍的最大奖赏—250万美元。而中情局高级情报员尼科松在1994-1996年,向克格勃的后继组织出售美国国家安全防御信息和俄罗斯在美间谍网,仅获得12万美元。

自20世纪60年代至今,克格勃及其后继组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俄罗斯对外情报局”,除花高价招募美国高级间谍,还使小钱发展美国低端情报员,例如斯诺登之类。看来,小野寺信的情报经济学理论仍未过时。

上一篇:东京奥运会,真能明年见?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