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心理援助:疫情下的快速“战地包扎”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编辑:王剑英 时间:2020-05-21

3月10日,江西援助随州医疗队队员金凤奎对患者进行心理治疗

离上岗时间还有8分钟,盛靓沏了杯热茶,坐在书房电脑旁,点开几个软件和文档,凝视桌上那张“温暖的态度比解决问题更重要”的纸条几秒钟,戴上耳机,又连做数个深呼吸,切换到饱满的工作状态,静待电话铃声的响起。

接下来的3个小时,这位鲁东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心理系的老师将以志愿者的身份接听因疫情而遭受心理困扰者的来电,为其提供专业的心理干预与咨询服务。

盛靓所服务的公益热线400-680-6101开通于2月2日,她是第一批上岗者之一;该热线由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携手北京幸福公益基金会推出,提供24小时不间断服务。

“面对如此重大突发的疫情,心理援助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清华大学心理学系教授、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常务理事樊富珉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没关系,你可以先哭一会儿, 我一直都在这里。”

开通热线

1月25日大年初一,樊富珉接到了北京幸福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倪子君的电话:“疫情暴发,我们能否发挥清华在心理应用方面的专长,做点公益的事情,回应社会的重大需求?”

樊富珉是国内危机干预领域的权威专家,当时她亦正和多位业内专家讨论如何参与防疫心理援助。

双方一拍即合,迅速联合发起心理援助公益热线项目,成立12人专家指导委员会。清华心理学系为其出动了顶级力量:67歲的樊富珉老将出马,担任项目执行主任;社会科学院院长、心理学系主任彭凯平和心理学系副主任孙沛分任项目主任和秘书长。

开通热线什么最重要?樊富珉的第一反应是:“人才!受过专业训练的人才。”

项目组广发英雄帖,招募志愿者,在春节假期的一周里,响应令人惊喜——报名者达3000人,从中层层筛选出200多人,入选的基本要求是:心理学硕士及以上学位,有专业注册资质,有临床心理咨询经验。

但樊富珉觉得这些还不够。

他们为初选的志愿者开设了专项在线课程培训,打卡学习,优中选优。

清华、北大、北师大等心理学界各路大咖纷纷上阵授课,内容包括危机干预理论与技术、心理援助伦理、应对疫情社会心态、心理与免疫等。课程不仅面向志愿者,还向社会免费开放,截至3月30日,累计培训110场、培训人次46万,视频总点击量超过80万人次。

“专业之外,还需自身健康、服务热情。”樊富珉说。盛靓桌上那句“温暖的态度比解决问题更重要”便来自樊富珉对志愿者的谆谆教导。

热线轮岗的机制是:每日8班倒,每班3小时,每班岗有13人同时在线。据统计,至3月30日,热线拨打量共计6017人次。

2003年SARS和2008年汶川地震时,樊富珉也曾开展公益热线援助,但团队规模均只有10人左右,同时仅2人在线;这次能调动如此丰厚的资源,令她感慨中国心理学界力量的逐年壮大,“那时候哪轮得到我们挑什么硕士学位、专业资质啊,有人来做就不错了。”

这次疫情心理援助,国家卫健委的及时应对也让樊富珉印象深刻。。

1月23日武汉实行交通管制,4天后,国家卫健委发布疫情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列举了可能出现的心态表现与干预措施,并建议通过多种平台展开心理危机救援。

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亦将“心理热线”列入便民服务板块,与“疫情知识”“口罩服务”“发热门诊”等并列。

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信息,截至3月7日,全国已经开通免费心理咨询热线613条(其中11条为医务专线)、网络心理服务平台7个,并派出415名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前往湖北。

樊富珉说,国内在危机心理干预方面发展时间并不长,2008 年汶川地震让心理援助走入了大众视野,应用心理学也自此升级至专业硕士学位,因此,业界许多人将2008年视为中国灾难心理援助元年。

“社会越发展,精神需求越强烈;在不同国家,心理服务需求有奢侈品、调味品和必需品三种状态,中国目前处于调味品阶段。”樊富珉说。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怎么样?妈妈,我们可不可以?”女儿问。

“可以。”妈妈声音低沉。

这是一个年轻女孩打来的电话,当地疫情较重,她的爸爸在发烧,不确定是不是新冠肺炎,因为不确定,不敢去医院,害怕交叉感染。她和妈妈在家里照顾爸爸,妈妈又累又怕,女孩说她本来还可以撑住,但妈妈眼看快崩溃了,她也慌了。

盛靓给她做了近40分钟的心理疏导,快结束时,按照程序跟女孩来了一次鼓励式的确认:“充满信心克服当下的困难——你可以吗?”

然后她听到了母女俩的那段对话,才知道女孩开着免提,和妈妈一起在听电话。

盛靓感受到妈妈声音里传来了重新出发的力量感,备受鼓舞。她后来一直惦记着那个女孩,“希望他们都好。”她说。

当然,不是每个电话都会让人欣慰。

有一次,她接到一位中年男子打来的求助电话:面临职场压力的同时,家庭原有矛盾在疫情下被激化,令他身心俱疲。盛靓用心作了疏导,双方沟通探讨如何缓解,亦达成了一定共识,她自忖效果还不错。

但挂电话时,盛靓听到男子叹了一口气。

“难道我没有帮到他吗?”她忐忑,信心有些受挫,反思自己哪里做得不够好。

幸好,项目组设置了多层督导制度,每20人配备一名专业督导师,由具有丰富理论和实际工作经验的人担任,对志愿者进行指导与帮助。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