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在奥地利医院做手术,只花了87欧元

来源:《华声·观察》 编辑:江凝 时间:2020-06-03

每到年初,家庭医生都会例行询问我:今年什么时候来体检?他这样说,可不是为了赚取体检费——在奥地利,体检是免费的。这个简单的问题,与奥地利的医保体系有着密切的关系。奥地利的医保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医保制度之一,全民医保的覆盖率高达99%。

“做个手术,我花了87欧”

早在1956年,奥地利就通过了《一般社会保险法》(ASVG),以立法形式将全民医保确定为一项“基本权利”。在奥地利生活的人,只要居留期超过6个月,都会被要求购买医保。

奥地利医保分为“全民医保”和“补充商业保险”两种。其中,全民医保是强制购买的,保险公司会根据家庭收入水平,确定一个家庭需要缴纳的保险费用。商业保险作为补充医疗保险,则是居民自愿购买。

奥地利公立医保不便宜,一个普通工薪阶层,医保支出的比例约占个人工资收入的7.65%,平均每个人月均缴纳320~360欧元。根据社保法规定,这笔钱由雇主和雇员共同分担,分摊比例分别为3.78%和3.87%。以维也纳的平均月薪4000欧元计算,雇主和个人每个月分别要承担150多欧元的医保开支。

然而,这笔开销保障的并不仅是投保人一个,而是以家庭为单位提供保障,没有工作的配偶和子女,都可以享受医保。奥地利家庭,拥有两三个孩子是常态,以四口之家为例,折算下来人均每个月医保费用仅有三四十欧元。

学生、低收入群体,甚至是失业者,也必须拥有全民医保。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缴费比例,学生每个月只需要缴纳55欧,而低收入群体和失业人员,则可以享受减免医保费用的待遇。

“全民医保贵得有道理。”维也纳民商法律师戴安娜·马库夫跟我说。不久前,马库夫80岁的妈妈因为肠梗阻,做了一个手术,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其中有两天是在重症监护病房(ICU)度过。住院期间一切开销都由保险公司跟医院结算,出院后,她收到了保险公司寄来的账单——一共需要支付87欧元。这87欧元是住院病人每天向医院缴纳的约12~19欧元的“餐费”,这个是自费项目,不能报销。

在奥地利,只要你拥有了医保,基本上所有公立医疗服务都可以享受。走到医院只要出示医保卡“e-card”,无论小病大病,无论门诊还是住院治疗费用,政府和保险公司基本照单全收。“因病致贫”的危机基本没有。

没有医保,对于外国人来说,在奥地利看病可不轻松。一位朋友前段时间突发胃溃疡,由于没有购买公立医保,只能选择自费。去医院挂个急诊号,做一次胃镜检查,就花了600多欧元。留学生群体中广为传颂的“不敢叫救护车”的笑话也并非空穴来风,没有医保,叫一次救护车的费用同样高达几百欧元。

最大的医院,不看咳嗽?

为了防止公立医疗资源被民众滥用,奥地利建立了医院分级体系。

一次,我感冒咳嗽接近两星期未愈,决定去医院查是否感染了肺炎,于是找到了奥地利最大的综合医院——AKH(维也纳综合医院),这也是整个欧洲最大的医院之一。这里拥有2000多张床位,4000多名医护人员,著名心理学家弗洛伊德也曾在这里做过医生。

然而,AKH 看起来相当冷清,每一层都空旷得让人找不着北。大堂里没有挂号处,我要找呼吸科,上上下下爬了好几次电梯才找到。

等待一个多小时后,我终于见到了一位医生。描述了我的病情后,他第一句话就问我,“你去你的家庭醫生那里开药了吗?”

他随后解释,在奥地利,一般只有紧急情况人们才来大医院,医院作为稀缺公共资源,首先留给最需要的病人。普通的感冒咳嗽等小毛病,医院都会建议去找家庭医生。遇到家庭医生没法确诊的疑难杂症,家庭医生会开转诊单,建议病人去相应的专科医院就诊。只有连专科医院都解决不了,才会送到综合性医院来。“如果一点小病都来医院,是对公共资源的浪费,这样,真正需要的人可能就没办法及时获得救助。”

奥地利全国有7000多名家庭医生,也有几乎整个欧洲最高的人均医生配置比。经合组织(OECD)2017年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奥地利每千人拥有5.1名医生,首都维也纳则达到每千人7.3名医生。家庭医生是最了解病人身体状况的人,每人每年都要跟自己的家庭医生打上几次交道,体检、打疫苗、开药等,都需要通过家庭医生完成,而个人的体检信息、就诊信息,都会储存在家庭医生的系统里。

通过对病人身体的长期追踪,家庭医生也更能准确预防和判断可能出现的疾病风险。大部分情况下,去家庭医生那里无需预约,只要是家庭医生工作的时间,都可以直接去登门拜访。

除家庭医生外,维也纳每个区也拥有专科医院,以我们居住的19区为例,拥有多家专科医院,比如,心脏科医院、内科医院、骨科医院等。要想进入专科医院检查,病人需要通过打电话或者网上预约。

通过家庭医生、专科医院层层分流,真正前往综合性大医院的病人很少,而每位病人获得的诊治时间也很长——医生会详细询问症状。即便是门诊,跟医生聊上半个小时,详细介绍病史,了解治疗方案,也并非难事。通过详细沟通,医生和患者之间能建立起互信,达成一定程度的共识,这也是缓和医患矛盾的重要步骤。

没有买不起的“天价药”

在奥地利,如果拥有医保,病人基本上不用担心买不起药。

奥地利实行“医药分开”的制度,从家庭医生或医院开了处方后,病人需要自己到药房拿药。如果有医保覆盖,每张处方,病人只需要支付6欧元处方费,超过6欧元以上的部分都由医保支付。无论是多贵的“天价药”,个人只需要支付6欧元。而实际价格在6欧元以下的药,病人只需要按照原价购买。

当然,并不是所有药都能被医保报销,数据显示,奥地利药品有1.5万种,其中约8000种是处方药,其余为非处方药。处方药只能由医生或医院开具,个人不能直接购买。8000种处方药中只有4200种列入了医保报销目录。

奥地利也面临人口老龄化的压力,这意味着缴纳保险的人减少,消耗医保的人增加,奥地利医保开销也日益增长。除了雇主和个人缴纳保费外,奥地利政府每年都要给医保基金注入巨额补贴。以2016年为例,奥地利2016年的医保开支占GDP的10.6%,平均每人花费4000欧元。这其中,政府补贴40%,保险公司补贴40%,其余20%则由民众自己支付。

为了省钱,奥地利采取的策略是预防为主。所有拥有医保的奥地利居民,每年都有一次免费全身身体检查的机会。每到年初,我的家庭医生都会提醒我,跟他约好时间进行全身体检。

摘编自《vista看天下》2020年3期

上一篇:李佳琦为什么能赢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