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美国的“医闹”

来源:《华声·观察》 编辑:Azure豹 时间:2020-06-03

我在得克萨斯州西南医学中心牙科实习期间,就看到了美国“医闹”。

一位患者来医院初诊,该患者体重420磅,普通牙椅载重300磅(约270斤),载重500磅的特供牙椅仅两台,需要预约使用。医生告知患者等预约好改天再来。

这时,患者和前台大姐大声抱怨了几句。前台大姐提醒患者保持安静。这下,患者闹了起来,并引来了医院里体形更庞大的警察。这位患者见状只得乖乖改约下次诊疗,临走时对前台大姐竖了下中指,就因为这个举动,警察一招就把他拿下,带到警局去了,并给予严重警告。因情节未构成人身伤害,他还有一次“监控下就诊”的机会。如果仍然有过激行为,就会上整个西南医学中心的患者黑名单,以后系统内医院都可以拒绝治疗他。

一周后的中午,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去了特供牙椅室,满屋子检查一遍,然后一个留守,另一个和医生一同去迎接这位患者。

最终,当天看诊进行顺利。该患者还需要接受两次如此的“待遇”,确认表现良好,才能申请免除监控,但是接诊医师仍然可以申请保护。

还有一次碰见医闹是在费城,破败不堪的旧城街区屹立着一家气派的大医院:爱因斯坦医院。邻居摔伤,被社区急诊医生连夜转诊到爱因斯坦医院留观,家人拜托我陪同翻译。

赶到医院急诊中心,我以为是到了警察局:两三辆警车闪着顶灯歇在大门两侧,警察们在四处巡逻。

这家医院由于周边环境凶险,急诊又常常是醉酒、斗殴、枪伤一族,即使有警察保驾,医疗人员人身安全也常受到威胁,久而久之,急诊医师都不愿意来这片“一级战区”。后来警力配备上升到几乎和医务人员1:1,才勉强留住一些夜班医师。医院醒目的地方挂着“袭医零容忍”的牌子。

我走到门口被警察拦下了,对我一番盘问后,警察说里面只有一个医生,每名患者只能一人陪同,我不是直系亲属,不能进入急诊室,只能留在等候区。

不一会儿,有位小个子醉酒者一路自言自语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身穿皮衣的男士。醉酒者被人敲了头,觉得需要检查一下,便来了急诊。警察只放了醉酒者进去,皮衣男在外面等。

等待期间,前台忽然有铃响,两个彪悍的警察一秒钟就冲了进去,像哼哈二将一般把醉酒者架了出来,醉酒者情绪激动,嘴上不停地抱怨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人管。这时,急诊医师也走了出来,在一米开外摘下口罩对着醉酒者说:“我刚刚给你初步检查过了,暫无大碍,已经安排护士带你去做CT。你如果不能安静等待,再像刚才那样反复干扰我工作,我们就不能继续给你提供帮助了。”

醉酒者表示同意后,急诊医师才带他回到急诊室。

我好奇地问邻居醉酒者到底做了什么,她说:“他等得不耐烦了,催问医生的时候拽了医生肩膀一下。”

摘编自参考网

上一篇:“傻白甜”的日本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