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纽约疫情散记

来源:《看世界》 编辑:葛文潮 时间:2020-06-05

2月20日周四傍晚,内子不想做饭,决定去家附近觅食。我们走到布鲁克林第三大道近湾脊大道处,有一家新开的美式餐厅,食物是常见的汉堡三明治,无特别诱人的美食,倒是有一样不吃的非常诱人—脱口秀。

脱口秀在曼哈顿东村一带很多,在布鲁克林,而且是在餐厅里,第一次见。点餐后,吃到一半,脱口秀开始了。最先上的是一个爱尔兰裔的演员,讲了些黄段子后,逗得观众哈哈大笑、情绪高涨时,他突然问,大家知道新冠病毒吗?

满场观众一脸茫然,只有一个年轻的金发女子举手说“知道”。他继续说关于新冠病毒的段子,可惜包袱不响,观众反应木然。最后,他黯然下场。

疫情中的纽约流水

2月29日周六下午,笔者创办的七堂应ASA大学邀请,去曼哈顿中城校区表演古琴和茶艺。七堂团队成员都去了,但去之前一直在打退堂鼓,有些人还埋怨我不该答应校方去演出。

校方也发出通告,提醒從中国回来的人士要主动隔离两周,不要来参加活动,如有违反会被罚款1000美元。此时,在纽约的华人都怕去人多的地点,很多面向华人的酒楼和大型餐馆,因华人不再消费,生意惨淡,不得不作出临时关门的决定。

3月1日纽约有了第一例确诊的感染病例,是30多岁的医务人员,刚从伊朗回来。3月3日有了第二例,是家住纽约上州韦斯切斯特、上班在曼哈顿的犹太律师。这个至今不知道感染源的第一例社区感染,不仅律师全家都染病,还感染了送他去医院的邻居,以及他所处的整个犹太社区。他住的小镇新罗谢尔(New Rochelle),成了纽约第一个被下令封闭的小镇,州府派出国民警卫队去封锁。

3月第一周,七堂取消了全部课程,学生们也担心被传染。前一周2月底,已经有学古琴的学生戴着口罩来上课。

3月6日,艺术家兼厨师伊利斯(Elis)跟我确认3月21-22日在七堂举行晚宴品茶品琴的流程。我问他,你不怕病毒吗?他说完全不怕,一点不用担心。

新罗谢尔成了纽约第一个被下令封闭的小镇

3月7日开始写“疫情中的纽约流水”,我想以这个方式,记录每天遇到的日常琐事,尽量写些生活细节,这样在疫情结束后,在记忆淡忘后,还能留下被岁月大浪反复冲刷过后的痕迹。宏大叙事、国家政令、抗疫救灾,这些专业媒体会去做;作为经历特殊时期的个人,尽量留下个人的生活痕迹和心迹,才是既力所能及又特别有意义的事。

如果当时对欧洲来纽约的飞机也这么规定的话,疫情的现状一定会不一样。

家庭医生脱险记

美国第一例确诊的新冠病毒案例,发生在西雅图,病人从武汉回来。西雅图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不断上升的时候,纽约几乎没什么动静。作为全美人口密度最高、流动人口最多的城市,这种没什么动静,实在是违背常识。我那时甚至怀疑纽约市在隐瞒病情。

其实那个时候,病毒已经悄然在纽约市各处散播,动静不大是因为检测手段不够。年轻艺术家邓林杰的美国朋友,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病毒,去医院要求检测时,医院看她年轻,症状也不明显,测了流感病毒后,就让回家。如果坚持要测新冠病毒的话,就要先填表然后等10小时以上,测试结果则要等一周左右才知道。

这段时期,美国疾控中心(CDC)并没有授权私人公司测试,全美所有测试样品都必须寄到CDC的实验室检测,这就延误了检测进度,使大量已经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依然在所处社区传播病毒。纽约高度密集的人口,使得传染变得非常迅即,流布非常广。

美国医生一开始对新冠病毒认识也不够。我父母的家庭医生,正好在这段时间感染病毒。住院后,当地医院的医生一直把他当作普通流感病人医治。

以下这段治病过程,引自4月5日的《纽约时报》“新泽西州的第一个新冠病人是如何幸存的”一文:

3月7日傍晚,呼吸出现了新状况:缺氧,几近窒息。他开始各种担心:可能要插管了,那有可能引起并发症;器官可能坏死;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3月8日,医生终于同意给他做了第二次CT,结果正如他所料,非常不好。他左右肺都发炎,30%~40%肺部感染,和第一次CT相比感染面积扩大非常多。三四天时间恶化至此,再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面对迅速恶化的病情,医生们终于认识到一个现实:这是一个不寻常的病毒,即使是年轻健康的生命,也可能熬不过这个病毒。

治疗正式启动了,大动作且高规格。一个中国的医生建议了一种高强度供氧呼吸机(high-flow machine);三种试验性抗病毒药物:柯力芝(用于治疗艾滋病)、氯喹(用于治疗疟疾)和瑞德西韦(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

第一天就立竿见影:烧在退,血氧也不再继续下降。一周之后,他的病情开始稳定。他终于可以呼吸了。

究竟是哪一种药,或是三种药,还是高强度呼吸机,抑或这几种疗法的组合,产生了积极的疗效?没有人知道。

这位脱险的家庭医生,本身是非常有经验的医生,加上在中国疫情时期,一直关注各种医疗方案,在他的建议下,医生们也愿意尝试各种方案,最终能治愈出院,但现在依然需要吸氧服药,担心肺部纤维化。

4月11日,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区一家医院,穿短袖制服的医护人员将患者送入医院

上一篇:此时不吃蒜,更待何时?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