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从核鱼雷到“海战中的冠状病毒”

来源:《看世界》 编辑:蔡运磊 时间:2020-06-05

据法国《海军新闻》网站4月1日报道,俄海军光荣级导弹巡洋舰将进行魔改—使其能搭載一种新型大杀器“波塞冬”核鱼雷,这也是该鱼雷首次被公开报道配备在某种特定战舰上。

这种核鱼雷究竟有多恐怖?一句话:核动力推进下,只要无故障,“波塞冬”鱼雷几乎能从海洋一端打到另一端!“波塞冬”在被发射后,可在1公里深度下以200千米/时的速度机动,意味着美军任何现役的鱼雷都无法对其有效拦截。而且,“波塞冬”若携带1500万吨TNT当量的核弹头,其水下爆炸就能形成海底地震,进而导致大规模海啸淹没敌国城市。

“波塞冬”最新鱼雷模型(上一)以及各个时期对外公布的造型

当然,“波塞冬”鱼雷是个大胖子,俄军现役核潜艇很难发射,所以只能选择光荣级巡洋舰作为载体和发射平台。

核鱼雷是鱼雷家族的新宠,属于进攻型的战略武器,而相比之下貌不惊人、威慑力不小的水雷,堪称“海战中的冠状病毒”。

“海战中的冠状病毒”

为啥称水雷是海战中的“冠状病毒”呢?原因有三。

首先,二者形似。那种“长触角”的水雷,是最为常见的锚雷。那些“触角”就是引信,无论哪个方向,撞上就爆。作为“不上镜”的武器之一,水雷既没有抢眼的弹道,也没有漂亮的外形,经常在水面以下搞小动作,悄无声息又非常难缠,这些都与冠状病毒颇为相似。

其次,二者神似,都是有“身份证”、有史可查的,也都能与时俱进。

冠状病毒最先于1937年从鸡身上分离出来,但其祖先病毒的历史可就老长了。水雷与之相比,完全是个“小不点”!

水雷最早见于历史的,是明代的“水底雷”。它以木箱为壳、内置黑火药,用油灰黏缝密封,采取人工拉火引爆,主要用来对付倭寇船只。

约在明代万历年间,更接近现代水雷的“水底龙王炮”呱呱问世了。明末兵农学家茅元仪在所著的《武备志》中,介绍了这种“水下地雷”的原理—“香到火发”,即以事先算好漂流至敌船的时间来确定引线长度,点燃后顺水而漂,遇敌即击。因此,这样的水雷更像一种定时炸弹的奇幻漂流。

“水底龙王炮”的时间误差较大,不如稍后出现的“水底鸣雷”。在《天工开物》的火器篇中,宋应星(明朝著名科学家)对“水底鸣雷”进行了极为传神的描述:“漆固皮囊裹炮沉于水底,岸上带索引机。囊中悬吊火石、火镰,索机一动,其中自发。敌舟行过,遇之则败。”可以说,这是世上最早的触发水雷。但就像蹴鞠、司南一样,现代意义上的水雷最终还是诞生于西方。

正如冠状病毒为了防止被人类杀灭,不断地通过变异来转型升级一样,从1769年俄军灭了土耳其浮桥的漂雷开始,到美军最新的“快速打击增程水雷”,水雷变异的步伐也是“征战不消,进化不息”。

真正用水雷把船“炸沉”的战例,首现于美国独立战争。1776年,大卫·布什内尔设计出西方首颗水雷(也有观点称“鱼雷”)。这年8月,他用自己的新作品攻击英国的“西勃拉斯”号战舰,没想到却被英国人发现了。面对这个在水面一起一伏的怪家伙,英国人兴致盎然,将这个酒桶一样的东西捞了上来,接下来就像《地雷战》中的经典桥段一样—英军正好奇心大发、准备打开想大开眼界时,一声巨响,当场炸死英军3人;更要命的是,“西勃拉斯”号也随之沉没,“小桶战争”就此不胫而走。

1918年,在美国海军“旧金山”号巡洋舰上的水雷

侵华日军被击沉击伤的321艘舰船中,绝大多数都是被水雷搞定的。

再次,二者都属于“便宜又好(危)用(险)”的东东。之所以便宜,一是构造简单,二是广泛存在。早期水雷本身简单得近乎简陋,冠状病毒也不复杂:外套是一个蛋白质壳,内衣是套遗传信息,仅此而已。但无论水雷还是冠状病毒,要想释放破坏力,就必须找到适合它们的宿主,即攻击、感染对象。如果找不到,最终就只能自生自灭。

相比离开宿主后不能长期独存的冠状病毒,水雷更像武器中的狙击手,可以一声不吭地在某个地方单独待上几十年,伺机“刷存在感”。可以说,水雷一旦铺设,就好比病毒大流行一样,将封锁港口、战区、航道;包括巨无霸航母在内,一切水面舰艇都将小心翼翼,避之唯恐不及。

“常规武器中的战略武器”

“2019新型冠状病毒”这次在全球大流行,感染率、致死率居高不下,危害程度百年未见。水雷同样不容小觑,曾在“红海水雷危机”“波斯湾水雷危机”中制造过恐慌。

在日俄战争中,毁于水雷之手的俄国军舰有5艘,日本军舰有11艘;平均125枚水雷就能炸沉1艘舰船。

早期的扫雷行动一般是用拖网渔船来进行。两条并排行进的渔船拖着缆绳缓缓从海底扫过,牵引水雷浮出水面

上一篇:印度航天:“后来者”逐梦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