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伊朗借疫情打造文化自信?

来源:《看世界》 编辑:印权斌 时间:2020-06-05

4月3日,德黑兰街道上的行人背后,伊朗已故的革命创始人霍梅尼(右)和现任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左)的肖像

当3月初大使馆组织包机撤侨时,我因为种种原因留在了伊朗,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喜欢这里人与人之间无限亲密、没有任何社交距离的传统社会氛围。

在新冠肺炎疫情到来之前,伊朗虽然也有类似京东的网店,但绝大多数百姓平时还是喜欢去传统巴扎;WhatsApp、Telegram、Instagram等社交即时通讯软件,年轻人几乎人人都用,但最大的用处不是远程聊天,而是把彼此约出来在咖啡店面对面交流;每周五公假,家家戶户开车前往公园,在草坪上铺上餐布,席地而坐喝茶烧烤。

熟人社会的信任

疫情到来的最初一个月,大家还是没把病毒当回事,继续过着传统生活。咖啡店依旧爆满,巴扎商场依旧熙熙攘攘,而且绝大多数人不戴口罩。

不戴口罩的一个原因是,官方医疗部门在疫情初期跟西方观点一致,即病人和医护人员才戴口罩,没病的普通人戴口罩不仅没必要,还会造成医疗资源浪费。所以,伊朗虽然有3个口罩厂可以生产N95级别口罩,但市面药店里却看不到一个—因为口罩出厂后,直接被拉到医院供给医护人员了。

而不戴口罩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伊朗传统社会的性质。伊朗是个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关系是生活的稳定器。疫情固然汹涌,各个菜店、肉店里的伙计却依然不戴口罩,因为大家都相信彼此能维持好各自的卫生。也许一个路过的生客戴口罩去买菜,店伙计不会说什么,但如果熟客戴口罩去买菜,这就表示对人家卫生状况的不信任,店伙计八成会不开心。

我在伊朗生活了8年多,自然也知道这些道理。所以平时到楼下买菜,如果不是去一里外人来人往的城市主干道,我还是尽量不戴口罩。毕竟今年1月中国疫情处于高峰时,人家给了我信任。当时伊朗人怕病毒从中国传到自己身边,对马汉航空继续飞往中国非议不断,关于中国人在德黑兰街头被言语骚扰的传言也时有耳闻。但是,我的邻里,包括楼下肉店、蔬果店和小卖部的伙计,却一如往常跟我打招呼、开玩笑。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大家都知道我大半年没回国,也没啥好顾忌的。

这种长期生活在一起所营造出的信任感,像琥珀一样需要时间积淀,却也得来难、失去易,需要在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上精心维护。眼下,不能为口罩就断了这层信任关系,不然以后再遇到麻烦,就没人维护你了。这就是在伊朗传统社会中的活法,要处处细心,照顾彼此的人格和面子。

当然,在伊朗这种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里,也不全是“不戴口罩”这样不利于防疫的元素。与中国和西方国家不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后的经济现代化路径,很大程度上照顾了伊斯兰革命主力军小业主、小商人的利益,没有大举兴建大型超市,这使得城市内的小卖部、小型肉店、蔬果摊星罗棋布。

疫情来临后,这些小店一方面把购物民众疏散在社区,避免大家一窝蜂挤在大超市里交叉感染;另一方面,大家平时上下班路过小店,都会看到货品满满,心里很踏实,也就没了对物资短缺的担心。谁都不哄抢物资,所以谁都有份。这些小店宛如一根根毛细血管,在危机中撑起了社区供养。

我住的德黑兰市中心这片,没啥超市,但小店特多。不到200米的街上散布着4~5家小卖部,有大有小,各家店内基本货品齐全,但也各有特色,比如有些店卖一些特别品牌的醋和酱油,有些店有别家没有的高档巧克力。谁也不知道每家店里到底有什么没什么,想买具体货品也得靠问。

平时出门买东西,我一般先问下离我家最近的小卖部有没有货。这是我们这片德黑兰传统社区不成文的规矩—离家最近的小卖部为我提供了最便利的服务,所以平时要优先照顾他们家生意,除非发生了严重的欺诈或以次充好的情况。不然他家店垮了,想下楼买点东西还得跑更远的路,遭罪的是我自己。

2月20日,德黑兰街头只有少数人戴口罩

这些小店宛如一根根毛细血管,在危机中撑起了社区供养。

伊朗电视评论员公开倡议西方民众“迷途知返”、接受和学习伊朗伊斯兰文化。

年轻人“要Party不要命”

大部分伊朗年轻人,并不像我这样欣赏伊朗传统社会的生活方式。很多伊朗年轻人,尽管没去过西方,却很向往自己想象中的西方生活方式,比如喝酒开Party(派对)。所以,这些日子即使头上悬着新冠病毒这把刀,年轻人们依旧在家里搞活动,歌照唱、舞照跳、姑娘照泡。

我家楼上住了个女大学生,新冠病毒在伊朗扩散后,学校放假,可她却天天在家组织各路人士“轰趴”,音响震得楼都要塌了,男女尖叫声能撕破玻璃。我百思不得其解地问一个经常在外面参加Party的伊朗哥们,怎么能为了Party命都不要了?他的意思是,年轻人得新冠病毒死不了。当然,为了不感染父母,他每次出门回家后,都在自己屋子里隔离。

在我看来,部分伊朗年轻人排斥传统文化膜拜西方,以至于不自觉地把波斯文化中的一部分异化为西方文化,而后在其中享受离经叛道的快感。

不过,伊朗传统文化的宗教部分,在疫情初期确曾遭到冲击。伊朗疫情的起始地库姆是一个宗教中心,什叶派第八个伊玛目里萨的妹妹马素迈埋葬于此。这里是中东地区什叶派朝觐的圣地之一,也因此成为疫情由伊朗向邻国扩散的祸首。

上一篇:从核鱼雷到“海战中的冠状病毒”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