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疫情结束就离婚

来源:《看世界》 编辑:Fiona 时间:2020-06-07

在19世纪中后期的纽约州奥奈达社区,任何男性都可以要求和任何女性发生关系,每位女性也都可以拒绝任何男性

新冠病毒肺炎让很多平时一天只见几个小时的伴侣,24小时待在一起,这种几乎毫无个人空间的“陪伴”,造成了难以忍受的厌恶和疲倦。病毒带来的次生危害里,也许要算上一条“破坏婚姻”。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长时间的“隔离”带来的是反思婚姻和长久关系的良机,那些因此破裂的婚姻,可能从“结合”起就是盲目的—离婚怪不到病毒头上,要怪,还是怪人类自己。

反婚姻运动

约翰·汉弗莱·诺伊斯(John Humphrey Noyes)在17岁时,觉得英俊的外表是一个人成功的关键,尤其是在追求女性的时候。因此,他常常为自己的相貌平平感到沮丧。然而,他从未料到,他今后会和几十位女性发生关系,并在十年之内,生育了至少9个孩子。

诺伊斯出生于1811年,20岁时进入马萨诸塞州安多佛的神学院,随后转入耶鲁大学,并开始宣扬“至善论”,认为宗教生活必须没有罪恶。他凭借着争议性观点和个人魅力,吸引了一批支持者,在当地小有名气。

就在那时,诺伊斯遇到了阿比盖尔·梅温(Abigail Merwin)。他22岁,她30岁。梅温聪明、美丽、谦虚,有着暗灰色的眼睛。诺伊斯关于她的许多描述都充满着狂热的宗教意象,他想象着她“站在宇宙之巅,站在天使的荣耀中”。

然而,诺伊斯的不稳定情绪,最终让梅温抛弃了他,并与他人订婚,搬去了伊萨卡。诺伊斯就跟着他们,但梅温没有接受。诺伊斯开始宣扬他的自由爱情论调,以证明他对梅温的穷追不舍是合理的。他在给朋友大卫·哈里森的信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哈里森后来将这封信刊登在一份报纸上:

“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此就不再会有婚姻。婚宴上的每道菜都是免费的。好斗、嫉妒、争吵,在那里并不存在。我把每位女性都称作我的妻子。她属于你,属于基督,是所有圣徒的新娘。根据我对她做出的承诺,她也是其他陌生人的恋人。我对她的这种要求直接跨越了这个世界上的婚姻契约,而上帝知道结果。”

然而,这个离经叛道的计划居然成功了。诺伊斯成立了著名的奥奈达社区(Oneida Community,1848-1880),一个宗教乌托邦,并且摒弃了传统婚姻制度。在那里,任何男性都可以要求和任何女性发生关系,当然,每位女性也都可以拒绝任何男性。核心家庭不复存在,爱情关系被拒绝,财产组织和后代养育都以集体的方式进行,以至于父母亲对亲生子女表现出一些特殊的爱,都会遭到谴责。

历史上的“反婚运动”层出不穷,从2世纪的北非到20世纪的以色列,奥奈达实验只是该序列中的一个。当然,它也和其他反婚运动一样以失败告终。诺伊斯未能撼动婚姻,可见,婚姻制度有多强的韧性。

也许,人性中有一些深层的东西一直在鼓励我们去缔结婚姻、走入围城。如果真的如此,那么人们当下所面临的历史时刻就颇让人费解了:全球结婚率持续下降,非婚生育比例不断攀升。

无须结婚

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大多数年轻人未婚的情况。据英国国家统计局报告称,异性恋婚姻“仍处于历史低点”。在斯堪的纳维亚国家和其他许多发达国家,非婚生育的比例超过50%。正如历史学家斯蒂芬妮·孔茨所总结的那样,我们“正处于婚姻和家庭生活的历史变革时刻”。

婚姻的崩溃令人震惊,因为婚姻无处不在,无论怎样的社会形态,婚姻都在其中扎下了根。人类学家乔治·默多克在论著《社会结构》中总结道,还没有一个社会“成功地找到核心家庭的替代物”。

但是,乔治·默多克可能不了解中国西南地区的摩梭人,它已经成为人类学最著名的研究案例之一。摩梭人没有婚姻制度,但有“走婚”。在走婚关系中,男女双方的食宿依然保留在各自家族中。当有性需求时,男方会来女方家,如果女方同意,他就在此过夜,并于第二天早上离开。虽然许多走婚关系都是长期的,但是彼此之间没有义务,也没有正式的仪式来宣告这种关系的开始与结束。原则上,只要当事人应付得过来,他可以发展尽可能多的走婚关系。

摩梭人走婚幽会

全球结婚率持续下降,非婚生育比例不断攀升。

已婚人士在摩梭社会也存在,但只占少数。当人类学家在1956年首次对1700多名摩梭人进行调查时,他们发现迈入正式婚姻的摩梭人还不到10%。随后的财富增长、旅游开发和文化涵化(acculturation)改变了摩梭人的生活,但是,婚姻對他们来说仍然是次要的。

2008年,人类学家西奥恩·马蒂森(Siobhan Mattison)调查了游客频繁光顾的摩梭社区,她发现13%的成年人结婚,23%走婚,另外的64%要么单身,要么与伴侣同居。

要理解为什么婚姻在摩梭社会中如此不受青睐,我们需要首先明确婚姻是什么。婚姻是由两部分组成的。它是一种长期的配偶关系,在这种关系中,两个人通常存在性关系、共同生活、经济合作,以及后代养育。而配偶关系似乎是一种不错的抚养孩子的方案。有了配偶关系之后,还需要权利和义务对其进行规范,比如,“任何伴侣都不能在关系之外发生性关系”,或者“任何从婚姻中出生的孩子都是母系家族的成员”。为了让这种关系更加清晰,当一对夫妇进入这种制度化状态时,社会会用明确的行为来宣布婚姻,比如,在亲朋好友面前说“我愿意”,或者砸碎一只杯子。

上一篇:问药“大流行”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