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在金融市场,新冠病毒可能只是一场赌局

来源:《看天下》 编辑:王莹莹 时间:2020-09-15

全世界还没建起来一个有效防治疫情的系统,低收入国家在疫情中捉襟见肘。(东方IC 图)

三年前,时任世界银行行长吉姆·金(Jim Yong Kim)宣布了一个创新的想法,利用资本市场帮助低收入国家应对流行病。

2014年至2015年暴发的埃博拉疫情,导致几内亚、利比里亚和塞拉利昂共11314人死亡。事后,世界银行认为世界需要一个能够在危机中迅速部署,从资金的层面上帮助贫穷国家的“金融救火队”。

2017年6月,世界银行正式推出PEF计划(Pandemic Emergency Financing Facility),即“流行病应急融资措施”,又称瘟疫债券(Pandemic Bond)。这也是世界上首只瘟疫债券,总价值约5亿美元。该债券本质上是一种与灾难性事件紧紧绑在一起的债务,它利用资本市场向投资者募资,赌未来3年是否有大规模流行病发生,如果没有,投资者拿到可观利润,反之投资者将蒙受损失,资金用来抗击疾病蔓延。

世界银行曾在2019年表示,他们正计划从2020年5月开始发行新一轮的瘟疫债券,然而,新冠肺炎疫情阻止了世界银行的脚步。

目前,“瘟疫债券尚未兑现,现在是时候了。”《华盛顿邮报》报道说。

我赌未来3年天下太平

2015年,比尔·盖茨在TED上做了一场关于瘟疫的演讲。他判断:如果未来几十年里,有什么东西可以杀死上千万人,那很可能是具有高度传染性的病毒,而不是核战争。因為全世界还没建起来有效的防疫体系。

《2010年世界卫生报告》就倡导,世界各国广义政府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不低于5%,个人卫生现金支出占全国卫生总支出的比重为15%-20%。但直到2016年,全球范围内该数据的平均值刚刚超过3.5%,其中高收入国家为6.1%,低收入国家只有1.5%。

这样看来,瘟疫债券既解决了低收入国家的资金难题,又是不少投资者的心头好。IMD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Arturo Bris和Salvatore Cantale一直关注瘟疫债券,在接受本刊采访时,两位教授表示,瘟疫债券不仅提供可观的报酬,还为投资者提供了一定的对冲,此外,瘟疫债券与一般的股市表现无关,而是与灾难事件有关,因此有助于让投资者的投资组合更加多样化。据报道,瘟疫债券年利率高达8%-12%,且按月支付。

世界银行对外公布的信息显示,共有26个投资方购买了瘟疫债券,大多数来自欧洲,其次是美国买家,在亚洲,日本投资者买入少量瘟疫债券,还有神秘买家来自百慕大。

这些投资者赌的是未来3年天下太平,什么传染病都不会有。当然,瘟疫债券的投资者并非仅凭借运气,“他们都是专业买家,有些花了20年时间来积累专业知识,并聘请巨灾债券领域的专家来做经理人。”《欧洲货币》(Euro Money)的一篇文章指出,不过,“因为目前还没有针对流行病进行债券支付的先例,所以事先预测损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快到手的“果子”飞了

按计划,这批3年期的瘟疫债券将在今年7月到期,而在新冠病毒疫情暴发前,投资者们已经度过相安无事的两年。马上就到了“收获期”,但一切都被新冠病毒打破了。

根据目前晨星信用评级机构(DBRS Morningstar)的数据来看,瘟疫债券中风险较高的B级债券,其价格已经下跌超过80%,其投资者可能很快就将损失全部本金;A级债券的风险较小,其价格也下跌近50%。

不过,这并不能阻止投资者们对瘟疫债券这类金融工具的需求。“投资者的胃口是内生的,他们的欲望天生就有。只要这些债券的回报率足够高(或者定价足够低),那么它们将有很大的可能被售出。”Arturo Bris说。

而当下,大家的焦点并非瘟疫债券的损失和收益,而是瘟疫债券如何兑现。据悉,瘟疫债券有着严苛的支付条件,源发国因疫情死亡的人数超过2500人,并且疫情在第2个国家至少引发20人死亡。最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成为全球流行病。达成支付条件后,被疫情波及的国家均可向世界银行申请拨款。

对此,Salvatore Cantale表示,“如果我们用疫情结果,即死亡人数来衡量一场瘟疫,那么毫无疑问,我们需要等待瘟疫造成损失。但原则上来说,我们不必非要按照死亡人数来对瘟疫进行定义,我们需要改进瘟疫债券的安全设计来让各国能及早收到这笔钱。”

瘟疫债券最终能否兑现,让低收入国家得到救助?或者它仅仅是金融市场的一场赌局?

上一篇:慢下来的优步:是时候借机整顿了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