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松溉古镇往事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编辑:强雯 时间:2020-09-15

松溉古镇俯瞰(王全超/摄)

松溉古镇依偎在长江边上。惊涛白浪,潮涌两岸,这是古镇的尾,也是码头的首。永川长江大桥在一公里开外的江面上矗立,天空渺茫,水气蒸腾。

溉音同“既”

松溉古镇在重庆永川区,顺江而下可抵重慶,溯江而上便可达四川的泸州、宜宾。

对于永川,更多人知道的是茶山竹海,当年张艺谋的《十面埋伏》就是在这里取景的,地方茶永川秀芽亦有盛名。松溉古镇的名声远在它们之下,直到2008年入选中国历史文化名镇,人们才更多地注意到这里。

与此同时,南宋名流陈少南、细菌专家陈文贵、国际影星陈冲等名字浮现了出来,甚至一度有影迷到松溉古镇去寻访影星陈冲的祖屋,想看一看火辣如红玫瑰的她是否在那条青石板路上奔跑过。

这只是外界的妄自揣测。

真实的松溉古镇原住民多,依然有热腾腾的烟火气。步入其中,鲜有现代商业的嘈杂,不像很多古镇千篇一律地卖麻花、臭豆腐、陶瓷口哨以及竹筒等,毛头小孩子在青石板路里穿梭,老太婆在旌旗下拉家常,卖长江石的一户接着一户,也不拉客,一副爱看不看的自得样。走在这样的古镇,没有压力,像是去隔壁家看电视剧。

有趣的是,松溉的溉,即灌溉的溉(gài),但读音并不同,松溉的“溉”,音同“既”(jì)。这个名称读音的来历在当地有些传说。

传说一是这个名称由来的传说,古时当地出了一位举人,在外地做官回到松溉时把溉错误读成了“既”,因此这个读错的音便延续下来了。

另一说法是,乾隆乘船到松溉时,把地名误读为“松既”,无人敢纠正皇帝,大家就跟着指鹿为马了。

传说无法印证,但松溉名称的由来却有史可查。

据清光绪《永川县志·舆地·山川》记载:“松子溉,邑之雄镇也。商旅云集,设有水塘汛,查缉奸盗。又下曰东岳沱,深数十丈,石刻‘澄江如练’四字(郡守陈邦器书)。沱上北岸,有后溪水来注之。东岳沱之前,曰哑巴溉,水最险恶,往来舟子不敢作欸乃声,故此以名。其下流有巨石立江边,形如虾蟆。水涨及虾蟆口,船无敢上下者。过此为大矶硇滩,江流至彼,乃入江津界。”以境内松子山、溉(jì)水取名松子溉,简称松溉。

陈家大院

有些去过松溉古镇的人,怨其小,其实这是误解。一条名为“建设路”的公路把松溉古镇分成了两半:正街与解放街,很多人会漏掉解放街,而陈家大院在正街之外的解放街上。

陈家大院如今只是一个简单的四合院,大门处放着“永川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一个陈家后人的彭姓女婿在此照看房屋。房屋潮湿,墙上挂着的陈家历代优秀后人的照片都已经模糊。

彭姓老人说,结婚后自己就住在这里,退休后仍旧住在这里,虽然现在房子的状况变差,但住习惯了。最初陈家大院是现在的四倍大,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变卖房产,如今只剩这一个四合院。四合院的楹联等,文气斐然。

据陈氏家谱记载,清晚期,陈朝钰只身一人,从四川省巴县冷水场(今萧山市九龙坡区华岩镇)来到永川松溉镇学徒经商。经过几年时间的打拼,定居松溉,置地兴业,当上“源顺庆”掌柜。陈朝钰去世后,其子陈开宗子承父业,购置地产,开设“怡庆长”商号,续建陈家大院。陈家大院,成为永川少有的名门大院;陈家,也成为永川有名的大户人家。

毛头小孩子在青石板路里穿梭,老太婆在旌旗下拉家常,卖长江石的一户接着一户,也不拉客,一副爱看不看的自得样。

陈家大院的后人里,最出名的是微生物学家陈文贵和国际影星陈冲。

陈文贵是永川的历史名人,在永川博物馆里,陈文贵的雕像器宇轩昂,小小的个子里,孕育着能量。

1922年,陈文贵进入湖南雅礼大学医预科学习,他成绩优异,后来在华西协和大学学习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1938年和1939年夏秋,贵阳发生霍乱疫情,大批民众受染身亡。当时,疫苗血清供应紧缺,陈文贵立即带领身边的教学医生,土法上马,生产霍乱疫苗。成功之后,陈文贵筹建了一所先进的疫苗血清制造室,既生产各种疫苗,又培养专业人才。

松溉古镇上卖长江奇石的老人们(强雯/摄)

1940年12月,国民政府卫生署在重庆召开全国卫生技术会议,秘密讨论浙江宁波鼠疫流行案。陈文贵根据大量证据,指出日军在我国进行了细菌战,但在当时他被许多人诋毁为“神经过敏”。一年后,湖南常德又发生鼠疫流行。陈文贵揭开了真相:1941年11月4日凌晨5时许,一架敌机趁常德大雾弥漫,低空投下谷、麦、棉絮、纸片等物。1942年,他撰写《湖南常德鼠疫调查报告书》,成为揭露日军施用细菌战罪行的第一人。

作为医生、微生物学家,陈文贵的研究和成果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1952年他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卫生部顾问兼检疫队长前往朝鲜,并获朝鲜授予的二级国旗自由勋章。同年12月,他随宋庆龄率领的中国代表团,出席了在维也纳召开的世界和平大会。会上,陈文贵以中国代表团成员、细菌学专家身份,出示美军进行细菌战的实物证据,揭发美在朝鲜实施细菌战的罪行。此举也刷新了世界各国对中国医学的认知。

陈家大院也是陈冲的祖屋。曾因电影《末代皇帝》《白玫瑰与红玫瑰》而享誉影坛的国际明星陈冲,和永川松溉有不解之缘。

上一篇:防洪防疫防蚊子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