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郑州:能否破解“南北差距”

来源:《南风窗》 编辑:江文 时间:2020-09-16

郑州二七纪念塔

近年来的城市经济排位赛,郑州算得上是“话题选手”。

8月18日,国内首份城市数字治理指数榜单出炉。榜单一出,最让人吃惊的不是拔得头筹的杭州,而是力压苏州、东莞、西安等一众城市取得第7的郑州,其数字治理指数仅次于广州。

不仅是数字化能力,这座雄踞中原的国家中心城市,近几年发展气度恢弘,大有逆袭之势。

经济上,它一路赶超济南、哈尔滨、沈阳、大连、西安,紧追青岛,跻身万亿级城市,闪耀北方;区位上,它最早拥有完善的米字形高铁网,辐辏云集,通达八方;产业上,自富士康、上汽之后,郑州还与阿里“联姻”,产业结构日趋数字化、现代化。

在北方经济相对失速、南强北弱的新变局中,郑州是罕见能实现快速崛起的“黑马”,爆发出无穷潜力。

那么,这个被当地人戏谑为“郑姆斯特丹”的中原之城,是如何一步步逆势崛起的?

“黑马”的底牌与潜力

作为中部强省会逆势崛起的重要一极,郑州各方面成绩相当耀眼。

早在两年前(2018年),郑州就实现了三大飞跃:GDP总量破万亿,常住人口破千万,人均GDP破10万元。

全省近1亿数量的人口红利,八爪鱼般的高铁网络,一片重围中拿下的转移产业,更是让郑州发展一路扶摇直上。仅最近10年,郑州GDP就翻了3倍之多。

2019年,郑州的经济成绩也相当不俗。GDP达11589.7亿元,同比增长6.5%,跑赢全国水平(6.1%),位列全国各大城市第16位。

今年各地遭受疫情重创,经济数据一片惨淡。郑州却顶住了压力,完成生产总值5459.6亿元,同比只下降了0.2%,回升幅度好于全国、全省。

郑州是如何办到的?

一方面,大疫之下先知先觉的科学防控和数字化管理,让郑州有底气率先复工复产,以夺回失去的时间。

突如其来的疫情加速了全社会的数字化转型,郑州因善用数字化手段,在抗击疫情和复工复产方面表现亮眼,充分证明了“得数字化者得先机”。

在疫情最严峻的2月,郑州有效搭建疫情防控一体化平台,火速上线包括疫情上报、来郑人员登记、疫情调度指挥、智能外呼、钉钉复工复学系统等10套数字防疫系统,实时了解全市上万个社区以及道路、医疗等各个单元的战“疫”状况,不仅有效防止了聚集性传染、保障公众的出行安全,还维护了企业有序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外贸进出口是郑州抵御经济寒冬的坚实后盾。

官方数据显示,郑州上半年完成进出口总额1583.5亿元,同比增长了13.7%,总量和增速均居中部省会城市第1位。

这一数据并不意外。当沿海城市的外贸经济受疫情重创、出口受阻,郑州作为内陆经济枢纽,要素集聚能力凸显。

这背后,离不开交通优势的助攻。要知道,郑州不仅坐拥米字形高铁综合枢纽、开行了中欧班列,还拿下了等级最高的“第五航权”,剑指国际航空物流中心。

今年上半年,郑州中欧班列开行539列,同比增长90.5%,居中部城市第一名,集货范围已覆盖全国四分之三区域。

航空领域,郑州的货运优势同样显著,其与四大一线城市的机场集中了全国90%的国际货运量。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新郑机场完成货邮吞吐量25.51万吨,同比增长21.45%,增速居全国大型机场首位。

在南强北弱、劲敌如林的城市竞争格局下,郑州可谓后劲无穷。

体量腾飞的转折点

从曾经的小小郑县一路发展为一个被火车拉来的工业大都市,郑州曾有过一段隐忍又憋屈的历史。

这座城市,曾一度被说成“没存在感”“外省招黑,省内不服”。人口上,本省人流出,远则北漂、南下珠三角、东奔长三角,近则流向武汉、西安,经常不把省城放在眼里;产业上,郑州早年一直依赖水泥、化工等重工业,能耗高、污染重。

上半年的数据显示,新郑机场完成货邮吞吐量25.51万吨,同比增长21.45%,增速居全国大型机场首位。

面对压力和嘲笑,郑州选择把委屈咽下变成养料,先后建设出极具活力的郑东新区和港区,同时不断优化转型经济结构优化,重点发力新型工业。

其中,一大标志性事件便是 2010年富士康的落戶。为了争取富士康,当地时任领导亲自挂帅,列为“一号工程”,针对性地连续开出三大优惠条件,让郭台铭无法拒绝。其中,与营业额挂钩的现金补贴、缴纳保证金后零成本使用土地,已经非常诱人。更不用说,郑州还承诺组织周边中专技校,保证劳动力供应。

对富士康来说,性价比高的劳动力太关键了。郭台铭当即拍板,进驻郑州。

彼时,虎视眈眈的不只有郑州。各大城市都心知肚明,郭台铭身后的巨无霸富士康,意味着大量的就业岗位、税收和GDP创造。不仅如此,强势企业和大项目还能促发“鲶鱼效应”和“乘数效应”。做到既对产业链上下游做到整合提升,又有效推动产业结构升级。

富士康落户郑州后,华为、苹果、中兴、创维、OPPO、酷派、魅族等上百家终端智能制造企业纷至沓来,电子信息产业成为郑州一大经济支柱。据统计,全球每 7 部手机中就有1部来自郑州。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富士康承载了郑州经济体量的腾飞。最风光的2018年,郑州市进出口总额 615 亿美元,位居中部六省第一,全国省会城市第四。其规上工业总产值甚至赶超了老工业基地武汉,跃居全国省会城市第二位,仅次于广州。

一个更具技术含量、低污染的产业集群只是开端。郑州今年发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中,提出要加快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力争电子信息、汽车及装备制造等6大主导产业的规模占工业比重达到72%左右。

上一篇:马斯克的星链计划能成功吗?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