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江南水乡的客厅,该做怎样的梦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姜浩峰 时间:2020-09-16

“民宅的倒影在运河水中轻柔地舞动,让河水饱蘸古镇的水墨味。河岸边,白鹭唱着欢歌,小桥、流水、人家、鸟儿,让人驻足观赏,忘记了时间的流逝……”这是吴江吴予诚小朋友的两幅参赛画作。近期,一款古风模拟经营类手游《江南百景图》火热上线,玩家们纷纷化身“知府”,在游戏中建设古城、修复古画,对江南美景也产生了浓浓的探索欲。此间,苏州市吴江区文体和广电旅游局推出的“美丽吴江,手绘古镇——第四届绘画比赛”作品集,也由古吴轩出版社出版了。

收入作品集的三百多幅画作中就有吴予诚小朋友的作品。所谓童真用心,所谓无穷创意,尽在这些作品中体现。莘塔小学二(4)班的王梦维同学的作品,是一幅铅笔淡彩。作为21世纪的“10后”,王同学竟然对夏天男女老少搬起小板凳到水乡桥上乘凉,有着感同身受;屯村实验小学邱易炀同学,则在画作中表现了秋天的同里古镇,落叶飘在空中都有一种孩童眼中的生动。

从汉乐府的“江南可采莲”,到唐代的“闲梦江南梅熟日,夜船吹笛雨萧萧”,或是“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再到宋代“山下孤烟渔市远,柳边疏雨酒家深”,及至到了近代,又有诗人“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希望身边飘过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江南水乡,总是如梦。

梦里水乡,这水乡梦该如何做下去?未来,梦想该如何照进更美的现实?一切,还要从20世纪80年代说起。

如梦,故乡的回忆

一幅《故乡的回忆》,是美国石油大亨阿曼德·哈默(Armand Hammer)1984年访华时,送给邓小平的礼物。这幅作品,是留美画家陈逸飞以江南水乡古镇为题,创作的多幅作品之一。多年以来,从哈默画廊,到中国不少媒体,都称这是陈逸飞以水乡古镇周庄为原型所创作的作品。

以陈逸飞作品为题的1985 年联合国首日封。

曾在昆山广播电视局从事新闻工作的陈益先生则披露,陈逸飞当年并不仅仅去了周庄。“1983年春,自费留美的陈逸飞回到上海,通过当时上海美术学校的孟光先生与昆山文化界朋友联系,想去水乡古镇写生,每次都由昆山书法家程振旅先生陪同。当时昆山至锦溪、周庄的公路尚未筑通,只能走漫长的水路。程振旅向昆山航道管理站商借了一条小轮船,在六七天时间里,陪着陈逸飞一路经甪直、陈墓,到达周庄。陈墓,也就是如今的锦溪。”陈益如此回忆,“陈逸飞没有采用画家们常用的在画板上写生的办法,而是把感兴趣的景物拍摄下来,带回画室,再进行创作。他带了满满一挎包柯达胶卷,不停地揿着快门。锦溪和周庄都是南宋时期兴盛起来的水乡古镇,保存着众多的明清建筑,远离都市喧嚣的旖旎风情令人着迷。陈逸飞久久盘桓,拍光了胶卷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故乡的回忆》就是这次水乡之行的收获。”

对于1985年联合国发布的陈逸飞画作首日封,许多人认为画家的创作对象是周庄,许多媒体也如此报道。而陳益称,1990年时,他就发现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画面上明明是古镇锦溪的南塘桥!”陈益如此说道。《新民周刊》记者了解到,陈逸飞生前,就已经有人向他问起这个问题——1985年联合国首日封上画的,到底是哪边的桥?陈逸飞的回答显示出一种江南才子的机智——“我画的是江南古桥。你可以说它像什么桥,也可以说它不像什么桥。”

水巷,古桥,河船……这是诸多江南水乡古镇的共同特点,也难怪陈逸飞当年能够这么说,让人找不出一点儿可指摘之处。如今,当长三角一体化进程加速之际,涵盖江浙沪交界处的上海青浦金泽、江苏吴江黎里、浙江嘉善西塘和姚庄四镇的“江南水乡客厅”设计方案正在全球征集中。在8月26日举行的长三角示范区开发者大会上传出消息,不久之后,处于长三角生态绿色一体化发展示范区的核心区的“江南水乡客厅”将呈现在世人面前。江浙沪三省市的江南古镇,水路相通,文脉相连,如今整体规划成为一个“江南水乡客厅”,能让如梦江南走向更远的未来。

回想当年的水乡古镇,经陈逸飞画作而名声大噪之际,也是经历了科学规划的。周庄、同里、乌镇等地之所以魅力常在,在接待了大规模的游客后总体上风采不减当年,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的规划有很大关系,更与一位老人有关。

乌镇模式的特点是——资本被分为两类。一类是保护性资本,比如乌镇的桥、房子,属于百分之百国资,成立一个完全国资的桐乡乌镇古镇投资公司。另一类是经营性资产。

同济大学教授阮仪三先生今年已经86岁了。1985年,刚过知天命之年的阮仪三得知周庄仍保留着江南水乡风貌,就决定去看看。当时,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加快,江南一些地方都在大办乡镇企业。发展经济也好,办乡镇企业也罢,这本身是好事。然而,阮仪三了解到,不少地方办乡镇企业缺乏合理规划,由此破坏了城镇原先有机的肌理,造成了非常不合理的布局。阮仪三马不停蹄去周庄,正巧周庄因陈逸飞的油画而蜚声海外。阮仪三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他打了江苏省、浙江省建委的介绍信,走访了多个乡镇。

在接受《新民周刊》记者采访时,同济大学城市规划学院教授张松回忆,从20世纪80年代的周庄、甪直开始,江浙沪不少水乡古镇都有了建设总体规划。这与阮仪三的努力有一定关系。

上一篇:美国梦更遥远了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