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印度:洪水滔天

来源:《记者观察》 编辑:未知 时间:2020-09-24

被洪水冲走的正是印度教中被视为众生保护之神的毗湿奴如今也自身难保了

2020年的汛期,当我国南方地区在饱受洪灾之苦的同时,南亚也挣扎在季风性洪水的水深火热之中。接连20日的洪水肆虐给南亚国家带来了深重灾难,其中又以孟加拉、印度、尼泊尔三国受灾最为严重。截至了月27日,这三个国家已经有超过960万人受到季风性洪水的影响(包括400多万儿童),近600人丧生,数十人失踪,还不断有儿童溺水的报道……令人叹息的是,南亚多地强降水预计还将持续一周以上。其实南亚年年有洪水,只不过今年雨季来得早,洪水来临时新冠肺炎疫情远未结束,让人民的生活又艰难了一些。

水,河流,与地形

南亚国家包括尼泊尔、不丹、孟加拉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七个,本次受灾严重的印度、尼泊尔、孟加拉三国,大部分地区属热带季风气候,每年10月至次年3月受东北季风控制,为旱季;4月至9月受印度洋西南季风影响,湿润气团北上,带来大量降水,形成俗称的雨季。

南亚地区降水的强度很大、季节集中、地域集中,所以“风调雨顺”格外重要,但却很难做到,稍有不慎就是大规模的洪灾和旱灾。雨季的降水量可占到这些国家年降水量的80%,对它们的水源补给至关重要。但是,在地形河流等因素的作用下,雨季也更容易出现洪涝灾害。

像在印度,河流依照发源地和补给类型可分喜马拉雅山脉河流、雨水补给河流、沿海河流和内陆河流,洪水就很容易发生在喜马拉雅山脉河流流域和雨水补给河流流域。然而印度的北方河流(关键是恒河流域)与西南季风带来的降雨地带高度重合,使得恒河流域成为洪水风险非常高的地区。

喜马拉雅山脉河流径流以冰雪融水补给为主,平时径流稳定,但到了季风期间融水本就增加,雨水又大量补给河流。水位暴涨之下,洪水很容易就形成了——印度北部的恒河就属于此类型。该河流在流经喜马偕尔邦、北方邦、比哈尔邦和西孟加拉邦后,进入孟加拉国与布拉马普特拉河(我国境内为雅鲁藏布江)汇流,流入孟加拉湾。因此,印度河段内洪水若是肆虐,下游孟加拉河段也会跟着遭殃。无论是西边洪水还是东边洪水,总之孟加拉国都会发洪水……

除冰雪融水补给的河流,雨水补给的河流也常容易出现洪水,如印度南部流域面积达全国总土地面积1/10的戈达瓦里河,以及流域面积涉及南方三个邦的第三大河马哈纳迪河,每年都有不同程度的洪水发生。

相比印度,同样每年都受季风性洪水侵袭的孟加拉,河网更密,意味着该国受灾也将更严重。

孟加拉80%的陆地由低地冲积平原组成,地势由北向南逐级向低倾斜,大部分陆地面积的海拔不足10米,有约一半的土地还在7.6米以下。而就在这一半的国土面积上,有大小河流700余條,雨季的持续降雨以及上游来水的倾注,使各河流的水流量大大增加,往往超过所经河道水渠的储蓄能力,导致水量破堤四溢。

平均而言,孟加拉国每年约有2.6万平方公里(约国土面积的18%)遭受洪灾,严重时受灾面积甚至超过国土面积一半。不过洪水也并非导致灾情严重的唯一因素,降雨同样会引发山体滑坡,如在多山地的尼泊尔,本次洪灾期间就有大量人员因山体滑坡伤亡。

灾难共同体?

据统计,今年南亚地区洪灾的暴发已导致近600人丧生,近千万人受影响。相关专家表示,截止目前,今年南亚的洪灾是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

与往常季风性降水通常于六月份开始不同,今年南亚季风提前登陆,且强度较高。五月下旬,印度东北部地区出现了季风影响下的首轮暴雨,引发了小范围洪灾,梅加拉亚邦、阿萨姆邦、锡金邦受灾严重;之后印度中部、西部部分地区相继出现连续暴雨,在河流作用下和排水能力不足的现实下造成大范围灾区。

那么,降雨的强度有多大呢?世界气象组织透露,今年印度中部、北部的的季风降雨量比平均水平高出150毫米以上。

截止7月份,印度共有约680万人受到洪灾影响(其中包括约240万儿童),主要集中在与孟加拉国接壤的北部阿萨姆邦(当地已有100多人死亡)、西孟加拉邦、比哈尔邦和梅加拉亚邦。仅在印度西孟加拉邦,这场暴风雨就造成了132亿美元的损失。

在这些地方的城镇村庄,四处都是被水淹得只剩下屋顶盖的房子,大人抱着小孩蹲在屋顶上等待救援;还能看到洪流中浮着一截孤木,上面蹲着呜呜咽咽、前途未卜的狗;当然还有危险中奋战、帮助转移民众的救援人员。

值得一提的还有阿萨姆邦东北部的卡齐兰加国家公园。该公园是世界遗址,也是“濒危物种”印度独角犀牛的家园,但洪水滔滔之中,该公园一度被完全淹没,有8头犀牛溺死。在救援人员的全力抢救下,仍旧有50多头动物丧命水中。

东北邻国孟加拉的情况也不遑多让。虽然孟加拉在6月才正式迎来雨季,但该国地势低洼平坦的优点在此时俨然是个缺点,上游的水和天上的雨哗哗地进入,却很难找到排泄的出口。

到7月末,孟加拉国估计有超过240万人成为灾民(包括130万儿童),近55万户家庭失去了家园。而洪灾发生之时,孟加拉国(和印度东部)尚未从飓风“安潘”中恢复——两个月前的飓风“安潘”,摧毁了超过26万个房屋和基础设施,许多社区仍在辛苦恢复中。

同样提前受到了季风影响的还有尼泊尔,不过这里更引人注意的情况是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破坏:洪灾已经造成了180多人死亡,其中128人死于山体滑坡。该国另有60人左右失踪,预计将有7500人流离失所。

今年南亚的严重洪灾依旧与全球变暖脱不了关系—全球变暖通过影响南亚次大陆的降雨模式来施加影响,但并非以增加降雨的方式,而是减少降雨,但同时增加极端降雨的频率,而极端降雨更容易引发洪水。

祸不单行

洪灾例行袭击南亚已经足够可怕,雪上加霜的是,本次洪灾发生在南亚国家新冠肺炎疫情正严重时,这令本就因疫情无法正常工作生活的南亚人民更加难熬:印度目前的失业率已经接近30%,绝望的农民工(尤其是日薪工人们),四处逃亡,在瘫痪的交通下步行逃离城市,回到自己的家乡,回到在洪水中更为脆弱的地方。

上一篇:最美的坚守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