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首尔市长朴元淳自杀:韩国左派的人生危机(2)

来源:《记者观察》 编辑:未知 时间:2020-09-24

2016年,朴槿惠被曝出“闺蜜门”丑闻,此时,他积极加入弹劾朴槿惠的运动中,跟随文在寅进行“烛光集会”,表达抗议,为帮助文在寅参与总统大选立下汗马功劳,可谓真正进入了左派的核心圈。文在寅上台后,另外一个大案令朴元淳左派地位得到进一步巩固,那就是李明博贪腐案。在此案中,朴元淳担任起诉李明博的“诉讼先锋”,成功将李明博及亲信清除出韩国政坛。在两次的派系斗争中,朴元淳都是核心人物,立场坚定、斗志昂扬。但也正是如此,他自然也就成了保守派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朴元淳的死,确有派系斗争的充分理由。当然,理由归理由,要说他一定死于派系斗争,仅凭他“纯正左派”身份是不能下结论的。

事實上,针对朴元淳,保守派此前也不是没有反击过,比如攻击他过分注重福利,从而可能养懒汉,或者质疑他自我标榜“弱者代言人”,实际却因为拆迁问题导致许多底层人流离失所。不过这些攻击都软弱无力,朴元淳的支持率始终居高不下,如果不是自杀,顺利完成任期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在保守派打垮朴元淳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改变了韩国政坛局势,让保守派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优势丢失殆尽,几乎没了还手之力。而在这次疫情中,促成左翼执政党更胜一筹的关键人物,又恰是朴元淳。

新冠肺炎疫情

在疫情之前,文在寅的支持率实际已经持续低迷多时。2019年7月,文在寅提名曹国为法务部部长进行司法改革,紧接着曹国就被曝出涉嫌为女儿伪造入学文书等丑闻,曹国因此被迫辞职。文在寅为此抱憾不已,他的民调支持率被拖累至41.4%,离30%的红线也就一步之遥。此时,被认为下一任总统最有力的竞争者、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抓住机会,持续发起针对文在寅的攻击。2019年11月,黄教安顶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在青瓦台门前连续8天绝食抗议,以反对文在寅一系列政策,这为他博得了大量媒体关注。他最终晕厥进入医院的画面,更有几分“以身殉国”的意味。

文在寅

黄教安

李万熙

保守派在背后使劲拱火,并将大火引向总统本人,一度令首尔静坐抗议文在寅的人数高达300万,局势几乎到了失控边缘。在2019年底,由于当时文在寅推动的朝韩关系也陷入低迷,反对派甚至给文在寅的下台提前准备好了罪名:叛国。不过谁也没有料到的是,今年年初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保守派的进攻节奏,聚众抗议,在需要隔离的疫情面前,天然不具合法性。韩国疫情重灾区集中在大邱,也就是右翼保守势力最甚的地方,也是2017年文在寅竞选总统时两大惨败地区之一。疫情大规模扩散,该地区聚众集会的邪教新天地教会,被认为负有主要责任。为此,首尔市市长朴元淳抓住机会,在脸书账号上公开呼吁,要求该教会总会长李万熙出来负责、解决问题,同时向国民道歉。李万熙迫于压力,以89岁高龄下跪谢罪。尽管如此,依然没有得到民众原谅,反而他手上戴着的—块手表引发了媒体关注。这块手表表面看着平平无奇,却刻着“朴槿惠”的名字。原来,这是朴槿惠任总统期间,制作的三款纪念手表之一。李万熙能得到这样一块手表,可见其与保守派关系之亲密。

狠狠“捶打”李万熙,实际也就是在“捶打”背后的保守派势力。如此一来,眼光精准、反应敏锐的朴元淳,可以说为左派再立了一新功。其实这次疫情,真说得上是保守派的滑铁卢。这次疫情中,身先士卒、行动敏捷的文在寅,因为抗疫给力,大受欢迎,甚至一度成为美国效仿的标杆。与此相反,支持率一度超过文在寅的黄教安,却始终萎靡不振。疫情期间,他不忘政治斗争,继续抗议事业,同时背着消毒器,上街喷洒消毒剂,企图挽回危局。结果,这等华而不实的行为,在执政党推行的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措施面前,显得颇为滑稽,惨遭民众吐槽和反感。

总之,因为疫情,文在寅彻底扭转了低迷的支持率,成功帮助执政党在4月15日的国会选举中大获全胜,获得300议席中的180席,一举改变了“朝小野大”的局面。而黄教安,在这次大败之后,退出了政坛。新冠疫情之战,文在寅和朴元淳配合得是天衣无缝。

选举变数

国会选举是2022年的总统大选“前哨战”,一般来说,如果没有意外,获胜方基本不会丢失胜利果实。所以这次疫情的突然爆发,不仅仅是让文在寅“翻身”这么简单,更是为执政党在2022年赢得总统大选打下了坚实基础。对于绝望的在野党来说,几乎没有办法扭转局面,除非出现意外。而偏偏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疫情还未结束,为执政党立下汗马功劳的朴元淳自杀了。朴元淳的离世,正可以作为保守派翻盘的绝佳“意外”。为什么说朴元淳的死对保守派翻盘极其关键呢?其实说起来,朴元淳虽属左派核心圈,但也并非文在寅最重要的继任者人选,像前国务总理李洛渊和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支持率和声望方面,都远远超过他。所以很多人猜测,如果右翼真有什么政治阴谋,也不应落在朴元淳身上。

但问题就在于,随着首尔市市长朴元淳的离世,加上釜山市市长吴巨敦也因为性骚扰女公务员而辞职,韩国两大重要的城市,都出现了市长职位空缺的局面。根据韩国法律,如果国会议员或地方自治团体首脑出现空缺,每年4月就要进行补缺选举。这意味着,2021年4月,这两地方要进行市长补选。这对于已经赢得国会选举的执政党来说,实在是一件节外生枝的事。要知道,首尔和釜山两地的选民加起来超过1000万。而此前,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和庆南道知事金庆洙也都身负官司,如果这两个地方官员也因为官司被解雇,也要补选,那全国4400万选民中,就将有近一半参加补选。如此,2021年4月的补选,就有可能替代执政党大获全胜的国会选举,成为2022年大选的“前哨战”。这等于是让选民再一次大规模评估执政党,这对执政党来说是非常不利的。刚刚过去的国会选举,执政党之所以赢,主要得益于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时的良好表现。可疫情对政治经济的真正影响才刚刚开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预测,2020年韩国经济增长率很可能降至-2.1%。如此低迷的经济状况,选民会做何感想,反对党又将如何大作文章,实在难以预料。另外,之前作为文在寅执政主要政绩的南北和解,最近也因为朝鲜炸毁南北联络事务昕而化作一团浓烟,消散殆尽。这又是反对党可堪利用的攻击借口。

最近韩国盖洛普民调也显示,目前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已经从5月份的71%迅速掉落到了如今的47%,4个月来首次低于50%。这说明,抗击新冠疫情带来的好感,也快要消耗殆尽了,一旦开启大规模补选,执政党多半会吃大亏。2022年总统大选,也就有了新的变数。

朴元淳

调查显示,朴元淳死后并没有留下多少财产,反而负债6.9亿韩元(约合人民币398万元)。和卢武铉一样,自杀后,检查机构对他的家底调查了一番,发现这位号称纵容家人贪腐的总统,其实也处于负债状态。由此可见,如果想在韩国当一个廉洁、理想高远的好官,从经济角度来说是非常艰难的。在经济状况并不乐观的情况下,还要面对政治对手的撕咬和绞杀,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抓住把柄,进而被投入监狱。

其实在韩国政坛里,像卢武铉、文在寅、朴元淳这些人,确实都是些理想主义者。他们令人动容,能让人为之落泪和同情,也是因为他们在韩国那样一个纷繁复杂的社会,还保持着一份为民发声的初心。朴元淳突然自杀,许多人可能会担心,在与以财阀为代表的右翼的斗争中,以文在寅总统为首的左派会因此而失势。但更令人担忧的是,朴元淳的莫名离世,跟当初卢武铉当年自杀有点像,这都清晰地表明:以理想主义为底色的左派,除了政治对手的攻击外,本身就存在人生意义危机。未来的韩国政坛,这些理想主义者,可能多半并非死于对手的折磨,反而更有可能凋零于自我的折磨。

摘自微信公众号“血钻故事”

上一篇:印度:洪水滔天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