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最不像老师的老师们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刘晗 时间:2020-10-10

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中,满怀激情与抱负的凯瑟琳从伯克利大学毕业后来到卫斯理女子学校教授艺术史,因想播撒自由的种子而碰壁连连。

现实中的所有课堂几乎都是如出一辙的,老师站上讲台娓娓道来,学生坐在台下安静聆听。在小说和电影中涌现出了不少在现实生活中罕见的课堂,或风趣幽默,或创意十足,有的课程在老师的带动下显然超越了专业学习的初衷,而是开拓出了更广阔的天地,令学生获得了人生的顿悟。教学情境各有千秋,课程设置亦是各有特色,但自始至终不变的是,老师们都在期待自己教过的学生都能学有所成,为此他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是杀手锏。

打破常规:换一种方式定义“成功”

实用的专业学起来枯燥,有意思的学科通常在大多数人看来毫无一用。驾驭整个课堂风向标的老师往往能带动起学生们的学习氛围,台上照本宣科、台下鸦雀无声即是惯常所见的学风,而在电影中这样的场景注定没有看头,于是就有了非主流的奇葩老师引领学生进入别出心裁的新天地。最经典的当属《死亡诗社》里文学老师约翰·基汀,他一改传统名校的刻板风格,在威尔顿这所追求“传统、荣誉、纪律、优秀”以及高升学率、晋升名校的百年贵族老校让课堂焕然一新。

在约翰·基汀的课堂上,古板的说教灰飞烟灭,沉闷迂腐的地狱式教学不见了踪影,学生们立即被他不落俗套的上课方式所吸引。“我们读诗,写诗,并不是因为它们好玩,而是因为我们是人类的一分子,而人类是充满激情的。没错,医学、法律、商业、工程,这些都是崇高的追求,足以支撑人的一生, 但诗歌、美丽、浪漫、爱情,这些才是我们活着的意义。”作为曾经的“死亡诗社”成员,基汀带着同学们唱着《扬基歌》,将教科书上学院派的诗歌分析抛在脑后。学生们一改往日整齐划一坐在课堂上,学着基汀“我站在我的桌上以提醒我自己必须经常用不同的角度看事物”,纷纷站上了课桌。

在一众学生的煽风点火下,“死亡诗社”在威尔顿得以复刻。学生口中对老师敬畏的称呼,在基汀那里成了“船长”,他带学生们进入了青春的狂欢,也重回他自己的青春岁月。“我步入森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时,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梭罗的名言成了他们的共同信仰,冲出学校的藩篱,摆脱分数的束缚,实现理想的自我,在诗歌的节奏和非洲舞的律动中释放青春,反思人生,引导他们发散式的思维,鼓励他们张扬自己的个性。

《死亡诗社》里的文学老师约翰·基汀。

电影《蒙娜丽莎的微笑》与《死亡诗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满怀激情与抱负的凯瑟琳从伯克利大学毕业后来到卫斯理女子学校教授艺术史,久而久之她发现,虽然女性的社会地位比以往有了显著改善,但是她接触到的学生装扮保守,心思并不在学习,而是以婚姻定终身作为自己的人生信仰。凯瑟琳力图破除封建观念,试图向她们传递独立自主的思想,激发学生的兴趣和潜质。在课上,她从不苛刻要求学生,分数和论文都不是她考核学生的标准,只希望她们能感受大师的魅力,从可感知的艺术中多一些思考。虽然凯瑟琳的特立独行一度遭到校方的反对,但她却被学生们称为“蒙娜丽莎”,收获了大批的粉丝。

释放天性:教化与内化的乐章

现实中的课堂大多是有序平静的,而电影中的教室大多是故事的发源地,免不了多一些让老师头疼的奇葩学生。然而,真正的好老师是能走进学生心里的人,能让学生深切感受到爱与希望。法国电影《放牛班的春天》里就有这样一位老师,他告诉学生们:“世事不能说死,有些事情总值得尝试,永不轻言放弃,前方总有希望在等待。”像大多数音乐电影那样,这部作品充满着灵动的乐章,但有所不同的是,起初在曼妙的歌声中有一些不和谐的音节。当怀才不遇的音乐老师克莱门特·马修来到名为“池塘畔底”的辅育院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令他大失所望的是,他所面对的学生是一群难以被驯服、出言不逊的“野孩子”,但他用音乐唤起了孩子们心底最纯真的善良,从而改变了他们的命运。

身为学监的克莱门特发现,学校校长为了制服这群顽劣的孩子无所不用其极,残酷的体罚在学生们那里已經司空见惯了,如此针锋相对“硬碰硬”的教育方式不但未能改善问题少年的逆反心智,反而使其变本加厉。克莱门特尝试用自己的专长启发孩子们封闭的内心,如同他说的,“永远不要说永远,总有东西要去尝试。”当其他老师向学生们发难时他总能站出来解围,他还破天荒在这所寄宿学校开设了音乐课,创作出适合他们声线的合唱曲目,正是他的耐心和关爱软化了这群“野孩子”的锋芒,化解了师生之间的戒备与紧张。

音乐不仅是一种教化,更是一种获得快乐、找到存在价值的源泉。克莱门特的合唱团里一开始也有异样的声音传出,比如皮埃尔·莫昂克,最爱调皮捣乱,但也是学生们中间最有才气的,在单亲家庭长大的他性格孤僻,却能唱出非同凡响的音色。天才常有,伯乐难寻。克莱门特发掘了他的音乐天赋,这个有着天使般面庞和动人歌喉的孩子在他的谆谆教诲之下成了一名出色的音乐家。在所有学科中,艺术大概是最容易入门却最难出成绩的。因为比起诸多学成之后可以在生存上助你一臂之力的专业,艺术显然不值一提,然而它赋予人的精神和感官上的享受却无法用物质来衡量。在课堂上,老师往往顾及大多数人的接受度,正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因为每个人的悟性各有差异,最终的学习成果也会大相径庭,有时能如愿以偿,有时则适得其反。

上一篇:当社团和教授“见钱眼开”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