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自耕自食新生态(2)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青溪 时间:2020-10-10

这香椿树苗还是去年一位老乡给的。夏末她来我家吃饭时,我们忆起家乡的马兰头、荠菜、马齿苋、芦蒿等野菜,我特别遗憾地提起再也吃不到香椿的事。没想到,秋天她拿了一棵30公分高的香椿苗来。我让它在屋里适应了两周新环境后就把它种在了前院木围墙靠近车库这头。

秋风起后,原本绿油油的树叶被风吹得只剩下一寸长的一节枯干冒在地面上。去年冬天太冷,又下了几场大雪,虽然我给它套了塑料套保温,但实在不看好它,一个冬天都担心它会不会被冻死。等到今年春天,看见木质化的枯干上毫无生命的迹象,我是彻底绝望了。没想到5月份,枯枝的旁边长出新枝,短短3个月就超过了一米高,树干笔直,绿中微微带红,表面附着一层浅灰白色果霜一样的东西,看起来健康极了。朋友问我可有上肥,我答“没有”,她还觉奇怪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栽种的时候坑挖得深、基肥下得厚,才保护了它既免于伤冻又有充足的营养。看到它茁壮长大,我就像是看到病危的孩子被救活过来一样无比开心。

这也是今年让我最感到鼓舞和安慰的一件事了。因为我也终于摆脱“园艺小白”的称号。为了种好菜,我常常上网学习别人的视频,根据他人的经验不断改进种植方法。对我而言,每棵植物都是一个孩子,它们的生长里有我每天的关注和呵护。它们带给我的喜悦里也有我对生活的享受和感恩。

我打心底里感谢这些蔬菜带给我的绝佳口感。同样的品种,自己种的就是好吃,总有说不出的新鲜爽口味道。现在,我终于理解小时候妈妈跟我说的话:“我寄住在农村的时候,亲戚从地里现拔的萝卜水里一汆,捞出来油都不放, 但就是那么好吃。”

在危机时期从事园艺并非新鲜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加拿大人打造了“胜利花园”作为提供食物和海外所需资源的一种方式。据估计,1944年这一趋势达到顶峰,加拿大有超过20.9万个“胜利花园”种植了5.7万吨蔬菜。

与不速之客抢菜

不过,种菜带来的也有苦恼。因为想吃菜的可不只有种菜人,地底下的濞涕虫真是个让人无可奈何的捣蛋鬼。看又看不见,抓又抓不完,喷药又担心影响我们的身体健康。有个朋友研究出把空瓶子倒空在地上请君入瓮的办法,据说挺成功。更让人郁闷的是,松鼠、浣熊也虎视眈眈盯着菜园,瓜果刚长出小球它们就不请自到先行品尝。

我的葡萄采用的是朋友介绍的日本栽种方式,就是在盆里育好苗后将盆底剪掉后,连盆带苗一块放到地里。结果,葡萄根还没扎进土地里,就被小松鼠翻倒了3次,每次我重新恢复后,隔几天又被翻了一次。我对它们是又爱又恨:白天看它们在我家木篱笆上追逐嬉戏颇觉可爱,甚至忍不住帮它们录影;可对它们夜晚造访我真是好感全无。

我听朋友讲,他家后院的浣熊更可爱,干脆坐在李子树上一边啃李子,一边和他良久对视。朋友挥舞棍子吓它,它也不走,得意洋洋地吃定人类不敢伤害它们。住在山区的朋友说大熊和鹿有时也会光顾他们,我听得汗毛直竖。

作为种菜新手,失败不可避免。即使菜都长出苗来,也不一定能顺利结果。我今年早早就买了西红柿苗,由于4月份天气尚冷、阳光不足,加上我浇水不得要领,不舍得疏果,秧苗一个劲儿长叶长高,果子虽结了很多,却长不大。隔壁邻居比我晚下苗的都吃上好几顿果实了。我想,明年我要等到日照条件好时再开始种植,还要控好水分。

還有,我的芫荽一开始长势喜人,由于我没有及时收割,芫荽长到了1米高,有一天清早,我下地查看时发现芫荽不见了,原来纤细的茎支撑不住繁茂的叶片,不幸“倒地身亡”。我只好把它们连根拔掉。

幸运的是,后来我在社区散步,一位朋友带我参观她今年新搭建的菜园时,又给了我3棵新苗。她可真能干,菜框子从买材料到搭起来全靠她自己一个人。她地里菜蔬品种可多了,光豆角就有3种,还有“心里美”萝卜、红萝卜、土豆、小白菜、韭菜、大葱、小葱、洋姜、意大利挂、毛瓜,她的菜最生动地给我解释了什么叫做“绿油油”,我想恐怕最好的画师也画不出这样的生机吧?

对一个家庭,尤其是城市家庭来说,自己种菜可以随时尝鲜,菜蔬没有农药浇灌,符合现代人自然环保理念。自耕自食的新模式也给家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情趣。有时,我做烧肉要用葱,就直接喊一嗓子,孩子便争先恐后地跑到地里掐几根葱叶,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作为妈妈我心里暖洋洋的。曾有人说,经园艺陶冶的人很少是脾气暴躁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加拿大人温和友善的原因,但觉得这话似乎是有道理的。

加拿大不是拥有值得骄傲的广袤土地吗,生活在这么好的环境里,就让我们把种菜当作必修课好好来学习实践吧!

(责编:马南迪)

上一篇:塔拉·韦斯特弗:从野生少女到超A学霸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