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为纯净食品而战, 美国人是怎样做的?

来源:《看世界》 编辑:黛博拉·布卢姆 时间:2020-10-10

《试毒小组》
[ 美] 黛博拉·布卢姆 著
欧阳凤、林娟 译
思想会丛书|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20 年8 月

今时今世,在我们眼里,先祖们的食物上往往笼罩着浪漫的光圈。在如此美好的瑰色中,我们也许想象着祖父母或曾祖父母们吃着农场里青翠欲滴的瓜果蔬菜和牧场上食草放养的牲畜家禽,既满足口腹之欲,又塑造强健体格。

我们甚至可能认为,那时的食物饮品纯属天然,当今这种用化学进行改良、欺世惑众的食物制造手段彼时尚未问世。

这一点,我们都错了。

被污染的食物

事实上,到了19 世纪中期,美国国内售卖的多种食品饮料已经声名狼藉,难以令人信任,有时甚至置人于危境。牛奶便是很好的例子。

奶牛场主们,特别是19 世纪向美国拥挤繁华的城市供应牛奶的商人们,知晓可以通过脱脂或者掺水的方式获利。标准做法是在牛奶脱脂后,往每夸脱牛奶中加一品脱温水,这种混合液体呈现浅蓝色。为改善外观,牛奶生产商学会了添加增白剂,如熟石灰或者白垩。有时,他们添加勺黑糖蜜,使液体偏金黄,呈奶油色。为了模仿液体表面应该出现的奶油层,他们最后可能还会细细浇注一些淡黄色的东西,间或是浓稠的小牛脑浆。

造假和掺假在其他美国产品中也大行其道。“蜂蜜”通常是增稠的有色玉米糖浆,而“香草”汁则是酒精和综合食用色素的混合物;将草籽混入捣碎的苹果皮酱液,染红并加糖,“草莓”果酱就制成了。“咖啡”主要成分可能是木屑,或小麦、豆类、甜菜、豌豆和蒲公英的种子,它们被烧成焦黑再经研磨就足够以假乱真了。盛有“胡椒”“肉桂”或“肉豆蔻”的容器中经常被加入更低廉的充数材料,如椰子壳粉、烧焦的绳子,偶尔夹杂地上的垃圾。“面粉”通常以碎石或石膏作为廉价的添加剂。碾碎的昆虫可以混入红糖,往往难以被人察觉—它们的使用常会导致“杂货痒”,令人极其不舒服。

到19 世纪末,大规模的工业革命也为食品供应带来了许多新的化学添加剂和合成化合物。食品和饮料制造商仍然不受政府法规管束,无须通过基本安全测试,甚至不用在标签上标注成分。他们因而热情地拥抱新材料,将它们混进食物在食品杂货店售卖,有时这些食品是致命的。

最受欢迎的牛奶防腐剂—甲醛,其使用灵感源于殡仪馆最新的防腐实践。加工商采用甲醛溶液,标上温良无害的名字如“储存剂”进行售卖—浸泡腐烂的肉类以去味。其他受欢迎的防腐剂包括水杨酸和硼砂。

纯净食品运动

难怪,当惊恐不安的民众开始寻求联邦政府的帮助来制止这种欺诈欺骗行为时,他们是高举“纯净化”的大旗行动的。他们认为自己是“纯净食品运动”的十字军战士,不仅在努力净化被污染的食品供应链,而且在努力清理一个腐烂到根源的体系。

“纯净食品运动”的领导者们一致认为,监管监督是唯一现实的解决方法。他们曾多次看到,美国国内的食品加工商和制造商们对于保护食品供应几乎或者根本没有责任感,尤其当承担责任可能会威胁其利润时。

在1898 年于华盛顿举行的第一届“全美纯净食品和药物大会”上,代表们指出,自从大约13 年前拉福莱特在参议院发言以来,美国食品行业中的欺诈行为猖獗不休。如果不制定相关政策或计划来处理工业化的食品,这个国家还会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在美国联邦政府考虑创建类似于食品药品管理局之类机构之前的数十年,农业部的任务是分析国内食品和饮料的成分。直到1883 年农业部任命哈维·华盛顿·威利为首席化学家后,该机构才开始有条不紊地调查食品和饮料欺诈行为。

威利的贡献

尽管威利是知名糖化学专家,但他在印第安纳州时就研究过食品制假,并警告过,“假冒”产品对公众健康会产生威胁。抵达农业部后,他立即开展一系列调查,涵盖了从黄油、香料到葡萄酒和啤酒等五花八门的食品饮料,对美国食品供应情况进行了详尽的描绘,有些内容骇人听闻。这些报告促使他于20 世纪初在志愿者身上进行人体试验,检测部分最可疑的化学添加剂,这一系列试验被美国报纸称为“试毒小组”研究。

威利对食品和饮料的调查—以及调查结果中的翔实批评—既激怒了制造商,也惊动了那些极具商业头脑的监管者。尽管饱受压力,但他拒绝停止研究。正如纯净食品拥护者们钦佩地指出,威利及其研究人员坚持自己的研究,哪怕他们所得出的结论让强大的公司和政治利益方蒙羞。

在这些利益方看来,更糟糕的是,他公布了调查结果。威利坚定地向政府官员和立法者,以及广大公众通报调查结果。他告知国会某委员会,多年来的研究结果使他确信,礼貌地退让是不可接受的。

无论如何,威利总会脱颖而出。他个头高大,身形魁梧,黑头发黑眼睛,私下里幽默迷人,公共场合时而威严,时而夸张。他将成为20 世纪之交全美食品安全监管之战中最闻名遐迩的人物。他建立起一个消费者保护联盟,面对预想中的挫折时,集结并号召他们坚持抗争。威利是美国第一位伟大的食品安全化学家,但他对这项事业的最大贡献甚至超越了他所从事和监管的科学任务,甚至还超出了他能令此项事业引人注目的能力。

我们现在依然在为纯净食品而战。但是,请大家认识到,我们已经从19 世纪食物、饮料和药品全然不受管制的恐怖境地中走出来,跋涉了漫漫长路。在当下,当商业利益方抱怨政府过度干预并宣称取消监管的必要性时,我们要記住,威利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才为我们奠定了基石,使我们能抵抗住各种压力。他改变了我们的监管方式,也改变了我们对食品、健康和消费者保护方面的看法。

也许这并不能总是帮助我们给过去的岁月镀上一层瑰色光辉。但我们应该谨记且不可忘却早期在保护我们国家和个人时所经历的那些教训。当我们回顾全美消费者保护战役中的首场战斗时,我们最好记住它有多么激烈。

(本文获出版社授权,标题为编者所加)

上一篇:等等族的胜利:英伟达,YES!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0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