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一听评弹终身迷

来源:《新民周刊》 编辑:周洁 时间:2021-01-07

一桌两椅,琵琶三弦。评弹人手中娓娓道来的秦淮景与情,和着缠绵的琴声咿咿呀呀到如今。“苏州人有这么一个习惯,吃饭过后喝一杯茶,听一回书,就非常满足,感觉今天的温饱也解决了,精神食粮也有了,要是今天没有听回书的话,就会感觉好像有什么事儿没做。” 形容评弹之于苏州人,评弹艺术家盛小云的这句话似乎恰如其分。

挑上一个周末,走在苏州平江路上,街边大大小小的茶馆书场都开着雅座招呼路人进去听上两曲,评弹之盛恍如昨日。但离开苏州,是否还有年轻人愿意走进评弹书场,愿意聆听吴侬软语声中的“说唱艺术”呢?

追着黄包车转场

现在疯狂的追星粉丝是什么样的?在网络上疯狂为爱豆打投,跟着爱豆的飞机定点蹲在机场,爱豆出席什么活动都绝不错过……世人看到总得叹一句,疯耶?痴耶?

不过,这样的粉丝可不是现在才有的风景。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评弹在上海风靡一时,曾有书场近600家,且大多都是不下700人的规模。鼎盛时,书场一天有三四档演出,演员要雇一辆黄包车在附近赶场。演员赶场时,往往有疯狂的听众跟着演员的黄包车一路转场,派头十足。

郑原桀若是生在五十年代,想必也会是疯狂听众中的一员,他今年31岁,不过说起他与评弹的这段情,可谓历史悠久,足足有17个年头了。他对评弹的爱毫不掩饰,微信昵称就是明晃晃的“最爱徐云志”,介绍里则书:痴迷弹词徐派艺术的年轻人!

徐云志。

徐云志何许人?给大家介绍,苏州评弹流派一般称为“调”,往往以创始人的姓来命名,徐云志先生正是以糯米调出名的评弹艺术家。上世纪20年代,徐云志凭借着自身嗓音好、音域宽的优势,在弹词唱腔体系的框架内,广泛吸收了民间山歌、小调、京剧唱腔、小贩叫卖声、道士通疏、寺庙诵经等音乐素材,创造了圆润软糯、婉转动听的新腔,受到听众欢迎,世称“徐调”。

“14岁的某一天,家里恰好播到央视戏曲频道的《南腔北调》节目,电视机里传来范林元的《三笑》选段,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就这样,毫无评弹基础的郑原桀一下子被徐调糯米腔击中心房,待到家中购入了电脑后,他开始在网络世界收集一切有关徐云志的信息,到现在,他可以自豪地说:家属除外,他是最了解徐云志的人了。这份自豪是有底气的,苏州评弹博物馆在做徐云志纪念特展时,还特意找到郑原桀,从徐云志最早的代表作《狸猫换太子》的黑胶唱片,到徐云志的海报、节目册,郑原桀拥有最丰富的收藏。直到现在,“我的房间里还贴着10张徐老不同时期的照片。”郑原桀对徐云志的痴迷,可见一斑。

痴迷不止于此。16岁,他经介绍参加了评弹票友的沙龙活动,以一曲徐调的《潇湘夜雨》,打动了擅唱徐调的著名票友金国樑先生。从此以后,郑原桀正式走上了评弹的学习之路。

“三弦看上去挺简单,只有三根弦,但要掌握好把位,并不简单。”在金先生的教导下,郑原桀几乎每天坚持练习,总要练上个把钟头才愿意放下三弦。闲暇时,他还会为自己的习作拍摄录像,上传到“土豆网”上,和朋友们一起分享。

或许真是冥冥中的缘分,2011年,他的一条视频被评弹艺术家王鹰看到,“王鹰老师是徐老的下手和徒弟,也是他的儿媳妇,是目前徐派传人中最有影响力的人之一,她看到我的视频后,很快联系到了我,希望跟我见一面。”郑原桀第一时间坐上了前往苏州的火车,在王鹰家中,他再次弹唱了一曲《潇湘夜雨》,得到了老人家的认可并决定收他为徒。“徐云志先生诞辰110周年专场演出时,恩师还特意点我上台演唱了开篇《狸猫换太子》,我也是当天唯一一个上台的业余评弹爱好者,能和国家一级演员们同台演出来纪念徐老,我感到非常荣幸。”郑原桀说。

从年少时的惊鸿一瞥,到之后对徐云志的一路相随,再到如今的平平淡淡才是真,徐云志这个名字,已经成为郑原桀身上的一个标签,“土豆网衰微以后,我现在在喜马拉雅平台注册了‘三回九转的糯米腔’,专门发布徐云志的评弹作品,现在已经有3600余个粉丝,其中徐云志、王鹰的长篇评弹作品《三笑》更是收获了76万播放”。郑原桀告诉记者,这些年来他一直致力于传播徐派艺术,不管多忙,他也总要抽出时间去几趟苏州,“徐派藝术已经是我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和徐老的家人已经相处成了一家”。

郑原桀在乡音书苑的演出照。

我与评弹有段情

今年10月,沪上雅庐书场热闹非常。作为上海现存历史最悠久的书场,雅庐迎来了自己的百岁生日月。庆贺雅庐书场百年诞辰前夕,雅庐白领评弹沙龙也在这里举办了重阳节敬老活动为主体的评弹活动。柯勇是白领评弹沙龙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除了有活动大家聚在一起之外,平时有空闲也会相聚,互相交流提高。

和郑原桀的经历相似,柯勇对于评弹之爱,也是源于中学时期。“小时候跟爷爷一起听广播,也会听一些书场,后来中学生艺术节的时候,我就说了一段,一个也好此道的老师很看好我,当时文化宫还有专门的评弹班,老师专门推荐我去文化宫学习弹唱,我就正式入门了。”

后来机缘巧合,柯勇被“薛调”传人薛惠君收徒,成了业余爱好者中的专业人士。“现在工作忙,但每周还是忍不住练个两三次,平时有演出也会尽量参加。”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