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古往今来的脱口秀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陶勇 南阳 时间:2021-01-07

就在如此热烈的氛围中,却不免有个别人标新立异,皱着眉头发出不免有些不合时宜的大哉问——什么是脱口秀?“中国式脱口秀”真的是脱口秀么?

什么是脱口秀

据说脱口秀的起源可追溯到“老欧洲”,包括16世纪起兴盛于法国、意大利上流社会的贵妇沙龙,和18世纪英格兰的咖啡吧集会,在这些场合,人们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讨论各种问题,大到国家大事,小到名人八卦,这些“集会”无所不及,并成为传播各种小道消息的渊薮。20世纪初,广播的出现让脱口秀以看不见的咖啡吧秀形式浴火重生,在欧美亚许多国家兴盛一时,这种最初的脱口秀只设一人,以俗讲为主,将大事小情用幽默、通俗和简洁的语言加以提炼概括,吸引听众注意力。当时这类节目兴盛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商业电台竞争激烈,主要收入来自广告投放,而广告投放量又取决于收听率,这就要求节目一定要短小精悍、贴近口语,槽点和笑点多且密集,能持续调动听众兴趣。单人脱口秀不仅具备这些特点,而且形式简单,只需一人,也可节约不少成本,一时间大行其道。

但久而久之,听众们便有些腻味了,因为这种单人脱口秀形式实在单调了些,总是一个人没完没了地每天耍些似曾相识的贫嘴,中间还要插播多段广告,听多了不免倒胃口;由于是多快好省的草台班子,表演者常常准备粗糙,甚至临上场现“抓词”,通俗、亲切固然做到了,但有时不免过于轻薄浅陋,让一些听众觉得格调不高,意思不大。

1933年,刚刚从大萧条中缓过气来的美国娱乐业空前繁荣,而广播电台则是其中覆盖面最广、受众最多的,经过大萧条之苦,人们已不满足于只听不说,希望脱口秀中有更多互动,一些能力较强的脱口秀表演者便投其所好,将“一言堂”改为“群言堂”,增设了搭档(往往是特邀嘉宾)、专家、听众互动等交流形式,后来又出现了现场对话、电台直播的《大棚脱口秀》。

战后,电视取代广播成为大众娱乐的主战场,“看得见的脱口秀”也随之兴起,并后来居上地成为脱口秀的主流表现形式。1954年9月27日开播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今夜秀》成为电视脱口秀时代的丰碑,这个节目历经9代主持人更迭,至今仍然是NBC的热门招牌节目,这也是美国电视史上持续运行时间最长的娱乐类节目。1958年开播的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小世界》虽只有2年寿命,却因鲜明的政论特色,让脱口秀一举登入大雅之堂,并开辟了“政论脱口秀”这个影响深远的类别。

上世纪80-90年代,脱口秀在主流电视台的大力推动和一大批著名脱口秀主持人的崛起下步入黄金期,如今已在北美各大电视节目中占据40%的比重,一些经典脱口秀品牌,如NBC的《周六夜现场》、CBS的《大卫晚间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拉里·金现场秀》等都诞生于这个时代,柯南·奥布莱恩、奥普拉·温弗瑞、拉里·金、杰·雷诺、杰里·斯普林格等至今蜚声脱口秀界的秀圈大腕,也大多在这个阶段步入事业黄金期。

早期的广播脱口秀分日场和夜场,这个习惯也被电视脱口秀所沿袭——但和华人圈的习惯性理解,即“夜场儿童不宜,日场克己复礼”恰好是相反的。在欧美圈子里,不论广播、电视或现场秀,一般日场脱口秀多为轻松、生活类话题和各种八卦,包括儿童不宜的荤段子也只能放在这个时段,而夜场脱口秀则是政论、社会、阅读等较正统的内容包打天下。当然也并非没有例外,如当年的《小世界》就是早上播出,而《奥普拉·温弗瑞秀》也是白天档,但这些例外往往都有其特殊原因:《小世界》的创始人爱德华·默罗本就是资深政论、战地记者出身,在美国乃至世界名声显赫,《小世界》政论脱口秀是直接在同档期的时事评论栏目上改的;《奥普拉·温弗瑞秀》前身是个几乎被做烂的日间档八卦脱口秀栏目,奥普拉接手后脱胎换骨,但原先的播出时间却因观众业已习惯而不便更改。

逗哏是技巧,内容是根本

许多从国内综艺节目中认识脱口秀的朋友,总会下意识地将脱口秀理解为爆梗逗哏,将脱口秀大王理解为段子王,这其实是天大的误解。当然,必须承认,脱口秀是必须逗哏的——不一定要逗人发笑,但一定要“抓人”,要让人有兴趣听,有兴趣谈论,有兴趣传播。因此,不论严肃的政论脱口秀,还是极不严肃的八卦脱口秀,语言通俗、口语化,逻辑链短小明快,是脱口秀演员共同的特点。

因为贴近生活、贴近大众,脱口秀讲究用近喻不用远典,所举例子、所打比方,提到的人和事,通常都是听众、观众身边见惯了的,语言习惯也尽可能和受众贴近,这样才能更快、更容易引发听众共鸣和会心一笑。

脫口秀的特点可不是“客观公正”——恰恰相反,这是一种带有浓重个人特点的表演形式,正如批评者所言,“脱口秀演员嘴里的道理不是公认的道理,而是他自认的道理。”甚至脱口秀演员本人对此也毫不讳言并不乏自嘲,如脱口秀大腕斯蒂尔·科尔伯特曾在2006年创造出“truthiness”这个被选为年度英语头号流行词的新词,意思是“认为是真实的东西就是真实的”。2011年他又发明出“Wikiality”这个新词,意即“只要敢想,没什么实现不了的”。这两个词被认为是当代脱口秀节目的最贴切剪影,有人曾戏言,脱口秀演员都自信得如充满气的气球,总是习惯于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谈话方式。

脱口秀所主要追求的,自然还是收视率,正因如此,资格最老的《今夜秀》才会不顾老臣子大卫·莱特曼的感受,在老将约翰尼·卡森退休后把档期交给在他们看来更能取悦观众的杰伊·里诺,而大名鼎鼎的拉里·金到了晚年也被CNN彬彬有礼地架空。

然而,和早年间广播脱口秀充斥江湖艺人不同,当代脱口秀可谓英才济济。号称“骂白宫最起劲的美国人”——柯南·奥布莱恩出身于哈佛世家,自己也是布鲁克林—哈佛的“名门正派”出身,是历史、文学专业的高材生,当过媒体总编,小说还获过奖;爱德华·默罗是资深政论、战地记者,二战前有关慕尼黑协定的系列政论分析就脍炙人口,以至于他偶尔因故请假,电台竟会传出“默罗快回来”的哀鸣,二战中他的两句口头禅“这里是伦敦”和“晚安,祝你好运”至今仍是英美新闻现场广播的套话,而他对纳粹死亡集中营的现场报道更牵动亿万人心;奥普拉尽管19岁就“下海”,却拥有表演和播音专业双学士学位,并同样是新闻主播出身;被许多人视作“垃圾”的“黄色脱口秀”主持人斯普林格,则不仅是新闻主播、音乐家,更曾当选过辛辛那提市长,是货真价实的“官员下海”。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