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反叛喜剧的“弃儿”们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施越 Emily 时间:2021-01-07

英格兰艺术理事会(ACE)最近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在英国文化补偿基金里添加一项新的条款:将喜剧定义为戏剧表演形式之一。英国遭受疫情冲击以后,许多剧院和演出场所关停,演艺工作者和文化机构陷入了没有收入的困境。因此,文化补偿基金设立了紧急应急计划,给予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场所一定金额的补贴,帮助大家从疫情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但是该委员会在其网站上明确表示,喜剧作为戏剧表演形式之一,并不意味着喜剧俱乐部和在俱乐部里表演脱口秀的演员有资格获得英格兰艺术理事会的补贴。这是由英国文化部、媒体部和体育部共同决定的。

相比英国和其他难以摆脱疫情侵扰的国家,中国的脱口秀演员们幸运地在今年上半年就重新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无论是在线上综艺还是在线下剧院、脱口秀俱乐部、酒吧,或者其他任何一个有一支话筒就能让人来上一段表演的场地,都已经如常开放,中国脱口秀演员和脱口秀爱好者们已经顺利地回到了过去的常态。在本土脱口秀成为热潮的今天,脱口秀演员可以被视为明星、红人,站在聚光灯和粉丝的尖叫簇拥之中;脱口秀演出中的一句台词可以成为网络流行用语而被广泛传播,被大家当作口头禅;一些脱口秀甚至找到了自己商业转化的出口,让自己脱离“食不果腹”的困境。一边是脱口秀愈发大众化、商业化,但另一边,我们又能在节目里看到一些脱口秀演员的挣扎,很多脱口秀演员依然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能坚持理想。有一句台词经常听到:“老板说了,如果这次我被淘汰了,就得回去好好安心工作。”

从某方面看,脱口秀和脱衣舞表演本质上并没什么区别,观众需要为了看表演而支付一定的费用,演员需要为表演花上不少工夫练习,但不知为何“表演脱衣舞”比“表演脱口秀”看上去更像是一份正式的工作。“脱口秀表演”更容易让旁人觉得这是一种业余爱好,它不像脱衣舞表演那样需要配合音乐、灯光和节奏,脱口秀从表面上来看就是一名演员在舞台上向观众大倒自己生活的苦水,努力用自己生活糟糕的一面为观众带来快乐。英格兰艺术理事会没有把它纳入戏剧表演的范畴,或许是因为欣赏文化艺术多多少少都需要让人动脑筋,用上自己毕生的艺术鉴赏能力来对其进行思考,而脱口秀只是单纯地为大家带来欢声笑语。它让大家能够从糟糕的生活当中,找到一个为数不多的、合法的、又对身体造不成伤害的消遣方式。既不会对社会产生不良影响,也不会动不动就诱惑年轻人闹革命,百益无一害,反而不被文化单位放在眼里。

在杂耍剧院里诞生的脱口秀

脱口秀比星巴克还早出现了整整一个世纪,如今星巴克已经成为了连锁咖啡巨头,脱口秀却仍然处于一个尴尬的社会地位。根据历史学家的研究,脱口秀出现在美国是19和20世纪之交时。当时美国正处于一个巨大的转型时期,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人口膨胀,文化艺术活动也愈发多样化、大众化。人们流行去纽约的杂耍表演俱乐部里观看综艺节目或者滑稽表演,舞女们表演脱衣舞,滑稽演员们表演充满活力以及快节奏的喜剧套路。喜剧演员会设计不同的故事来吸引新的观众,也就是过去那些从来不会在剧院里消费的底层美国人和移民工人。这些观众对现代城市生活的残酷真相和混乱本质非常熟悉,并且对那些老一辈人在家里壁炉前的摇椅上讲的老掉牙的、润色过的美国故事,一点都不感兴趣。美国历史学家约瑟夫·博斯金在他的《20世纪美国社会的幽默棱镜》中写道:“观看滑稽表演既是从现代城市环境中逃避的出口,也是对现代城市环境的对抗。因此许多滑稽表演都有着夸张的肢体语言和不间断的语言冲突。”为了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滑稽演员会化上充满戏剧效果的妆容,用眼花缭乱的道具来博人眼球,或者和其他演员一起在舞台上相互追逐、喷水、对砸馅饼。一名叫查理·凯斯的非洲裔美国杂技演员首次开启了脱口秀表演的先例,在杂耍剧场的舞台上亮相——他的亮点就在于,他什么花样都不做。没有道具,没有服装,没有其他演员的配合,只是站在话筒前独白。

从此以后,脱口秀表演开始在纽约的杂耍剧院和表演俱乐部里流行起来。标准的脱口秀内容包括:情感问题、金钱问题、贪婪的妻子、喋喋不休的老妈以及对于权力的蔑视。工薪阶级头疼什么,脱口秀演员就讲什么,就好像脱口秀演员可以代替他们说出自己平日无法说出口的真心话一样。

随着电影业的崛起,电视机占据了人们主要的娱乐时间。杂耍剧场黯然失色,但在杂耍剧场中发展起来的脫口秀得以幸存。脱口秀演员出现在了脱衣舞俱乐部、酒吧等小型表演场所,甚至还登上了电视综艺节目,在1950年代掀起了一股脱口秀的浪潮。新浪潮中的脱口秀演员拒绝过去杂技剧场里的那种老式、博出位的笑话,他们开始在脱口秀中嘲讽政治领导人、大众文化和美国社会,对那些受大众尊敬的“支柱”发表苛刻的评论,这便是美国脱口秀综艺节目的雏形。在当时,最著名的脱口秀演员不是那些在电视荧幕前穿戴整齐、手里握着一卷报纸、坐在小板凳上嘲讽时事的演员,而是兰尼·布鲁斯,一个新浪潮脱口秀时代最大的挑衅者。

兰尼·布鲁斯职业生涯的早期,大多在脱衣舞俱乐部和其他小型场所进行表演。相比电视节目里的脱口秀表演,兰尼的表演内容更为世俗,也更加辛辣——他喜欢批判宗教,批判社会对于性和毒品的道德主义态度,并且比其他任何的脱口秀演员更敢于把自己的内心赤裸裸地暴露在观众面前。他曾经嘲讽宗教:“如果耶稣是在20年前被杀的,那么现在天主教学校的孩子们脖子上挂的就是个小电椅,而不是十字架。”他是叛逆的、自由的,拥有大批的崇拜者,同时也是主流演艺界的弃儿,所有的电视台都故意回避他,禁止他上节目。1961年,兰尼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一个挤满人的演出厅里表演时,一名检察官冲入现场,警告兰尼不得说任何违背政府机构意愿的话,否则他将面临严重的指控。兰尼多次于夜总会表演下流桥段的脱口秀之后,把自己推入了一系列法律纠纷之中,几乎毁掉了他的职业生涯,并且还被英国禁止入境。1964年,兰尼在纽约格林威治的咖啡馆里表演时被捕,这次逮捕行动遭到了纽约许多文化名流的抗议,包括美国导演伍迪·艾伦、歌手鲍勃·迪伦、作家索尔·贝罗、阿瑟·米勒和苏珊·桑塔格等一系列美国艺术家和知识分子,他们为兰尼签下了请愿书。尽管如此,纽约市刑事审判法庭还是认定兰尼犯有淫秽罪并判处监禁。在大多数脱口秀表演场所都将他列入了黑名单以后,兰尼的健康和精神状态迅速恶化。1966年,兰尼在旧金山的一座礼堂里结束了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表演,5周以后,他被发现在家里服用了过量吗啡而死亡。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