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经典喜剧的打开方式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刘晗 南阳 时间:2021-01-07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博众人一笑的营生看似四两拨千斤,其中的门道却让人难以捉摸。如何在不经意间引爆笑点、经典噱头和作品如何经久不衰等诸如此类的学问一直以来都是喜剧演员思考的焦点,从简单粗暴的“装疯卖傻式”表演,再到从喜剧带入悲剧,进入于无声处笑中带泪的至高境界。随着观影体验的提升,喜剧的咖位和笑点也水涨船高。好演员不见得能演喜剧,但是好的喜剧演员一定是好演员,可以驾驭各式剧种。无论是欧美的脱口秀明星,还是日韩舞台剧的喜剧人,亦或是中国的相声小品演员,虽然中西方表演形式各异,但万变不离其宗的是透过诙谐的语言和肢体动作带给观众欢笑。不同的语言,一样的笑声,从观众的审美接受亦可管窥笑文化在中西方之间的差异。

恶搞戏仿:颠覆权威的无厘头闹剧

古希腊以降,“笑”被认为是打破严肃氛围的滑稽行为,《理想国》里谴责任何形式的模仿,贬低艺术的存在价值,喜剧首当其冲被逐出理想城邦。到了黑暗的中世纪,如此绽放生命光辉的表情再三被妖魔化,女性的笑声更意味着隐晦放荡,与笑有关的举止都被视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挑衅。直到近代理性主义哲学家斯宾诺莎在《伦理学》中为“笑”正了名:“喜悦的直接后果并非有害,而是有益的……因为笑与玩笑一样,都是一种单纯的喜悦;因此,只要不过分,笑本身是好的。在笑声中,可以掺进少许粗暴、悲哀的迷恋,这种迷恋在其他方面一般是得不到表现的。这是因为,还有什么比笑更宜于满足驱散忧郁的需要呢?”在他的观念中,人类追求幸福是头等大事,“笑”在民间的地位也连带得到了提升。

原本受到愉悦情绪牵动引发的感官体会走过了历史的低谷,随后便日渐高涨。20世纪文艺理论家巴赫金的著作《拉伯雷的创作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民间文化》从欧洲民间狂欢实践中梳理并分析了“笑”的精神实质,也就是后来闻名于世的“狂欢理论”,正如他所说的,在包罗万象的笑里面“存在着远古玩乐性仪式对神灵的嘲笑。在这里,一切祭祀性的成分和限定性的成分都消失了,但全民性、包罗万象性和乌托邦的成分却保留下来……‘双重性’狂欢的笑既是快乐的、兴奋的,同时也是讥笑的、冷嘲热讽的; 它既否定又肯定,既埋葬又再生。”这种取消社会阶层等级限制、摆脱人身重重束缚的狂欢一路延续至今,成为中西方当代文化的关键词。“顶级流量”的脱口秀不再局限于剧院、广场等小众范畴,而是扩展到移动设备的屏幕上,将喜剧带入随时随地可观赏的全民娱乐时代。

20世纪初期,8大电影公司齐发力迎来了好莱坞的黄金时期。处于经济大萧条中的美国,大众百姓即便生存陷入困境,也会掷金观影,体会多样的人生,神经喜剧就是在当时应运而生的。在这类喜剧中,常见行为诡异、性情疯癫的角色,他们大多身处上流社会,对于社会现状熟视无睹,可这恰恰正契合了当时民众的审美品味,在与主人公无忧无虑相伴的轻松愉悦剧情中暂时忘记沉重乏味的生活,将烦恼抛之脑后,沉浸在无拘无束的感官世界里。神经喜剧电影常以情爱作为主题,男女主角在对白中碰撞出笑点,他们性格古怪,行动上往往与众不同,不经意间搞出一连串的滑稽事。女主角出身高贵、思想前卫且独立自主,令他们的追求者百思不得其解,制造出荒唐一箩筐。

美国电影《一夜风流》即是典型的好莱坞神经喜剧。它改编自杂志上的一篇爱情故事:因恋情不被家人看好的富家女埃莉离家出走,路遇失业的报社记者彼得,两个行至穷途末路的人只能“抱團取暖”,一个为了博取同情卖弄风骚,一个不得不在色诱的迷惑下保全自己。彼得看到报上登出的埃莉父亲寻女的消息,一路对她关爱有加,初衷却是抢到独家新闻。途中颇费周折,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经历过大萧条时期,神经喜剧的余温渐渐散去,其后仍有反映中产阶级都市题材的爱情喜剧电影,或多或少都带有神经喜剧的烙印。上个世纪90年代金·凯瑞主演的《变相怪杰》就是其中之一:平凡的银行职员史丹利迷上了女客户蒂娜。他在河边捡到一个神秘面具,戴上后人生就有了反转的机会,他的脑袋变成了绿色,拥有超能力从而报复了仇人。不仅如此,他还抢劫银行,与蒂娜在夜总会共舞,一系列举动惹来了黑帮的关注,在混乱的面具之争后,史丹利夺回了面具,抱得美人归。

中国喜剧电影里也不乏此类题材。周星驰向来以颠覆经典取悦观众,《武状元苏乞儿》《唐伯虎点秋香》《大话西游》系列等都是广为人知的银幕经典,他主演的《百变星君》与《变相怪杰》有着相似的剧情:他演的“富二代”因得罪黑帮大佬而遭殃,被炸得粉身碎骨的他被教授复原为“百变人”,黑帮得知他生还的消息又来追杀,他变身超级微波炉躲过一劫,也赢得了暗恋女生的爱情。《百变星君》问世后,有不少影评人指出这部电影只不过是《变相怪杰》的汉化版。归根结底,无论《变相怪杰》还是《百变星君》,都不过是神经喜剧的“变种”,可以看出中西方喜剧存在着诸多的相似之处:首先,喜剧孵化于社会萧条时期,《百变星君》上映于香港金融风暴之时,与《一夜风流》的创作背景大致相当,都在大环境受挫的情况下用笑声抚慰了大众的创伤;其次,延续“穷小子与富家女”的人物设置,男女在社会阶层上的差异并不能成为爱情的阻隔,女主角对男主角从嘲笑讽刺到会心一笑的过渡,《罗马假日》《恋恋笔记本》《泰坦尼克号》都是类似的桥段;另外,以“斗气冤家”开场,制造冲突,起伏跌宕、戏谑搞笑的剧情吸引受众,这也是都市喜剧爱情片颇受追捧的原因;最关键的还是“男追女”的戏码反复上演,女主角美貌担当,男主角勇闯情关,穿过的层层关卡,其中就有大做笑料百出文章的余地。

除了在文化背景、性别、阶级上的相似,中西方喜剧电影也有着诸多不同点。从表现力来看,周星驰向来以香港特有的“无厘头”著称,在语言的双关押韵、词汇的改装上令人耳目一新;金·凯瑞则是以夸张的肢体表现出戏剧化的神经质,张弛有度。从表达方式来看,金·凯瑞有着西方特有的直率个性,心花怒放、口无遮拦的愉悦感破屏而出,在性情上因为一个转折或者意外而转变,亦善亦邪;周星驰则重在表现人物蜕变前后的差异,这种心路历程的转变非常鲜明,从一无是处到洗心革面,从恶到善,一味冲破心理防线,使自身变得更强大。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