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吃进嘴里的“尊严”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车耳 Emily 时间:2021-01-07

吃面包的讲究很多,比如不能用叉子吃面包,只能手拿,也不能像锯木头一样来回用餐刀切割面包,要用黄油涂面包而不是拿着面包去蘸黄油,等等。这些餐桌礼仪看似细微,实则考验你的教养。不仅国人出国时会洋相百出,即便在西方生活多年、受过高等教育甚至相当富裕的华人也经常会犯这类错误,因为他们疏于学习,疏于观察。

可以咬着吃的面包

面包咬着吃,这好像是天经地义。西方人的面包就像东方人的米饭一样,是天天都要面对的食物而且百吃不厌。我们国家餐馆的米饭往往是收费的,要一碗收一碗钱。而在西方国家,绝大部分餐馆中的面包是不要钱的,点菜后就上一篮子,不够可以再添。越好的餐馆面包越好吃,当然这些面包可能不是本店烘制,而是从面包房买回来的,这和国内餐馆好吃的米饭都是自己蒸的不同。

我的一个朋友在法国呆了十几年,吃面包跟吃馒头似的,其中一种错误吃相最常见,就是从面包篮中拿出面包掰了一半又放回去。碰到这样的情况,我经常是默默地将其拿出来吃掉,免得让同座的法国人尴尬,也让面包篮子里的面包继续保持完整和卫生。

想想看,如果你把米饭盛到自己碗里后又把一半倒回大锅里,其他食客会怎么想?不仅公共面包篮中食物一旦拿出就不能再放回,这篮面包本身即便在餐桌上没被动过,也不应该再拿回厨房重新供应给其他食客,只能扔掉。这是西方餐厅的规矩,越好的餐厅越这样。西方国家餐厅在这点上想得开,毕竟卫生和健康的考量权重更大。如果说这是一种浪费的话,那确实如此。

从这一点上说,吃不完的面包和食物免费打包带走反而会得到西方国家餐厅的鼓励,与此相反,自己花钱点来的食物上桌后不吃、却大量地丢弃在桌上则会遭到服务生的鄙视。这是国人在西方旅行时经常犯的毛病。

话说回来,不少面包是可以咬着吃的。从外在种类上来说,那些切片面包、夹心面包、涂抹黄油和果酱的面包;从内在种类上来说,那些软面包、一掰就掉渣的面包;从后加工角度来说,那些汉堡类面包、三明治类面包;等等,这些面包都是可以直接咬着吃的。但即便如此,你也最好看看对方怎么吃,如果同座的西方人掰著吃,你也最好不要咬着吃。实际上,一些餐馆中的面包篮中可能同时出现好几种,有的硬面包不能撕咬,只能掰好再送入口中。如果记不住上述那些种类的话,可以这样记:在家可以咬着吃,在外必须掰着吃;单独进食咬着吃,与人共餐掰着吃。

可以蘸着吃的面包

面包不仅可以咬着吃,还可以蘸着吃,这听着好像有点夸张,但确实有面包蘸咖啡、蘸汤的吃法。早期的好莱坞电影中有部著名影片《一夜风流》,中文翻译得极具想象力,但其实这部电影一点没有色情和夜里的风流故事。这部电影讲的是一个快要被开除的大牌记者和一个被娇生惯养的大亨女儿之间的故事,英文名字非常简单而且毫不诱人——《一夜中发生的事》,而其法语翻译则更为朴实——《纽约—迈阿密》,也就是两个人邂逅、乘坐同一辆大巴从佛罗里达去纽约的经历。

在这部风靡世界的电影中就有面包(其实是甜甜圈)蘸咖啡的镜头,这是当时美国人流行的早餐吃法,而且吃的方式也有讲究。电影中由好莱坞大名鼎鼎的帅哥盖博饰演的男主角、也就是那个失业但是很有操守的记者直面教训逃婚的富家女子不应该蘸得太久,而是蜻蜓点水般蘸一下就咬着吃。可见教养不分贫富,即便是家境再好,不肯学习的子女依然不会正确吃面包,到了社会上就遭到鄙视,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蘸着吃面包的例子其实比较少见,即便是西方世界,吃法也不尽相同,法国人就不屑于这么吃。其实他们不屑于吃挂满糖浆的甜甜圈,认为这是美国人的垃圾食品,他们有自己蘸着吃面包的方法。要知道,法国人是讲究到了极致,当我们用大碗盛菜时法国人用大盘盛汤,他们可以一顿盛宴下来从头到尾都用盘子。吃完头盘色拉后他们会用小块面包把油汁蘸干净,再送进嘴里。吃浓汤到最后当然汤汁会挂满盘子,这时候平素优雅的法国人也会用面包块蘸着剩余汤汁吃得津津有味,他们甚至将面包块当成擦布一样将盘子挂着的剩余汤汁全部擦光,吃到最后,那个盘子跟清洗了一般干净。德国前总理科尔这种吃法还被人报道过,德国女总理默克尔则更节省。

在法国,越到农村,汤就越浓,这个习惯也越盛。这源于他们节俭的传统,源于他们感恩食物的习惯。法国和德国的国家领导人经常有这方面的惊人之举,比如说用面包擦盘子再吃掉了,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食物了,自己擦皮鞋了,等等。

可以掰着吃的面包

至于面包掰着吃这一点要多讲几句。在正式餐厅,面包为什么要拿起来用手掰着吃而非用牙咬着吃没有考证,估计饿极了也会直接咬着吃,不过掰着吃确实好看一点。大家都知道法棍,就是那种跟胳膊一样长也一样粗的棍状面包。这是法国人天天吃、顿顿吃、从早到晚吃而不腻的食物,也是受政府补贴的食物。

如果说法国菜有什么国人所谓“主食”的话,这就是主食;如果说法国菜有什么“副食”的话,这也是副食。因为它早餐是主角,午餐和晚餐又成了配角,角色每天都要这么变换。和我们国人吃的“主食”多种多样不同,比如北方人喜欢吃馒头,南方人喜欢吃米饭;贵阳人喜欢早餐在街上吃一碗粉,而昆明市民则吃一碗热乎乎的米线;等等,法国人则不管从南到北还是从东到西,都无比忠诚地将法棍作为永远的主食或者副食,一生都与其相伴。吃法棍时,法国人会将其撕一小块优雅地放进嘴里,那一小块放在嘴里正合适,当然嘴小又细嚼慢咽的女士进食时面包块更小,咬得更隐蔽,咬得你看不到过程,而且他们吃饭时大部分时间闭着嘴,却能继续说话。如果想涂黄油,法国人就会将掰好的小块面包用刀抹上黄油再送进嘴里,仍然是一次一块,而不是像我们有些国人那样将黄油一次性涂满面包再咬着吃。同时,食客也不能图省事,把面包掰成众多小块放在那里,好像陕北人吃羊肉泡馍一样。法国人只是吃的时候再掰面包,掰多少吃多少,盘中永远是一块面包而不是好几块。而且最好在自己盘子上面掰,免得面包渣掉在餐布上。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