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人物 > 新闻 > 正文

吊桥实验:揭开“爱情”的秘密

来源:《世界博览》 编辑:潘楷文 时间:2021-01-07

1974年,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阿瑟·阿伦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实验,他通过一个精确的实验设计,把“爱情”凭空制造了出来。阿伦把实验地点选在了加拿大温哥华北部的一座名叫“卡皮兰诺”的吊桥上面,这座吊桥建在距离湍急的河面约70米的空中。吊桥全长约137米,宽约1.5米,桥的主体由两根又长又晃的缆绳构成,缆绳固定在桥两端仅仅5英尺宽的木桩上。而且,這座桥经常会随着风左摆右摆。

可以想象一下,当你小心翼翼地走在上面时,你的双脚踩在晃晃悠悠的桥板上,你的双手紧紧抓住旁边的缆绳。如果你向脚下看去,就会看见一条深深的峡谷,中间流淌着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此时,你是否会害怕到双腿发软呢?阿伦请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性作为研究助手,并让她站在吊桥的中央。她的任务就是在过桥的人中,截住那些没有女性同伴的男性青年,并请求这些男性协助她完成一项有关创造力对景区吸引力影响的心理学研究。

这些男性不仅被要求填写一份简短的问卷,还被要求要根据女助手所出示的照片,编一则简短的小故事。当然,编故事的过程是“一问一答”的聊天形式,气氛也非常轻松。实际上,这个所谓的“心理学研究”是假的,只是为了避免让被试猜到实验目的而刻意设置的烟幕弹。等到这些男性被试的任务完成后,女助手会给每位参加实验的男性被试留下自己的电话,并告诉他们,如果对实验结果感兴趣,可以拨打她的电话。

与此同时,阿伦又做了一次同样的实验,这次实验是在另一座桥上,不同的是,这座桥并不像卡皮兰诺吊桥那样让人体验到惊心动魄,这座桥是一座桥身又坚固又低矮、且横跨在小溪上的石桥。与上面的实验步骤一样,同一位漂亮的女助手,还是瞄准那些没有女伴陪同的男性青年,邀请他们参加实验,同样要求他们填写问卷和讲一个故事,并在最后,给那些参加实验的男性被试留下了联系方式。

爱情可以“人造”吗?

你猜,后来那些男性青年,有给漂亮女助理打电话的吗?当然有了。而且,走过卡皮兰诺吊桥的男性中,有大概一半的人,后来都给女助手打来了电话,而通过那个坚固而低矮石桥的16位男性中,只有2位给她打过电话。更夸张的是,参加卡皮兰诺吊桥实验的男性青年中,居然有不少人向女助手提出了约会请求,并表达了爱慕之意,并希望能够再次与女助手

见面。

此外,男性被试根据女助手出示图片所讲的故事情节,也存在明显差别。那些在卡皮兰诺吊桥上的男性被试,他们所讲的故事主题,几乎都跟情感、尤其是爱情与两性有关,有些人所讲的故事,还带有非常明显的性挑逗;而那些在稳固石桥上的男性,他们所讲的主题就五花八门,而且很少是跟爱情有关的,几乎没有人会在故事中涉及到两性问题。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阿伦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找到很好的解释。他认为,男性被试在吊桥上,按理说应该体验到恐惧,并且感受到压力与焦虑,这些负面情绪应该触发本能的“战逃反应”,就是人会进入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面色苍白、多汗以及肚子疼等应激状态,而应激状态是不太可能引发“性唤起”的。因为人类的性行为,以及绝大部分动物的性行为,都有个前提条件,就是一定要在安全的环境里,并且还得先吃饱肚子。当然,女性也不例外,她们体内的性激素,应该被吊桥的环境吓到才对,但结果却正好相反,这是为什么呢?

阿伦发现,在更早的1962年,哥伦比亚大学的斯坦利·斯坎特和杰罗姆·辛格就做过一个实验:他们找了一群被试,将他们随机分成两组,并给其中的一组被试注射了肾上腺素,而另一组则注射的是生理盐水,也就是安慰剂。当然,被试并不知道给他们注射了什么,只是告诉他们,过会儿他们会出现双手颤抖、心跳加快、呼吸急促以及面部潮红的症状,但这些症状都是很正常的。然后,这两组被试被逐一安排进入一间等候室,等候室里提前坐着一名志愿者,并会与被试单独聊一会儿。志愿者有两位,有一名志愿者既友善又亲切,时不时就会幽默一下,而另一名则是个“愤青”,怨念不断,始终都在嘟囔着自己的不满。在等候室待了一会儿后,被试会被研究人员带到另一个房间,并完成一份特别冗长的调查问卷。

在填写问卷的过程中,那些被注射了肾上腺素的人开始出现症状了,但奇怪的是,同样都是被注射了肾上腺素,那些与友善又亲切的志愿者单独聊天的被试在填问卷时心情都异常的好,甚至可以用兴高采烈来形容;而那些跟“愤青”志愿者待在一起的被试在填写问卷时就感到非常愤怒,并且认为研究人员弄的问卷“太蠢了”,还抱怨这是个很糟糕的实验。

这个实验给了阿伦很大的启示。实际上,当被试站在晃晃悠悠、左摇右摆并且横跨在崇山峻岭的吊桥上时,人们会本能地感受到恐惧,而恐惧则会本能性地激发人体的肾上腺素分泌增加,并导致人们出现心跳加速、呼吸急促等症状。然而,我们的大脑皮层却没闲着,它们无时无刻不在解读分析着周围的环境,理解着身体的变化。就在这时,一位年轻漂亮的女性出现在了男性被试面前,被试也会本能性地被漂亮女性吸引过去,但与此同时,被试的身体却还处于应激状态,他们还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手心冒汗。这个时候,我们的大脑晕了:到底是啥情况?突然,大脑从自己的情绪记忆库里调取出,自己曾经在面对喜欢的女孩时也会这样,于是大脑做出判断:我喜欢对方,我被她打动了。接下来,这些认为自己已经喜欢上女助手的被试,就会拨通电话,找女助手约会了。

能被预测的恋爱与婚姻

从吊桥实验可以看出,爱情的出现,跟我们大脑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体和所处的环境有着密切关系。那么我们大脑的认知又是如何影响爱情?如何维系爱情呢?而揭开这个秘密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约翰·戈特曼,他是美国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西雅图人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从事婚姻家庭的研究长达40年,是婚姻家庭研究领域的顶尖专家,被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心理治疗大师”,被媒体公认为“婚姻教皇”。

上一篇:汉语拼音,如此一路走来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Copyright © 2017-2021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