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健康 > 健康 > 正文

中国体操 多哈练兵 目标东京

来源:《新体育》 编辑:张旸 时间:2018-12-28

多哈体操世锦赛男团决赛上,中国队夺冠。

今年的多哈体操世锦赛落下帷幕。最后一个比赛日,中国队在女子平衡木和男子双杠上各得1金,加上之前获得的男子团体和男子鞍马冠军,中国队以4枚金牌的总成绩与美国队并列金牌榜首位。这是自2011年东京体操世锦赛以来,中国队在世锦赛上取得的最好成绩,男团和女团还双双获得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在多哈,人们看到了男队小伙子们重夺男团冠军的喜悦,也能感受到女队姑娘们在比赛中的进步。进入新世纪以来的5届奥运会,中国体操队既有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9金辉煌,也有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的两次遭遇重创。此次中国体操队在多哈打了翻身仗,但如何进一步扬长补短,保持队伍实力平稳增长,仍值得思考。

男子团体格局变化中日俄呈三强鼎立

本届世锦赛最扣人心弦的是男团决赛公布成绩的那一刻。0.049分,中国队以微小的差距战胜了俄罗斯,重夺男团冠军,这对中国体操项目来说意义重大。

男团是中国体操队向来最为看重的项目,长期以来,中日男团王者之争备受关注。本次世锦赛,中日争霸格局被打破,俄罗斯男团强势崛起。比赛中,中日两队分别出现失误,俄罗斯队一路领先。依靠双杠项目的强势表现,中国体操男队重现夺金希望。悬念一直保持到最后一项,最终,中国队以微弱优势力压俄罗斯队夺冠,时隔4年,第12次拿下世锦赛男团金牌,重新成为世界男子体操最强的团队。

作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前的第一次大考,这样的成绩对增强中国体操队的信心有着很大帮助。同时,也必须清醒认识到,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日本队将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依旧不容小视。俄罗斯男团的崛起对中日两队都提出了不小的挑战。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在男团决赛结束后说:“从这次比赛可以看出,随着俄罗斯的强势崛起,原来中日争雄的格局将发生重大改变。”

全能单项各有斩获男队双星闪耀多哈

本次世锦赛,男队双星肖若腾和邹敬园闪耀多哈赛场。个人全能比赛是中俄两队一争高下的局面,上届世锦赛全能冠军肖若腾用出色的表现证明了自己在这个项目上的竞争力。面对俄罗斯新起之秀,肖若腾从容淡定,正如他所说,无论日本的内村航平在不在场上,自己都是这枚全能金牌最有力的争夺者。六轮比拼过后,场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肖若腾与俄罗斯名将达拉洛杨的分数完全相同,最后因完成分较低,肖若腾与金牌失之交臂。赛后,舆论普遍认为他的“实力与金牌同色”。肖若腾也表示,将在以后的比赛中把金牌夺回来。

话音未落,在随后进行的男子鞍马比赛中,肖若腾临场增加难度,用一套从未使用过的高难度的动作拿到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鞍马世界冠军,为中国体操队拿到第二金,也弥补了自己的遗憾。

女子平衡木决赛上,刘婷婷摘金。
男子鞍马决赛上,肖若腾夺冠。

双杠比赛毫无悬念,小将邹敬园尽管肩伤在身,但在双杠项目上仍然保持强劲的优势。从这个周期开始,只要他出战的比赛,就没有让这块金牌旁落过。16.433的高分成功卫冕,比第二名维尼亚耶夫高出了0.842分之多。邹敬园这枚双杠金牌也被认为是东京奥运会最有把握的一个夺金点。

女队弱项亟待加强乔良带来先进理念

相比于男队,中国女队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拜尔斯领衔的美国女团可以说是称霸体坛,团体决赛中,她们以将近9分的领先优势摘金。以中国体操女队目前的人才储备来看,小花们还无法撼动美国队的霸主地位。除此之外,老牌劲旅俄罗斯和日渐复苏的日本队都给中国女团争夺奖牌制造了不少困难。

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中国体操跌入低谷。经过近两年的调整和改变,队伍在不断进步。

不过,中国女队的美籍华裔主教练乔良回来执教,带来训练理念和方式的改变,他把美国女队大量的训练方式和方法融进中国队的训练中。以中国体操队第一个试点的小组为例,女队一天长达490分钟的训练,专项能力训练比重达到66%,基础能力训练占20%,專项技术比例仅有14%。而身体素质已被纳入队员大赛选拔评定内容,成为入选指标之一,以前一年一次的身体素质训练测评也改成了每个季度一次。

改变和成效还需要时间,但是队员们稳定性的增强和完成分的提高,让人们对中国女队在东京奥运会的前景有了更多的期待。本届世锦赛,在“前有追兵,后有围堵”的情况下,中国小花们能拿到团体铜牌,实属不易。虽然个人全能决赛罗欢和陈一乐都无缘奖牌,但在单项决赛中,18岁的刘婷婷以一套超高难度的动作获得14.533分,为中国女队赢得一块金牌。

男子双杠决赛上,邹敬园夺金。

上任不久的乔良对这样的成绩感到十分满意。他说:“这次来多哈的目的主要是锻炼队伍,发现问题。从比赛结果看,达到了目的,也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另外,也了解和观察了对手的情况,这是可喜的地方。”

中国体操走对路子东京奥运成绩可期

为了最大化争取东京奥运的参赛资格,中国体操队兵分两路,分别参加世锦赛和世界杯。上届世锦赛高低杠冠军范忆琳、吊环冠军刘洋、鞍马高手翁浩等没有出现在本届世锦赛的阵容中,他们将在世界杯单项赛中争夺名次,争取东京奥运会的个人参赛资格。这样的做法可能会使世锦赛的奖牌数量有所下降,但是作为东京奥运会的一次重要练兵,本届大赛的目的之一就是磨合团队,发现问题。

国家体育总局体操中心主任缪仲一赛后总结说:“这个成绩充分反映了这一年多来的训练,是运动员和教练员的付出,同时也检验和证明了我们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更多的还是危机。”缪仲一连续用了三个“危机”来强调:“我们拿了冠军,但是战胜对手的优势非常小,中国体育有这样一句话:‘走下领奖台,一切从零开始。’,我们丝毫不可以骄傲,丝毫不可以懈怠。”

的确,无敌的拜尔斯率领美国女子体操一骑绝尘,以达拉洛扬为代表的俄罗斯男子体操快速崛起,日本男子体操虽然折戟多哈,但仍实力强劲,何况奥运会前的交锋一向虚虚实实。

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中国体操跌入低谷。经过近两年的调整和改变,队伍在不断进步。虽然本届大赛有遗憾和不足,但姑娘和小伙们不断精进的技术和对更高目标的追求,让人们对东京奥运会的“翻身仗”充满期待。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