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运动健康 > 健康 > 正文

古人房事养生的“七损八益”

来源:《科学养生》 编辑:庭筠 时间:2019-04-11

房事养生是古代中医药的瑰宝之一,古人很早就知晓通过性事可以养生的道理,马王堆出土的汉代医简《天下至道谈》中有不少关于夫妇性事养生的经验。古人认为,夫妇性生活时,要注意做足前戏功夫,如果能够与气功导引相结合,就更好了,房事就可能具有抗衰老、延年益寿的作用。这些道理和经验经过历朝历代相传并不断发展,已形成独特的房事养生的方法和理论。

《黄帝内经》中提到“七损八益”之说,由于未有明确解释,后世有诸多猜测和解释。《天下至道谈》中所提到的“七损”,“一曰闭,二曰泄,三曰渴(竭),四曰弗(勿),五曰烦,六曰绝,七曰费。”所谓“七损”,是指七种有损于人体健康的性事活动。具体有,“一曰闭”,指的是男子阴茎生病或精道不通,甚或无精可泄闭塞之时不宜性事;“二曰泄”,当夫妻一方或双方阳气外泄、大汗淋漓未干之时不宜同房;“三曰渴(竭)”,指的是夫妇纵欲无度,精液虚损衰竭不利于身心健康;“四曰弗(勿)”,阳痿不振而强行交接,是不利于身心健康的;“五曰烦”,心烦意乱、呼吸急促、气喘吁吁时不宜房事;“六曰绝”,当女方性欲冷淡,而男性强行交合,将给女方带来病痛,甚至影响孕育;“七曰费”,性事前不经双方协调同步而急速图快、卒上暴下,徒然耗费精气,有损健康。

那么“八益”具体指的是哪些呢?《天下至道谈》中记载的八益是:“一曰治气,二曰致沫,三曰智(知)时,四曰畜(蓄)气,五曰和沫,六曰窃气,七曰寺(待)赢,八曰定顷(倾)”。“治气”、“蓄气”、“窃气”说的都是在什么情况下宜性事,以及采用什么动作才可调理及蓄养精气;“致沫”、“和沫”,说的是如何刺激产生口中津液和吞吸唾液,并使阴液分泌以利交合等,即需掌握好性事的适当时机,宜做到夫妇双方(特别是妇方)有较强的性欲望时,才易于达到协调一致。“寺(待)赢”、“定顷(倾)”,是要求性事时须固护精液、珍惜元气,不可放纵粗暴,狂施滥泄。

文中对每一“益”都有相应的、具体的说法,大致要求是:夫妻性事之前,宜先呼吸吐纳、吞吸津液、护练精气;清晨起床,习练坐功,提使肛门,导气运行;交合之前,夫妇应先抒缱绻之情,互有抚触,情语相慰,待双方有较强的性欲冲动时再进行交合;为使双方协调一致,动作宜轻柔舒缓,注意关注对方(尤以女方)的情欲反应,切忌急躁粗暴;不可纵情极欲,滥泄精气,达到性高潮后,略经休息,并用温水洗净外阴,以保持清潔卫生。

唐代著名药学家孙思邈指出,房事讲求“七损八益”并不是为了纵欲放荡,图短时快乐,而是为节欲固本,防病养生;其意不在纵情女色,而是为了补精益气以祛病延年。

古人还归纳总结了通过正确的性生活防治疾病的办法,是在男女性事时有针对性的自我调节手段。

日本人丹波康赖所著的《医心方》第廿八卷中,转引了我国古人总结的大量有关性疾患的自我治疗经验。其中,谈到视物不清、腰痛、下腹挛急、满足痉扭、背曲、胁痛、头部沉重、颈项强痛、胸痛气满、心下瘀结、脸面生疮、鼻血、吐血、黄疸、酒劳、阴茎发痛、小便淋漓、大便困难、肛瘘痔疮、肌萎跛行或手不及头时,如系夫妇交合姿态、体位、时间或新陈代谢的失当而引起这些病痛,则多可通过夫妇性事时相应的动作而得以纠正或减轻。其中,蕴含了不少防治某些病痛的可贵经验。应该说,这是古代性疾患防治学的最早专科文献。其治疗特点,一是自我调节,很少用药;二是找出致病的诱因而在性事时反其道而行之,使病痛得以补偏去弊而痊愈。

上面所说的各种病痛,并不都是由于夫妇性事不当所引起的,其他病因也可导致类似病症。如确系交合失宜所致,则可择而用之,多有效验。如其中一项谈到,当夫妇侧卧合时,面向对方,若常用力抬举臀部,则可发生胁痛。这种胁痛的自我治疗方法,应是夫妇摆正身体,取平卧位,先徐缓嬉戏,后乃交合,这样就可使胁痛得到纠正和消失。而在《玉房秘诀》中则提出,夫妇性生活时,通过适当控制泄精(即男方动而不泄),采用气功导引术,可调和人体五脏六腑的功能,使食物易于消化吸收,可防治多种疾病。

古人还认为,采用相应的导引,既可作为达到“还精补脑”(一种使精液不外泄而内留壮益身体的设想)要求的措施,又有令人耳聪目明的效用。古书《洞玄子》、《玉房指要》中亦有类似的记载。这种将房中事的导引术与养生家的气功相辅相成地结合起来,以护精、养神、调气的说法,虽说对具体病症的具体效果还需进一步验证,但这种学术实践却是颇为宝贵的。

在现代性治疗中,有医者用类似我国古人上述气功导引操作的“挤控法”和精神分散法以治疗早泄、遗精,并收到了满意的疗效。由此可见,古人这方面的经验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它很可能为现代性治疗学提供较多的思路和线索。

在《天下至道谈》中,提出了将阳痿分成怒而不大、大而不坚、坚而不热等三种辩证分型,这应是最早描述阳痿的男性学古代文献。《素女经》则将阳痿分成不怒、不大、不坚、不热四型,且分别究其因为和气、肌气、骨气或神气不至。此二书的分型,表现上似有不同,其实质却一致,都是围绕着“怒、大、坚、热”四种反应而察其不同病机,较现代性治疗学中将阳痿之分成原发性、继发性或境遇性者,可能更为具体而深刻。

《素女经》、《玉房秘诀》、《洞玄子》和《玉房指要》等书中还先后提出了对阳痿的多种治法和方药。有的总结了阳痿的防治要则,有的主张在夫妇性事时采取一定的姿势和体位以治某种类型的阳痿,有的则提出了用一些方药予以内服或外搽。概括前人提出的防治阳痿的三项措施,大都不外是一要“避七损、行八益”,二是“必先和气”,三是须“顺其五常”,性事时需有节制地进行。

《玉房指要》中记载有不少方药,用以分别治疗夫妇交合过于粗暴而致妇方阴户肿痛、女阴松弛等。其方药多简便易行,有的口服、有的外洗、有的局部塞用,据说效果不错。

在《玉房秘诀》一书中还提出了“梦与鬼交”的治疗命题。病名虽带有唯心色彩,但对此病的认识却是并非真有其鬼,而是旷久男女情性不逐,积有所思,精神恍惚,梦与交合,故应属于现代所认为的性幻想一类病症。其治法,古人认为宜针对病因以适宜的性行为泄解其久郁情欲,并适当配合药物治疗。

《素女经》还提出用茯苓更生丸治疗七伤之病,即说这一方药可治诸如阴汗(外阴多汗)、阴衰(性功能衰退)、精清(精液清稀)、精少(精液量少)、阴下湿痒(外阴湿疹奇痒)、小便数少(尿次多而尿短少)和阴痒行事不逐(阴痒不能同房)等病。

上一篇:爱美 与年龄无关
下一篇:你们的声音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