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奉节 消落的江城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 编辑:丁海笑 时间:2018-09-18

不久前,我有机会以重庆的奉节为中心,对三峡地区进行了一次深度探访。从某种意义上说,任何一个“异域”的精彩程度,都赶不上中国的一个县城。奉节,是“三峡之首”瞿塘峡的所在地,也是古夔州治府所在地,从汉代起就是三峡地区的行政中心。自1898年英国商人利德将一艘17米长的木壳小汽轮——“利川号”开入三峡之后,奉节就像江河的消落带一般,在山川巨变中浮沉,成为我们回溯历史的一个坐标与通道。

沿着宋朝人的旅行路线

在北宋画家李公麟的《蜀川胜概图》中,从益州路治所成都府到夔州路治所夔州府(奉节),跳过了千山万水,仿佛没有阴隔——水运时代,“千里江陵一日还”并非空穴来风。除了李白过夔门时写的《早发白帝城》,从白帝城到瞿塘峡,还有近千位诗人做诗万首,使得奉节有了“诗城”之誉。我沿着《蜀川胜概图》中绘制的旅行路线,从万州到奉节,看李白、杜甫诗词中提到的景色,像保罗·索鲁等西方旅行家梦寐以求的那样行走三峡,在贾樟柯《三峡好人》的拍摄地留连,听那些远去的老城的故事,在魔幻色彩的新城中探索……

起点 “万商毕集”之地

去往奉节,多半要先过万州,这两个小城颇有渊源。

历史上,万州地区一度属于奉节的管辖范围。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英国与清政府签订《中英续议通商行船条约》,增辟万县为通商口岸,成为万州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万州早有水运发展的积淀,1003年,美国传教士及探险家威廉·盖洛(William Geil)就在《扬子江上的美国人》一书中写到:万县是重庆和宜昌之间最富有和最重要的城市。民国六年(1917年),万州设立海关,因长江黄金水道的便利,国内外客商纷至沓来,使它一跃成为四川第三大城市,与成都、重庆并称“成渝万”,同时也成为川东、鄂西、陕南、黔东、湘西的重要物资集散地。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四川实行行政督察区制,原定第九行政督察区署设在奉节,后改设在万县。1950年,奉节从属万县,直到19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奉节从万县的管辖中脱离,直属重庆。

百年变迁,使得万州与奉节的政治、经济地位发生了对调。如今万州是一个交通枢纽和地区性中心,拥有机场和高铁站。不过,待郑万高铁奉节站建成、巫山机场通航后,一切将有新的变化。

1969年,我的父亲12岁,被送往湖北老家,顺长江而下,过万县,他记得万县的码头上一道长长的梯步(现已没入水中),望不到尽头,过三峡的时候,漫天云雾,激流险滩,令人难忘。

20世纪80年代,旅行作家保罗·索鲁(Paul Theroux)到过万县,那时正值中国工业开发时期,长江沿岸兴建了许多工厂,他形容万县是“一座比重庆更骇人的城市——遍地泥泞、阴雨绵绵、污黑的街道、破碎的窗户、烟雾弥漫、每栋房子前面都蒙上一层煤灰。”

按宋朝人绘制的《蜀川胜概图》(现藏于美国弗瑞尔美术馆)的旅行路线,从益州路治所成都府(四川成都)到夔州路治所夔州府(重庆奉节)需要数日,如今可乘坐高铁三个半小时直达万州北站,再从万州到奉节,开始三峡之旅。我从高铁站望出去,万州规划整齐、高楼耸立,同我去过的所有中等城市没什么两样。

捡拾古夔州的记忆碎片

“夔”在字典里有两种解释,其一指一足的龙兽,其二指今天奉节一带。先秦时,梅溪河注入长江,在今奉节老城附近形成一片碛坝,砂石堆积,形成“八阵图”与盐泉,夔州先民选择渔盐之地而居,始有鱼国。汉代公孙述筑白帝城,刘备于白帝城永安宫托孤,后来病死在这里。759年,李白三过夔州时,正逢人生际遇转变,在一个朝霞满天的清晨,李白登舟下江陵,过夔门时写下《早发白帝城》。7年后,杜甫到达夔州,两年作诗462首,767年的一个秋日,他登上白帝城附近的山,写下了号称“七律之冠”的《登高》。宋朝初年,在四川盆地境内置西川路,后增设峡西路,与西川路并称“川峡路”,不久川峡路又分出益州路、利州路、梓州路、夔州路,史称“川峡四路”,简称“四川路”,“四川”即由此得名。宋朝时,夔州的管辖范围涵盖今湖北、贵州、四川、重庆一带。

1909年4月29日下午5时,美国地理学家张伯伦(Thomas Chrowder Chamberlin)在夔州府拍下一张清晰的全景照片,使其精美绝伦的城市风貌得以传世。遥想当年,这座依风水格局而建的元宝状的老城里,绸缎商、盐贩子、果农、土酒倌熙来攘往;苦力们用黄杨扁担从码头旁边的宁江盐井里挑了盐,通过海螺般的井道上岸;如山的货物被交与船夫和骡夫,他们穿过高江急峡,一路船工号子、两岸猿声、山歌小调不绝于耳……

1939—1941年,奉节县城遭受日軍轰炸14次,古城被毁。1997年,重庆设立直辖市,奉节划归重庆,老城搬迁陆续开始。2002,三峡库区第—爆在奉节启动。2005年,贾樟柯在奉节拍摄了《三峡好人》。2010年,三峡蓄水175米,奉节老城几乎被完全淹没,是三峡库区淹没的唯一一座省级历史文化名城。2017年开始,因道路改善,奉节拟对老城的最后一个角落进行拆迁,夔州旅游文化新区成立,全县的支柱产业由煤矿转为文化旅游。

奉节县城逐渐远离了古夔州城和白帝城的区域,如今沿长江主干道分布,西边是西部新区、三马山新城,以半山腰的夔州路和沿江的滨江国际为中心,四个车站和一个客运码头都位于距离夔门大桥不远的诗城路上;老城位于三马山新城以东10公里,只剩了一小块地方和—个码头;往东过梅溪大桥是宝塔坪,建有夔州博物馆和旅游码头,“三峡游”的游轮就停靠在这里;再往东是白帝城、三峡之巅(赤甲山)和瞿塘峡,瞿塘峡的尽头是大溪,如今属于巫山县。

奉节的新城是一座立体的城市,空中人行道、水泥吊脚楼随处可见,无数暗门上上下下,房屋一阶一阶向上垒。夜幕降临,明明灭灭的霓虹灯随山势而上,让人感觉像是置身于一座赛博朋克式的城寨。当地人悠然自得地生活着,天桥下、梯步上总能看到聚在一起打川牌的老人,广场上有跳迪斯科的,也有跳竹枝舞(一种三峡民间歌舞)的,间或还有^睬着迈克尔·杰克逊式的舞步。

标签: 专题 丁海笑
上一篇:一个国家的肖像
下一篇:冰川下的火舞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