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温暖的向日葵

来源:《新疆人文地理》 编辑:田蓉红 时间:2019-01-09

那年七月,在菜籽沟木垒书院参加一个培训班,清晨早起,清凉微雨中,顺着一条小路,闲闲地走,在小路转角处遇到一大片盛开的向日葵,一栋农房掩映期间,炊烟缭绕升腾,与雨雾混合,在僻静的山湾中,传递着踏实而宁静的生活气息。

隔着一泓溪水,我站在彼处,想想那个在屋舍旁边种下大片向日葵的人,内心究竟有着怎样无法释放的阳光;想象自己有一天也会拥有这样一处院所,清晨推门而出,迎接我的是满眼的阳光和大片令人愉悦的色彩。

年少时,钟爱那温暖的颜色,每年都会在母亲的菜园里认真地埋下几颗向日葵的种子。耐心的等待它发芽、拔节、开枝、散叶,等待有一天它在阳光的照耀下,开出明亮的花,以调剂我单调的少年生活。

在北方单一的色彩里,向日葵是傲然的,卓然不群的站立在广袤的田野里,肩并着肩,排起整齐的队列,有着统一的追随。它们的信仰,就是阳光。

摄影/窦卫兵

古希腊的神话里,有一位水泽仙女叫克丽泰,一天,她在树林里遇见了正在狩猎的太阳神阿波罗,便深深为这位俊美的神所着迷,疯狂地爱上了他。可是,阿波罗却没有注意到她,狩猎之后便驾着他的太阳马车离开。

克丽泰热切地盼望有一天阿波罗能对她说说话,但她却再也没有遇见过他。于是她只能每天注视着天空,看着阿波罗驾着金碧辉煌的日车划过天空,追随着他的行程,直到太阳落山,便怅然的低下头。每天,她就这样呆坐在水泽旁,相思蚀骨,面容憔悴。

后来,众神怜悯她,把她变成一大朵金黄色的向日葵。她的脸儿变成了花盘,永远向着太阳,每日追随他心中的阿波罗,向他诉说她永远不变的恋情和爱慕。

知道了这样的神话故事,再看向日葵,便觉得它始终追随阳光的花盘里,深藏着一双痴情的目光,從破土而出的那天起,它的生命里便注定了忠诚和等待。

这种原产自南美洲的植物,跨越山川河流,追随着太阳的轨迹一路播撒,最终引入中国。中国的黑龙江省甘南县,地处大兴安岭南麓,光照充足,土壤有机质含量在3.6%以上,非常适宜于向日葵的生产和种植。20世纪70年代末,当地农户开始把葵花籽作为重要的经济作物大面积种植,从此以后,甘南县把葵花籽种植作为一项重要产业来抓,不断扩大种植规模。随着甘南葵花籽品种的推广,使得甘南葵花籽无论在数量上还是在品质上,在中国市场都占有重要位置,是有名的“中国向日葵之乡”。

那些被充足的阳光和温暖的土壤眷顾着的向日葵,在蓬勃生长的同时,也给当地农户带来富足和希望。进入秋季,它们花盘中心的小花凋萎,籽粒开始变得饱满,丰硕的头颅低垂,谦顺地俯身,向养育过它们的大地。

在新疆,向日葵的主要种植区集中在昌吉回族自治州和阿勒泰地区。阿勒泰地处欧亚大陆中心腹地,远离海洋,属于中温带大陆性气候区。这里夏季短促、气温平和,在温度最高的7月,沿着乌伦古河水域,几十万亩向日葵向阳而开,点缀着山河故土,它们是远行者镜头里的风景,亦丰富着当地人生活里的色彩。

向日葵是比较随遇而安的植物,在幼苗阶段和成熟阶段,都有较强的耐低温能力。幼苗可经受几小时零下4℃的低温,低温过后仍能恢复正常生长,具有较强的抗寒性;在气温高达50℃相对湿度30%~55%时,凭借叶片的蒸腾作用来调节体温,仍能进行正常的生理活动。生长期只要控制无限长杈,合理追肥,便能一直昂扬地生长。

向日葵的白花不结籽,只有人工辅助授粉或借助昆虫异花授粉才能结实。盛花期,当气温28℃左右,没有大风和降雨天气时,最适宜放蜂传粉。所以,向日葵盛开的季节,养蜂人都会闻讯而来,携带蜂箱,扎一个简易的房子,与向日葵日夜相伴,任勤劳的蜜蜂在花田中穿梭往来,在采撷蜂蜜的同时,以蜂为媒,完成花与花之间的授粉。在这盛大而隐秘的接触中,葵花籽的雏形渐渐呈现。

不起眼的葵花籽,是人们生活中是不可缺少的零食,虽然食之不易,吃起来有如“老虎吃蚊——多吃少吞”,但却甘香可口,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葵花籽富含蛋白质,除了直接炒熟做为零食外,还可以加入到菜肴中提升食品的营养价值,可以为沙拉、酱汁、菜肴、蛋糕和酸奶酪增添独特的酥脆口感;作为植物的种子,葵花籽含有大量的油脂,是重要的榨油原料,葵花籽油是近几年来深受营养学界推崇的高档健康油脂。

向日葵是兼实用性和观赏性于一体的植物,它的根扎在坚实的泥土里,却能生长出一番蓬勃向上的意境,它的光辉明亮,让许多人为之倾心。

提起向日葵,就不能不提到梵高,向日葵是梵高的崇拜物,因为在他的眼里,向日葵是太阳之光,是光和热的象征,是他内心翻腾的感情烈火的写照,也是他苦难生活的缩影。

1888年2月,35岁的梵高从巴黎来到法国南部小城阿尔,寻找他的阳光,他的麦田,他的向日葵……他曾多次描绘以向日葵为主题的静物,并喜欢用向日葵来布置他在阿尔的房间。他曾说过:“我想画上半打的《向日葵》来装饰我的画室,让纯净的铬黄,在各种不同的背景上,在各种程度的蓝色底子上,从最淡的维罗内塞的蓝色到最高级的蓝色,闪闪发光;我要给这些画配上最精致涂成橙黄色的画框,就像哥特式教堂里的彩绘玻璃一样。”梵高确实做到了让阿尔八月阳光的色彩在画面上大放光芒,这些色彩炽热的阳光,是发自内心虔诚的精神情感。

梵高笔下的向日葵,像闪烁着的熊熊火焰,艳丽、华美,又不失优雅、细腻,那富有运动感的和仿佛旋转不停的笔触是那样粗厚有力,色彩的对比也是单纯强烈的。然而,在这种粗厚和单纯中却又充满了智慧和灵气。

梵高集中精力创作《向日葵》系列作品时,正是他的艺术成熟时期,此时他非常喜欢使用黄色。对于渴望鲜明色彩的梵高来说,黄色代表太阳的颜色,具有特殊意义,而这种色调与向日葵永远朝向太阳的精神又如此吻合。“无论多高多大,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这就是向日葵的精神。他笔下的向日葵不仅仅是植物,而是带有原始冲动和热情的生命体。他懂得一株向日葵内心的骄傲,也懂得如何去呈现它的骄傲。

梵高和向日葵最终彼此成就了对方,一个呈现了向日葵明媚亮丽的今生,一个辉煌了被后世瞩目敬仰的梵高,这应该是植物和人之间最温暖的成全。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