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西安道北往事 最后的回眸和最后的江湖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编辑:胡建银 时间:2019-01-09

道北,顾名思义,铁道以北。按理来说,这不是什么稀罕的词语,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可以叫道北,但唯独西安的道北不太一样,这块处于西安火车站以北,龙首村以南,东到太华路,西到红庙坡的棚户区,不仅是西安人的江湖。更藏有西安这座城市不愿提起的回忆。

201S年6月,西安火车站北广场棚户区拆迁工作正式启动,这宣告着道北的存在正式进入倒计时。三年的时间过去,如今的道北就像一个历经世事变迁、即将奔三的年轻人,尽管有些倔强,但属于他的日子终究过去了。

告别以前,让我们再看一眼道北这个西安人的江湖。

道北的由来 河南人在西安

有关于西安道北的由来,公认的说法是:1936年,当陇海铁路修到西安时,一些修路的河南人就把家安在了铁道北边,随后在1938年花园口决堤事件中,更多的河南人逃荒到西安,在道北修建了棚户区。

尽管有了安身之地,但并不代表那时的河南人就能够高枕无忧、安居乐业。在那个饥荒与战乱交加的年代,倔强、坚强的河南人不愿伸手向同胞讨要,他们自力更生,用自己的双手去开辟一方天地。一位道北老人回忆起当年的日子,充满感慨:“到了西安,俺们就搭那个土窝子住,从火车头上扒拉下煤渣,和上泥,买一些草席,窝子就搭好了,窝子下面挖个坑,就能住人。它再烂,也是个家!”土里种不出粮食,河南人就想尽办法从事一些基层工作,给人糊墙、修房檐、拉小车,但微薄的收入有时也难以糊口,他们只有将—切能够入嘴的东西吃下,树皮、草根是常吃的食物。更有甚者,与牛马同食,河南人用这样的方式在异乡扎下根,成为道北的主人。当然,面对这些外来客,西安本地^曾带有贬义地称呼他们为“河南担”。河南人也回敬西安人“此地娃”。

建国后,道北依然是河南人的天下。他们居住在几十年前的铁路工房、棚屋之中,街道曲折而狭窄,“道北人”成为了他们新的身份标识,代表着“此地娃”对“河南担”的默许与接纳。中原文化和关中文化也在道北交融、碰撞,形成一种特别的文化:河南话成了道北人的官话,是他们身份的独特象征,不管是河南外迁来的,还是生活在道北的陕西人家,一张口就是河南话,“中不中?”“中”;猛吸一口胡辣汤,再来一碗羊肉泡馍是道北早晨的常见情景。

如今的道北,夜幕下已不见当年的热闹,只余还眷恋故土,舍不得搬离的人。但很快,他们也要走了。

由于社区整体文化水平不高,道北人的生活水平处于西安的底端,道北也成了贫穷与落后的代名词。一句“道北娃你也敢嫁”有时便能拆散一段大好姻缘。因为穷,这里诞生过一种很特殊的职业——“挂坡”,就是拿着一头栓有铁钩的绳子,在坡底下等那些拉架子车的拉不动了,就用绳子一端的铁钩挂在架子车上帮人把车拉上坡,以此赚得5分钱的酬劳。当时“挂坡”的人很多,小孩子、小伙子、中年人、甚至还有妇女。他们总是早早就蹲在坡下,等一天结束后怀里揣着“挂坡”赚来的硬币,丁零当啷地拿回去贴补家用。

道北往事 那些恐怖的江湖黑帮

贫穷,有时也意味着暴力与犯罪,对于当时道北的治安,有一个段子:西安东西南北四个城郊的人相互问候,问西郊的人:“你娃下岗了么?”;问东郊的人:“你娃娃打架了么?”;问南郊的人则是:“你娃考上了学么?”;问北郊,也就是道北的人:“你娃放出来了么?”出生于道北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著名摇滚歌手郑钧也曾对此回忆说:“7岁就开始面对死亡,然后是一片黑暗。被打,或者打别人,家庭暴力、社会暴力,痛苦、悲伤,我妈的眼泪。”一个小伙伴让他去书包里帮自己拿点东西,他一掏,一把锋利的菜刀赫然在目。这是郑钧的童年。也是大多数道北人的童年。

來到道北,仿佛穿越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事物都还保留着最初的模样,只是多了些灰尘与蛛丝罢了。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