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丝绸之路甘肃骑行记 从兰州市到星星峡,见证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编辑:许婧 时间:2019-01-09

丝绸之路以西汉张骞出使西域闻名遐迩,也是我在骑行生涯中万分期待的一条文明之路。从兰州市到星星峡,途经的张掖、武威、嘉峪关、玉门等古代军政重地,它们无不彰姓着历史的韵味。

丝绸之路是我骑行生涯中万分憧憬的一条文明之路。

今年春天,我和阿寂从乌鲁木齐骑行到漠河,东北开阔的地势与北国的风光让我们心旷神怡。于是,带着从北国延续下来的激动心情,我们开启了对丝路的挑战,殊不知,装备的突发状况以及严峻的西北气候,给我们的骑行带来了巨大影响……

1兰州→苦水镇→永登县十八里堡→永丰镇→水泉子村

西骑伊始,装备就出了问题,我们只得侥幸上路。六月的丝路并非只订尘沙,还有偶时的阵雨。在一天之内破胎两次,这次骑行也算史无前例……

骑行漠河结束后,我们坐火车到兰州,开始丝路骑行。

车从在兰州的朋友家出发不到一小时就出现问题,检修之后,只得在等待零件到达的时间里侥幸上路。在此之前,我们并未对兰州过多了解。浑浊的黄河从城区穿过,我们瞬间领略到了此次西行的魅力。兰州是个充满地域特色的城市,食物、民族、建筑、风俗习惯等都跟东部城市相去甚远。这里的兰州拉面最普通却也最正宗,和土豆盒子、切糕、老酸奶等特色小吃一同惊足了味蕾。黄河铁桥上永远人头攒动,我们从南岸跨到北岸,沿着河岸一路骑出了兰州市区。骑至国道312后,一辆大货车经过我们,突然一声巨响,货车车胎可能因温度太高而爆炸破胎,让我们不禁一身冷汗。

西北的天色暗得很晚,19时的天空都还存有亮色。到达兰州永登县苦水镇的景区“猪驮山”后,我们在河边安营扎寨。在河对岸的山顶上有一尊金色的大佛。这就是该景区最富盛名的一尊鎏金铜佛——猪驮山大佛。相传。这里是康熙御封的“渗金佛祖”的得道圣地,始建于清康熙年间,经300多年的不断增修,已初具规模。

翌日的行程被爬升400米后的瓢泼大雨和刺骨北风阻碍,直到下午三点,天气情况才好转。出发之际,我却发现我的车破胎了,修理之后出发去永登县,在永登县中心广场逗留的间隙,阿寂的胎又破了。一天之内破胎两次,在骑行生涯中也是史无前例。当晚。我们与两个年轻人一同在县城的一处河岸边扎营。经过一夜休整,朝乌鞘岭进发。

乌鞘岭在祁连山脉北支冷龙岭的东南端,是陇中高原和河西走廊的天然分界线,主峰海拔3562米,是丝绸之路上河西走廊通往长安的重要关隘。书中说乌鞘岭“盛夏飞雪,寒气砭骨”,眼见之后诚不欺:在五月这个本该春暖花开的时候,路边的一排排杨树还是一派萧条模样,枝头不见星点的绿;游走在平缓山丘之间的公路在视线所及之处若隐若现,雪山也在眼前横向铺开,仿佛伸手可及。那一座座无人之山的神秘与内敛足以征服每一位过客。天色渐晚,气温降低,趁着暮色未至,我们赶到了3000多米高的烏鞘岭垭口。今天爬升的高度有900米,只用一天就翻越了垭口,着实有些赶路的压力。紧接着便一路下坡到达古浪县。这里的国道常年无修如同搓衣板,我们的骑行非常颠簸。一番坎坷后,武威市终于出现在眼前。

武威古称凉州,是古西北的首府,同时也是西北地区的军政中心和经济文化中心。著名的东汉文物“马超龙雀”和雍凉文化都在此发源。相传。汉武帝为彰显大汉帝国军队的武功和军威。将此地命名为“武威”。七百多年前,蒙古宗王阔瑞代表萨蒙古汗廷与西藏萨迦派活佛萨迦·班智达在这里成功举行了“凉州会盟”,标志着西藏正式纳入祖国版图。我在象征着“凉州会盟”的雕塑前合影留念后。踏上了行程。上坡路段消耗着我们并不充沛的体力,傍晚时分,我们到达永丰镇。这天夜里起了很大的妖风,狂乱地呼啸着,比大雨更可怕。

早晨出发时,风奇迹般地停了。沿路上各个企业的发电风车稀松地排在道路两侧,与一块块巨大的太阳能板排放在一起吸收热力。西北地区地理条件特殊,广阔无限的茫茫戈壁成了新能源发电的大本营。虽然发电成本较高,但这种环保、安全的新能源应用,无疑是一场更新换代式的革命。除了风与阳光,最常见的就是一排排渠水沟,将祁连山的冰雪融水注入附近的农田。阿寂看见如此清澈的雪水。忍不住停下来洗了个头。

祁连山下的大片油菜花开得正旺,雪山也在通透的蓝天下熠熠生辉。羊群在长满短小荒草的山坡上吃草,阳光照了下来,给羊倌、绵羊和雪山都镀上一层金边。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