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情歌——雪狮面对睡着的猎人

来源:《西藏人文地理》 编辑:廖伟棠 时间:2019-10-08

创世史诗传唱者亚夏

“夏”是她的名字。据说要说出她的全部姓名,要加上她的家族部落父亲等名字,冗长费解,所以大家就只叫她“亞夏”。这样也好,摆脱了历史给予一个珞巴族女子所有的重负,这个名字,像是称呼一个小女孩。

她的确像一个小女孩,尤其是现在她已经去世六年。作为珞巴族创世史诗在国内的最后一位口头传唱者,亚夏老人的去世是一个巨大的遗憾。

2012年夏天,我和实验民谣音乐家宋雨喆一起做民族音乐、歌诗的记录寻访计划,亚夏老人是我们采访的第一位,我们给她做了大量录音和拍摄。

因为知道她年事已高,传唱了千年的珞巴族史诗可能就此终结了。年轻一代的珞巴人,已经几乎听不懂她的歌唱。

我们一路沿着雅鲁藏布江走,去林芝,去米林。水波浩荡起伏,艳丽得很。车上的CD机适时地响起熟悉的旋律,是张玮玮唱的西北民歌《两只山羊》:“两只山羊爬山着哩,两个姑娘,洗澡着哩;我想过去嘛狗叫着哩,我不过去嘛我的心痒着哩—”

仓央嘉措写过:“到东面的工布地方,要翻高高低低群山,心中想着可爱姑娘,只顾鞭策马儿快走。”我们想着的可爱姑娘,就是珞巴族老歌者亚夏。

整个米林县大雾弥漫,又仿佛泡在雨水中的水墨画,非常可爱。这里已经很有边境感觉,人更稀少,山水更自由。

去到珞巴村,见到亚夏老人短发齐眉,眉宇间见得出当年是一个美人。她带我们去她家,家里比较清贫,锅里煮着一大锅野菜,或是草药——珞巴人解放前以下毒夺福著名,我们背地里偷偷开着玩笑,说:让亚夏下毒把我们留下吧,我们心甘情愿。

见过亚夏的人事先和我说过她的美,说她长得像印第安人。她的孙媳妇帮亚夏换上专门的衣饰,她就更像一个印第安的巫师了。

亚夏应我们要求,先唱了珞巴的民族创世史诗,呢喃往复像爱斯基摩老奶奶唱的创世童话,每一句后面都有一句重复的“甲金甲”—所以这史诗又叫《甲金甲》。

珞巴族史诗传唱人亚夏。

吸了两口鼻烟,振作精神之后,亚夏再加唱了曲调变化更多的劳动歌、出猎歌和婚歌,质朴悠远,也像北美印第安歌谣。珞巴古语无人为继,连年轻的珞巴人也无法给我们翻译,只能从老人的解释中转述个大意。

后来,我在《西藏民间歌谣选》里看到四十年前收集的珞巴族求婚歌“巴鲁”,我想也许就是这一首:“剽悍的小伙子,是从金子河边来的。是从大山那边来的。他带着雪白的银子,他带着贵重的宝贝,要娶美丽的女子哩!”不过,要是联想到亚夏曾经被父亲卖而为奴的童年往事,还有历史上珞巴人面对他族矛盾与现代文明的冲击之剧烈阵痛,这首歌又有了说不清的酸楚滋味。

2013年,我的一个名为“寻找仓央嘉措的回声”的展览,在广州的方所书店展出。我剪接了在西藏拍摄的短片,作为摄影展的旁白。

影片里一个个珞巴族和门巴族老人们在唱几近失传的歌,亚夏的歌不知是否会失传?我一次一次地回放她的笑,她的不丹发型下印第安美女的脸,歌声停顿时她给自己鼓掌晃动的珠串,这一切她都带走了,到世界末日后的某天。

“我难过又为她的美倾倒,知道再也没人能把创世史诗唱得像情歌,把情歌唱得像一只雪狮面对睡着的猎人,把猎歌唱得像初醒者面对一颗晨星——它的光斑清晰绚丽泗流像木纹,也像老妇人敛笑后的鱼尾纹,它的沟壑混点着星尘如金粉,散舞如雪中裸体少年,它的卫星被静力凝固在忘川之上,合唱着宇宙间不知何处弥漫的微光,直到下一轮千禧,再会下一个吟唱它们爱情的老人”——亚夏,这是我写给她最后的歌谣。

错那勒布沟的门巴歌谣

门巴阿妈的名字

能记下来就记下来吧

记不下来的,就像老鹰翅膀下的松果

飞到山岭上,飞到公路边,

飞到溪谷水流中了

老阿妈给你喝的青稞酒

能干多少杯就都干了吧

喝不尽的,就像勒布沟的日夜

变成苍绿色,变成碧蓝色

变成错那宗的胖彩虹了

仓央嘉措让你写的诗

耗尽你的气血也要写好啊

写不好的,就让它们像那些赶路的姑娘

一会儿笑,一会儿唱

一会儿就去爱上那些浪荡的男儿吧

我曾两度翻越错那的波拉山,去勒布沟的麻玛乡,寻访门巴族歌谣的传唱者。上面这首诗写于第二次探访之后。

麻玛乡的村子被勒布沟包围,因此山水特别丰润秀美,就像我曾在云南见过的峡谷下的桃源景象,蓝房顶、转角窗的门巴屋子,也较厚重的藏族屋子轻盈。

出身门巴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是西藏抒情诗歌真正的集大成者,从此地山水文化,可以看出仓央嘉措是怎样与西藏其他诗人歌者不一样。门巴人善歌,小时候他听周围门巴人唱的门巴酒歌、情歌,与他身处的自然环境相和谐,共鸣于一颗童心;门巴酒歌浓酽热烈、情歌婉转顾盼,恰如门隅地区的山谷气候里雨雾雪交杂、动植物繁盛——而日后这些南方的动植物,也出现在仓央嘉措的诗里。

因为波拉山的遮挡,门隅地区的气候更为滋润,山沟里尤其如此,物种纷繁变异,时时有骏马漫步雨雾中、彩蝶翻飞溪流旁。这样的湿度,也呵护了门巴女子的皮肤,她们因此比藏北甚至拉萨的女子更显柔美;而正是这些温婉景致与美人,种下了仓央嘉措诗歌里婉曲多情的调子。尤其当他写及门巴故乡的时候,最是思绪纷繁,如谷中万物在春天竞生。像这首: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