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旅游 > 正文

我的16万公里啤酒之路

来源:《中国国家旅游》 编辑:林林 时间:2019-10-09

“零伤害”啤酒的魅力

十几年前,我是一个喜欢摇滚和电子乐的躁动青年,各种酒都喜欢尝试,唯独对啤酒没什么好感,认为它既单调乏味又缺少内涵。2008年,朋友硬拉着我去了上海一个非常小的啤酒吧,我一百个不情愿,认为是浪费时间。在那里,我喝到了人生中第一瓶精酿啤酒“智美蓝帽”,瓶盖一开,满屋飘香,我非常惊讶,带着好奇喝下一口,浓郁复杂的风味完全颠覆了我对啤酒的固有认知。此后,我开始不断学习与啤酒有关的各种知识,精酿啤酒也成为我唯一认真关注和饮用的酒。

精釀啤酒对我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其多元化、多样性及创新性,这给我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想象空间。如今精酿啤酒已经超出了传统啤酒的局限,从原料到工艺,从地域特色到文化内涵,被世界各地的酿酒师们不断发扬光大,表现出无限可能,风味,从谷物到香料,从水果到植蔬,无所不包;酒精度,可以从0.5%到67.5%,既能低得像水,也能高得超出绝大多数蒸馏烈酒;价格便宜的只要几块钱,我买过最贵的啤酒近万元,能胜任路边摊的开怀豪饮,也配得上高级餐厅的烛光晚宴。

世界各地的啤酒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利时是啤酒的天堂,拥有世界上最传统、最丰富、最深厚的啤酒文化,没有之一;美国是当代精酿啤酒运动的发源地,也是当今啤酒文化最发达的国家,20世纪80年代以来,精酿逐渐成为影响全世界的潮流;挪威、葡萄牙这些国家原本有着深厚的葡萄酒或蒸馏酒文化,后来也崛起了一大批新兴的精酿酒厂,凭借天马行空的创意和国际化视野赢得一席之地;捷克大约180年前诞生了一款皮尔森啤酒,是今天世界上90%啤酒的原型,有着金黄色的酒液和丰富的气泡,兼具饱满的麦芽与啤酒花风味;新西兰以当地独特而优秀的啤酒花品种,赋予啤酒类似荔枝、芒果等水果的芬芳,成为当今最受瞩目的精酿啤酒产区,诞生了上百个优秀的精酿品牌。

很多人认为,如今物流这么发达,什么酒在国内都能喝到,没必要跋涉万里。其实并非如此。

首先,啤酒非常讲究新鲜度,总体来说不耐运输,至少长途运输对于啤酒品质的伤害很大,温度太高太低都不行,颠簸碰撞也不行,甚至阳光照射都会有影响,除非是当作生鲜产品全程冷链运输,但那代价又太高昂了。

再有,很多受到追捧的啤酒产量都很有限,有的甚至只在当地才能买到,不要说跨国,换个城市都不一定能见到。这倒不是故意玩饥饿营销,大多数精酿酒厂都是小而美的品牌,追求的是品质而非产量,这也是精酿啤酒日益受到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外,啤酒本身就是一种非常亲民和适合社交的饮品,而精酿啤酒品牌的创始人大都有一个共同特质,就是对于啤酒充满热情,唯有跟他们面对面交流,才能感受到由此产生的品牌魅力与个性。在许多国家,啤酒不仅是一种饮料,更是文化的组成部分,已经完全融入日常生活之中,只有到了当地,才能真正体会这种文化氛围。

传奇酒厂的哲学

世界上有多个传统啤酒产区,精酿运动席卷全球之后,又出现了一些新兴地区。我常常因为在国内喝到某一品牌的啤酒,或是在网上看到相关资料,就开始百爪挠心,非得去那个酒厂喝上一杯不可。曾经有进口商进口了一小批美国The Bruery酒厂的特殊系列Terreux,它是在葡萄酒桶里进行陈酿,而且时常添加新鲜莓果,在突出的酸味中包含着迷人的水果风味,就像一杯优雅的葡萄酒。喝过一次之后,不久我就坐上了去美国的飞机,历经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和两个小时车程,终于站在了这款啤酒的发酵间里,望着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头的橡木桶,激动不已。酒厂的人说,这里有超过3500个橡木桶用来陈酿,还有6个大型橡木发酵罐。

比利时是啤酒的天堂,除了世界闻名的修道院啤酒,还有好几种独步世界啤酒之林的酸啤酒。在比利时旅行,深厚的啤酒文化无处不在——我住的民宿,家家户户都存着多种啤酒,除了日常饮用,也会用来烧菜,非常美味;这里的酒吧一大早就开门了,不少人习惯早上过来喝一杯,看看报纸,见见朋友,就像泡咖啡馆一样;在一家酒吧,我看见一个老大爷推着老人助行车走进来,点了一杯啤酒,喝得比我还快,之后颤颤巍巍地推着车走了……

比利时的Cantillon酒厂是Lambic啤酒的酿造厂之一,Lambic是当今为数不多的最传统、最有特色的啤酒类型。目前市场上几乎所有啤酒都使用人工酵母酿造,并且进行严格的发酵控制,而Lambic啤酒只使用原料和空气中自带的野生菌种进行发酵,Cantillon酒厂已有100多年历史,建筑古老陈旧,却不能进行大规模翻新和改造,否则势必会破坏微生物环境,反而毁掉了啤酒和酒厂。Lambic啤酒的风味也非常独特,除了强烈的酸味,还有类似马厩、谷仓或皮革的气息,喜欢的人爱不释手,不喜欢的一口都喝不下去。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