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明星 > 正文

容中尔甲 《阿拉姜色》的一切都超乎我的预期

来源:《南都娱乐周刊》 编辑:李梦琦 时间:2018-11-26

见到容中尔甲是在10月底的某个午后,在酒店门口互相打过招呼后,容中尔甲便和我们闲聊起了北京的天气,“今天还挺暖和的,昨天很冷,风太大。”最近一直在北京忙于录音的容中尔甲抽空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谈起自己的电影处女作《阿拉姜色》,他开启了滔滔不绝的“话痨大叔模式”——第一次当演员的感受、投资当出品人的原因、电影得奖后的心情以及儿子给予自己的支持等等。一个小时的采访,在关于电影一连串的“内幕”故事中眨眼而过。《阿拉姜色》和公众见面后好评如潮,问及之后是否还会尝试演戏,容中尔甲笑笑和我们说:“我没准备,还是要看缘分。”

处女作《阿拉姜色》好评如潮

“我硬着头皮演了这个男主”

电影《阿拉姜色》的男主角,是第一次接触演戏便“挑大梁”的容中尔甲。民族歌手身份出道,活跃舞台20多年,《高原红》、《神奇的九寨》等一首首经典歌曲让容中尔甲成为一名家喻户晓的歌手。此前的歌手生涯里,他并不是没有演戏的机会,不少劇组或朋友都曾向他发出邀请,希望他能在影视作品中出演或客串一些角色,但都被一一婉拒,他的理由非常简单:“我不会表演,而且兴趣也不在那。”《阿拉姜色》亦是如此,导演松太加一开始邀请容中尔甲出演也遭到拒绝,对于这个来源于自己身边真人真事的剧本,他害怕因自己业余的表演而把它搞砸,“第一次演,谁有把握啊?谁能搞明白咋回事?没有把握,所以说害怕,还睡不着。”他也一直有向导演推荐其他男演员,但终究抵不过导演的坚持,容中尔甲“硬着头皮上了”,献出了自己的“处女首秀”。

初次演电影,容中尔甲内心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开机拍摄的第一天,是容中尔甲和尼玛颂宋饰演的女主两人骑着摩托车回家的一场戏。第一次进组拍戏,面对录影中的镜头,拥有丰富舞台经验的容中尔甲表现得有些拘谨,在不断重复的拍摄中这场戏一拍就是一天。结束拍摄后,容中尔甲和导演一起观看了回放,画面中的自己“夸张,表演的成分太重”是他最深刻的印象,随之而来的结果,便是当天拍摄的素材一条都不能用。面对“表演不过关”的难题,容中尔甲难免有些担心,“我想了很多,除了导演给我各种提示,我自己也慢慢在想应该怎样去把握。”除了对演技的担忧外,戏里的台词表达则是容中尔甲要面对的另一困难。戏中的台词,容中尔甲几乎一句都不会说,一家人的对话他也完全听不懂。为了能流利说出台词,他为自己找了一个语言老师现学发音,让老师用手机把台词一句一句录好,发音用最接近的汉语拼音、藏文标记,轻重快慢则全部用记音乐歌谱的方式来打符号标注。拍摄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晚都不吃饭,只为了争取更多时间练习第二天的台词。

在《阿拉姜色》里,容中尔甲饰演的是一名继父的角色,电影上映后,许多网友和影评人都对容中尔甲的表现给出了非常高的评价。在他看来,对角色的把控到位一方面得益于自己早已为人父,能将生活中的经历代入电影情节当中,“虽然没有经历过重组家庭,但是我自己也是有家室的人,我大女儿都十七八岁了,小儿子十一岁。这个男人要有生活阅历,这个我是具备的,然后长得要很普通,我也是具备的。”但更重要的一点,他认为要归功于导演松太加的能力,“导演他本身用这种业余演员用得还是多,他的好几部电影都用了很多业余演员,所以很有调动演员的经验。”在拍摄的过程中,松太加会经常提醒容中尔甲要认真去体会,“你到了这种场合,你遇到了这样的事,你的家庭是这样的,你会做什么?你会想什么?”导演的指点对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他也时常提醒自己“不要去演”,拍摄久了,他也渐渐找到了状态,“感觉自己的灵魂能够进入到角色的身体里面”。

好电影不该有商业片和文艺片之分

“我们在开始酝酿这个片子时,它的命运其实已经是注定了的”

观众今天能看到《阿拉姜色》,首先要感谢的可能就是容中尔甲。这部电影的剧本取材最早来源于容中尔甲自己身边的一个真人真事,关于一个老人朝圣,和一头驴的故事。他和导演松太加讲述了这个故事,并让导演改编成电影剧本。剧本成型后,容中尔甲担心找不到愿意投资此类型题材的公司,遂决定自己出钱当出品人。容中尔甲将《阿拉姜色》视为自己的“孩子”,因而担心的事情关乎方方面面,剧组资金、宣传推广、票房排片,用他的话来说,“我们从开始孕育这个孩子,到这个孩子落地,我还要帮它成长,还要帮它养活,整个过程必须我要负全责。”今年6月中,《阿拉姜色》第一次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与观众见面,一举拿下了“最佳编剧”及“评委会大奖”两个奖项,成为当晚唯一斩获奖项的中国影片。对于一手抚养长大的“孩子”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容中尔甲直言“这是意外惊喜,想都不敢想。”得奖的当下,他也曾有过自己的“白日梦”——“拿了奖,会不会票房也大卖?”但很快,他便从梦中清醒过来,“我们国内的艺术片或文艺片的市场,现在还是属于一个培育的阶段,还是只有那么一小众人能够静下心来欣赏电影”,他坦言,“现在我反而能够很正确地面对这种片子,我们在开始酝酿这个片子的时候,它的命运其实是已经注定了的。”于容中尔甲而言,圈内圈外大家的口碑一致好评,其实更为珍贵,“从这一点讲比拿奖还难”。

上映前夕,《阿拉姜色》在多个城市进行了路演和点映,容中尔甲收获了满满的“感动与支持”,但同时他也发现了一个问题,“一路巡演受众群体还是那帮特殊群体,它没有对更多的市场来扩散或者推广,所以做了这个以后我就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观众把我们分成商业片文艺片这个片那个片,我们自己也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文艺片,是关在那个小房子里面出不来的,这一点我简直就没想到”。初踏电影圈的他,并不理解当今电影市场为何“泾渭分明”,在他看来,要上映的电影本质都是一种被消费的商品,必须遵循销售的法则和原则,要推广、包装和宣传,而受众也不应该仅仅局限于某一群体,“我们的文艺片就这么一帮人来看,那你一辈子拍电影就为他们几个拍?还有很多人,或者还可以培育很多喜欢这种的人,还可以培育的。”

《阿拉姜色》的上映,对于电影来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因为容中尔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做。他在电影刚开始筹备时便计划在故事的发生地四姑娘山定制一个“阿拉姜色电影院”,目前工程即将封顶,预计明年落成。容中尔甲计划在电影下映后,他会把电影带回它的家乡四姑娘山,并让其在“阿拉姜色电影院”常年播放,挣一点点的游客,满足它的生存,让它生根发芽。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