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休闲 > 摄影 > 正文

维姆·文德斯:每一张照片,都是一部电影的开始

来源:《摄影世界》 编辑:傅尔得 时间:2019-01-24

在电影界,维姆·文德斯(Wim Wenders)的成就和地位毋庸置疑,他反复刻画了他那一代二战后的德国年轻人成长过程中的空虚、疏离与迷茫。2015年的第6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授予了70岁的文德斯终身成就奖。就在同一年,文德斯拍摄的巴西纪实摄影师塞巴斯蒂昂·萨尔加多的纪录片《地球之盐》,获得了包括奥斯卡在内的三个国际电影节的纪录片奖提名。很少有电影导演像文德斯这样,在对动态影像的电影抱以赤诚之外,还给予静态影像的摄影以极大关注。

作为一名多次荣获戛纳、柏林、威尼斯电影节大奖的电影导演,文德斯一直在拍照,自1986年巴黎蓬皮杜中心为其举办了首次摄影展后,其作品便常在世界各地展出。刚过去的2018年,在陆续结束了伦敦摄影师画廊和C/O柏林摄影展览馆的宝丽来照片展后,德国巴伐利亚州的帕绍出版集团媒体中心(MEDIENZENTRUM DER VERLAGSGRUPPE PASSAU)也在年末展出了文德斯自1964年到2014年之间以水为主题的景观摄影。

作为战后“德国新电影”运动最具代表性的4位导演之一,与被喻为“心脏”的法斯宾德、“四肢”的施隆多夫、“意志”的赫尔佐格相比,文德斯被比作“眼睛”,可见业界和公众对文德斯以视觉反映世界的能力的认同。

照片式的观看,灵感的触发器

作为一名导演,文德斯对观看有其特殊的方法。他将由流动影像构成的电影中的每一个镜头,都看作是个体。静态的影像对于文德斯至关重要,他的电影大都基于对照片的拍摄、观看与思考,在看与想的过程中,从而导入故事,由此展开、架构而成一部电影。

相较于故事,他似乎更在乎影像。从他的电影,尤其是其早期的十来部电影中,我们很少看到一个有头有尾、框架完整的故事,他更执着于描述人的潜意识和存在状态。这种特质让他在电影界声名鹊起,成为德国新电影四杰之一。由此,缓慢的节奏便成了文德斯电影的标志,对于要表达的东西,他总是很有耐心,这让他的电影有着一种深深的、沉静的“文德斯”气质。

照片式的观看是文德斯的思维方式,也是其灵感的触发器。其1968年学生时期拍摄的《银色城市》成了最好的证明。

《银色城市》是由一连串三分钟的都市景观画面录像构成的影片,因为摄影机固定,取景也是静止的,所以画面中除了车辆的流动外,影像接近于静止。这种描绘空虚的手法在当时德国的电影学院中颇为流行。但是,在一个拍火车铁轨的三分钟镜头中,前两分钟都是无聊的铁轨静止画面,突然,一个人跳过了铁轨,就在人消失的那一刻,火车呼啸着跑进了画面,出其不意的画面带给了文德斯极大的震动,“这揭示了一个故事的开始,这个人到底怎么了?他被人跟蹤了吗?想自杀?为什么他这么匆忙地离开?我想,就是从那时起,我成了一个讲故事的人。”

长时间集中注意力于静态画面,成了导演文德斯激发想象与思考的思维模式。1982年的电影《事物的状态》便是以其1980年在葡萄牙海边所拍的两张照片为灵感而作。文德斯在其摄影书《一次》中如此描述这两张照片,“我到了欧罗巴大陆的最西端,就是葡萄牙在世界地图上的鼻尖,发现了一家废弃的旅馆。大西洋用它的每一个波浪,宣布对这片土地的主权。这个地方强势到想成为一部电影,我从第一秒钟开始就知道,这个故事已久久在我心中盘绕,只有到了这里才能用灵魂诉说。美国就在‘对面’,大海的另一边。”

由被海浪、暴雨或飓风摧毁的旅馆照片激发而来的《事物的状态》,以黑白片拍摄,讲述了一个拍片小组,在葡萄牙翻拍罗杰·柯曼的名作《世界末日》的过程中,因遇到资金等各种问题而一筹莫展,电影面临停拍时,作为导演的主角前往好莱坞寻求帮助,却因各种原因找不到人。

这部电影反映了文德斯当时正面临的困难。1978年,导演弗朗西斯·科波拉邀请文德斯去美国好莱坞拍侦探片《汉密特》,因为科波拉不满意文德斯的拍摄,而要求其重拍大部分的镜头,最终影片比预计时间推迟了三年,在1982年才得以面世。《事物的状态》便是在《汉密特》处于拖沓停顿的困境之中拍摄的,它反映了文德斯当时对在美国拍片的恐惧,也检视了欧洲与美国电影业的不同,反映了在两大洲之间,文德斯的处境和位置。

当年,《事物的状态》获得了前西德电影最高奖联邦电影奖,以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欧洲的电影节以这些奖项,支持了欧洲导演文德斯在这部电影中的台词:“他们只想拍卖钱的故事片,其实事物与事物之间的静止关系就能制作出电影。人们去电影院不是去重复生活,现在我越来越会讲故事了,可是进入这些故事,却没有了生活,没有了生命。”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Copyright © 2017-2019 就爱文摘网

Top